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心:何以莫名的悲凉  

2009-11-30 18: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应一个大学人文社团的诚恳邀请——我深信那个社团及其与我联系的学生具有强烈的人文诉求,否则他也不会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活。我答应了,去做一场讲座。那天,我到一个地方开了会,下午近5点钟我们见面了,他们要了一辆车前来接我,我说这儿与你们学校近,我再回家吃了饭到你们学校可能时间不允许。可是,考虑到晚餐怎么解决,我说,你们搞这个活动不容易,也没什么经费,到了学校,我的学生(是这个学校的一个老师)请我好了,这几个学生没有任何客套,他们能够客套吗?这样,算是避免了晚饭怎么解决的尴尬——我总不能到了那自掏腰包解决肚皮的饥饿吧!在车上,同学告诉我,这场讲座差点被有关部门否了,我问理由,他们说是担心引来麻烦。为此,我只好反复说尽量不给你们增添压力,避免讲座后有人找你们的茬。我不得不再次为学生考虑。

     到了那,我的学生请我吃了一顿饭,纯粹我的学生私人买单,也纯粹那几个学生陪伴,与这个学校的官方没有任何关联,也就没有任何人出来接应一下。当然,既然是我自己答应的,一切我都无所谓,只要能够去讲讲,也就不要摆什么“谱”了。到了时间,我到报告厅,一看人不多,也没在意,因为事先学生告诉,为了减少各种“意外”,他们没有进行充分的宣传,加上我没什么名气,如此待遇,我是不能不舒服的。

       整个下来,这场讲座2.5小时左右,是我无数次讲座中较为平和的一次,因为我担心会有人混在中间听后,从政治的角度找学生“算账”,我负有保护他们的义务。也因为如此,我在原理上多花了些时间,在运用原理分析中国的现实上着笔不多,因此对中国的分析不算透彻,我是做了这样一个技术的处理,但听懂原理的学生应该可以举一反三。至于效果,应该有些把握,因为从学生们没有什么人立场,学生们不断的笑声与掌声中,应该能够感觉得到——我唯一的欣慰就在这里,只要有人能够听清我的原理就会有些收获,如果这点收获都不给我,那我来这里不仅是自我作践,简直是在自受屈辱。期间,我还不失时机建议学生如何扩大视野,增加自己的知识。本来到了这时,我是不准备回答提问了,因为时间的关系,送我回去的学生与司机来回还得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有学生站起来提问了。

       本来,我对于任何提问一向手到擒拿,自我回忆还没有被什么问题难倒过,但那天的提问给我的刺激不是什么能不能回答的问题,而是回答了,他们也许更不清楚了,因为我吃惊这所重点大学的大学生有些还是研究生竟然提出如此无知、低下、幼稚、狭隘的问题,我的心一下子陷于了莫大的悲哀之中,心也一下子凉了:这就是我国大学生的人文素养?以此素养,他们出去何以应对这个已经残酷到近乎于完全靠丛林法则生存的社会?他们不少不仅没有最基本的人文知识,而且没有丝毫的认识能力,更是对这个活生生的社会缺乏最起码的了解,甚至连对一个社会最一般的是非判断标准都不具备。天啦!这是一群从哪儿出来的学生啦!

这里,宽恕我不将他们提出的问题一一道出,以免提问的学生看到这篇感悟后产生巨大的压力——同时,我深知,这不是学生的错,也不是家长的错,他们都是无辜的,更是可怜的,错在那?在于,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是处在一个客观的世界整体被遮蔽的空间里,他们所知道的历史被单向度地写在了书上,他们的思想被一种意思形态长期灌输,而对其他的思想来源都给予了完全的封闭,使他们除了以给定的知识、给定的历史、给定的观点看待、分析这个世界外,包括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今天的,没有了任何其他的来源。而且我敢十分武断地说,即使在北大、人大这类中国所谓“顶尖”的文科类大学,那些学生也不会比他们具备更多的人文素养,有可能思想更为僵化、认识更为褊狭,因为他们有可能将那一套作为唯一“真理”的意思形态掌握的更加“炉火纯青”而不可一世。

从大厅出来了,还有一些同学一边与我同行,一边问这问那,我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学生紧跟不舍十分虔诚地问我,如何获得更多的不同知识,例如关于民主的知识,特别是今日世界各国民主状况的知识。面对这一问题我实在是回答不出,因为这类知识在我们所有正统的书本里都是找不到的,你叫我怎样告诉他,我即使告诉他了,他也会持怀疑的态度,这是真的吗?因为那都是一些“忘我之心”不死的敌人写的书,怎么能信?可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要获得一些早已存在的事实与知识,我们的大学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终于走了出来,天非常的冷,刺骨的风和着雨吹打在脸上,我一面面对学生的告别,一边心里的悲凉透彻全身——学生给了些笑声,给了些掌声,讲完了给了一束鲜花,这就是全部。但是,我的付出给我的却是身心的悲凉——我希望尽我所能给学生一点什么,这与这个学校没有一点关系,如果说有关系可能就是为了有一个讲话的地方,学生们要了一个报告厅,加上用车接送了我一下,我从未希望官方因此对我礼遇有加,我也不要那官方的认可,只要不将我打入另册,认定我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谢天谢地了,我仅有的动机不就是告诉一点我的心得给学生么,如果再多一点就是教学生如何提高自己的人文素养;我的讲座也与我的单位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单位更不会从任何意义上认可我的劳动与付出。可是,与此相反,面对设置的禁区,我得小心谨慎;面对全面禁锢下的学生,我做着无谓的努力;面对没有任何报酬的邀请,我要承担可能出现的全部责任。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除了傻子,谁会这么做?我要用真爱拥抱这个世界,有人不答应,我也就没有了“出路”。

回到家里,我还是睡着了,就当是上帝在折磨你的灵魂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