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曾经辉煌的南欧三国,民主却姗姗来迟  

2009-12-27 10:0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清民主的迷雾》11

对欧洲而言,苏联没有崩溃之前,苏东地区多是非民主的共产集权国家,但其他地区也非民主一片,部分国家一样处在强权的蹂躏之下,国民嗷嗷待哺,这些国家是西班牙、葡萄牙、希腊。更为有趣的是,按照亨廷顿的总结,正是这几个在世界上早已没有什么影响的欧洲小国,开启了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的序幕,至于拉开序幕的第一个国家是葡萄牙,时间在1974年6月的一天,而且来得意外、迅猛,给了全世界所有国家无论民主了的还是未民主的一个不知所措的惊喜,民主了的国家感到又多了一个伙伴,没有民主的国家又多了一份希望。

算算屈指算算,这三个欧洲国家民主化的时间并不长久,到今天也仅仅30多年的时光,更为耐人寻味的是,这几个国家曾经那样地辉煌,哈布斯堡王朝的强盛,葡萄牙的全球性航海,古希腊的无尚荣耀。可是,世界历史进入资本主义后,一场经济与政治现代化的双重竞争中,它们统统落后了,而且落后很多很多,大量欧洲甚至非欧洲国家的政治文明都走在了这几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前面,可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闲话少说,单表南欧三个民主化为何如此落后,甚至被非西方的部分国家远远抛在了后面。

这三个国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比之于欧洲特别是西欧各国,在资本主义竞争的道路上都输得一塌糊涂,因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非常缓慢,记得西班牙、葡萄牙曾经靠海上霸权在全世界掠夺财富,在非洲大量拐卖人口,还是没有赶上因资本主义爆发而焕发出来的日新月异的生产力,也就是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发现新大陆后,它们一面在掠夺但一面在发展本国经济,这两个国家却在那只顾掠夺没有大力发展本国经济。结果,当其他欧洲列强崛起之后,这两个国家迅速衰落下去,长期落后的经济无可救药地制约了本国的政治现代化。至于希腊,自从古代兴盛后再也没有回归,2000多年来各大帝国来回征服,这块土地上的居民只能在没有尽头的蹂躏中苟且偷生,能够在狭缝中保住一条小命就阿弥陀佛了,这幅惨象的后果是,即使被裹挟到了资本主义的道路上,这个小国也只得慢慢发展以等待封建帝制慢慢醒悟。当然,经过欧洲几百年的直接洗礼,民主最终还是光顾了这几个国家,硬是将这几个冥顽不化的南欧专制帝国改造成了民主制,现分别简述它们如何转轨的。

    1、一位独裁者托起了西班牙的民主

西班牙在古代的西方世界实在不咋地,长期不是你就是他来统治,终于在在1492的“光复运动”中独立,据说这是当时这块土地上众多王国中两个最大王国的男性和女性继承人结为连理搓成的,这两个人就是卡斯特王国的女继承人伊莎贝尔和阿拉贡王国的王储斐迪南。接着,独立后的西班牙趁势通过一个航海冒险家的环球旅行先占的大量殖民地,然后大量掠夺财富迅速成为欧洲的强国,而且建立了欧洲第一个世俗王权统治的专制国家。可是好景不长,仅仅称霸100年后,1588年号称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海军力量被后起的强国——英国一举击溃,再也没有崛起,而且再次不断沦为西方后起大国先后欺辱的对象。据说,这是因为保守的天主教控制下的西班牙缺乏了宗教改革的国家的创新、激情导致的。当然,为了迎头赶上,这个国家在被拿破仑的铁蹄践踏后,着实进行了政治变革,将君主制转变为君主立宪制,时间是1812年,问题是过于激进的冒进很快就尝到了苦果,国内政治动荡不定,终于在1815年君主立宪退回到了君主专制复辟了。然后,西班牙的政体就在民主与专制之间翻来覆去,不断折磨着这个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国家与人民,最终在1936年的内战中结束了。

这一年,在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夕,极左与极右两大政治势力水火不容相互角力,终于爆发了内在,正是这场内战将一位后来统治力西班牙36年的政治强人——佛朗哥被推上了政治舞台——不论如何看待那场有众多国际势力的参与较量的战争正义与否,1939年取胜后的弗朗哥实行了独裁统治,虽然再次不容协商地将这个国家变成了君主国且自任终身国王,但他却没有将权柄交给自己的子孙,而是确立了要早已被废的那个王朝的嫡系后裔成为他死后的国王,并且在世时精心培养,这个人就是波旁王朝的直系后裔、阿方索十三的孙子胡安·卡洛斯,以至于他一死去这位钦定的国王就顺利接班,并将君主制和平转变成了君主立宪的民主体制,这一年是1975年,弗朗哥去世的那一年。从1812-1975年,真正实现民主这个多难的国家花了162年。

顺便说一句,自民主在西班牙确立后,这个体制再也没有反复过,也没有遇到过任何危机,这是不是与弗朗哥飞独裁统治直接相关不能肯定,但在他的统治期间,西班牙的经济得到了充分发展,其中1960-1974年更是平均达到7%的年增长速度,这为他死后民主体制确立在一个坚实的经济基础上不能说没有关系,因为这一年的西班牙人均年国民收入已经达到。更为称其的是,这位大独裁者弗朗哥牢牢控制权柄30多年,硬是要将统治权交给一个早已被废的王室,也真不知这位政治家的政治理念是什么,好像从哪个角度都说不通,但这确实实在在地位西班牙现代的民主做出了可以成为无以伦比的贡献吧!因为这位政治怪人没有为未来的西班牙实现民主流血、死人,仅就这一点,我们应该向他表达崇高的敬意。

2、拉开了新时代民主序幕的葡萄牙

这个主要以发现新大陆引起世界瞩目的欧洲国家,此前一直在不同民族的统治之中轮换更替着主人,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并没有制造多少伟业,主要在美洲建了一块现在称为巴西的最大殖民地,恰恰是这块殖民地在拿破仑占领了葡萄牙后,没有了国家的王室一部分逃到美洲的巴西一度成为了这个殖民地的皇帝,也算是现代殖民地被宗主国的皇室直接转为帝国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范例,这也看出了这个国家的国力多么弱小。

在其他欧洲国家迅速崛起的过程中,葡萄牙却在发现新大陆并将其转化为殖民地,而这期间这个欧洲落后小国也陷于了外族入侵与内部纷争的无尽麻烦中,先是西班牙侵略,后是法国拿破仑占领,至于其他时间则总在不停的政治对立中搞得国家动荡不宁,特别是法国退出后的1822年确立宪政体制后,爆发了8年之久的兄弟战争致使这个国家经济停滞、政治冲突不断。时间到了1910年,帝制被完全废除,共和政体下的葡萄牙,公民有了选举与自由,但民主并未普照大地,政治上的长期不稳终于换来了一个独裁政府的建立,当军队元帅卡尔莫纳于1926年政变上台后不久,就请了一个以大学教授身份进入政界的经济学家萨拉查主抓经济,从他1928年进入政界到1968年交出权力共40年的时间,有36年是这个学者独裁治国的时期。这时,离这个独裁政府最终被推翻仅仅只6年时间了。不过他没有看到,因为他在1970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从1926年建立独裁政权到1974年垮台,尽管经历了二次世界大战的残酷考验,但葡萄牙的国内政局长期稳定,中间小有风浪,但无碍大局。

兴许恰恰是这40年的相对和平时期,葡萄牙的经济获得稳定发展,一度一定时期持续地表现出了较高水平,为民主的到来创造了条件。最后,当1974年一批中下级军官不愿再去殖民地卖命的历史时刻,他们发动了推翻这个可恶政府的“尉官运动”,时间是在1974年4月25日,这次革命因为政变士兵们将康乃馨花插在枪管上而被称为康乃馨革命,真是一个温馨的民主革命。在以后2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在左中右三股政治力量的操纵下不得安宁,最终还是稳健的社会党控制了政局,开始了稳定民主体制的任务,到1986年得到确立。这期间,葡萄牙的民主从发动到稳定,一个人物起了巨大作用,这个人较苏亚雷斯,一位温和的政治家,他在把握葡萄牙的政治行走在中庸道路上功不可没,因为他的政策既防左也防防右,同时容左翼也容右翼政治运作技巧,有效避免了政治变革时期因极端导致的社会仇恨与撕裂,许多民主转轨最后失败与缺乏苏亚雷斯这样的平衡人物有极大关系。,

3、古希腊的民主新生迟到了

要说希腊的民主来迟了应该毫不冤枉,一个产生了思想巨人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地方,民主就是不肯光顾这个国家,直到1974年才姗姗到来。其实,简单回溯一下希腊的历史,这民主的迟到情有可原,与古希腊的思想家们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历史太过漫长,民主的伟大理论根本不能抚育那些先后不断侵占这个国家的异族强权者。直到1821前希腊还被奥斯曼帝国统治着,此前这个曾经强大的帝国已经成为希腊人的主人400多年了。在独立战争将奥斯曼帝国赶出希腊后的1829年,希腊成为了一个新生的主权国家,并在1833年建立了君主政体。此后,希腊不断扩张版图直到1947年为止,将说希腊话的地方并成了一个现代国家,但它的经济发展非常缓慢。不幸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被德国占领,法西斯垮台后这个国家又陷于内战,到1949年才结束。此时,与欧洲其他国家比较,这个国家更加显得落后与满目疮痍。也许是君主统治一直的无能,这个国家终于在1967年一批低级军官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国王,开始了军政府统治的时代,——好像这个时代的军事政变,正频繁地发生在亚洲、非洲、拉美,想不到地处欧洲的希腊与这些国家走到了一起,也算是欧洲的政治总有一个地方传出了“野蛮”的声音。

然而,政变的声音发出后不到10年,民主化终于光顾了希腊。这次民主化的契机是塞浦路斯危机,危机爆发后军政府无力应对,一部分军人再次发动政变,然后军人们将权力交给了具有民主性质的政党手中,整个过程不到5各月,即从1974年7月21日到1974年12月9日结束共142天。以后,希腊的民主稳步发展,再未出现反复与大的动荡。这也算是给迟来的希腊民主一个美好的回报,没有什么政局混乱,也没有什么街头流血,民主到来的代价之低令人欣慰。

上述三个南欧国家的民主实现,有下列几个共同点:没有流什么血,这可以叫做代价不大;都在不长的时间里建立了虽不算成熟但真实的民主体制,最多的葡萄牙也就两年;没有什么国家的分裂,持续不断的社会混乱,政局总体平稳,较为不安一点的葡萄牙也没有政变、革命之类的玩意儿。这三个南欧国家虽相比于西欧民主化是大大迟到了,但可以说是水到渠成,民主化转轨自然而顺畅。更具有相似性的是,三个国家前后不到一年先后发生民主转轨,究竟谁感染了谁好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而这期间三个国家的经济水平都在大致相等的水平,也许是他们能够相互影响同一个时点达成民主的物质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