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我辈能够避免“乱·治”的轮回吗?  

2009-06-21 16:5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中共建政到今天已经整整六十年了,一个刚好花甲年龄的轮回。可是,这六十年的历史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似乎没有谁说的清楚,是喜?是忧?我们至今没有答案。不过,那起伏跌宕的史实却那般宣明地镌刻在这六十花甲的史册上,而且每个十年都要记上沉重的一笔,只是有些记载的是正剧,有些记载的是喜剧,有些记载的却是悲剧。当历史的车轮碾过六十年的岁月走到今天,又一个硕大的问号呈现于我们面前,下一个六十花甲的历史将怎样撰写?

读了点书的人,不,但凡听过说书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明史就是一部“治·乱”的轮回史——我们的一代又一代先人就是在这乱与治的轮回中将历史传到了我们的手里,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宿命,集体的宿命。但是,我们能够结束永远结束这轮回的历史、宿命的历史么?今天的种种迹象正在警告人们,中华民族似乎又进入了一个由治到乱的关口:腐败像癌症一样正以前所未有的迅速广泛扩散,官员普遍丧失信仰后在生物性本能的刺激中凭着毫无节制的权力最肆无忌惮地滑向堕落与无耻,舆论管制与强权打压将社会最基本的良知与正义整体摧毁,贫富差距难以想象的速度拉大而将弱者、穷者全面推向了仇视富人、政府的对立面,层出不穷的群体性抗暴导致的政治紧张随时都可能撕裂这个表面上“和谐”的社会,一切受到物欲支配的价值导向无所顾忌地吞噬着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诚信、善良、互助、有爱,加上环境污染、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对物资财富可持续创造带来的巨大威胁这一现代生产力提出的挑战,那一个病灶不是在聚集吞噬这个治世的可拍毒素?凡此种种,我们不禁悲从中来,这样的“治世”能够长期延续吗?历史告诉我们,那些曾经的“盛世”有些危机远没有今天严重,一个“偶然”的因素顷刻间就被彻底摧毁了,整个民族就莫名其妙地陷于巨大的灾难之中。

我们知道,治:我们的祖先们那是生活在太平盛世,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不知多滋润;乱:我们的祖先那可是承受着生灵涂炭的蹂躏,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到处人相食。然而,人们不禁要问,我们的祖宗为何发明了这么个历史周期律,将这个历史悠久而又文明不断的古老民族在这么个怪圈中周而复始地折磨国人呢?

有人归之于专制,那我要问,中国人为什么发明了专制这么个怪兽专门来蹂躏自己的同胞?而且几千年都是这个怪兽当道?难道西人、日本人从来没有专制?似乎以专制解释中华民族的“治·乱”轮回难以令人信服。

有人归之于孔子的儒教伦理,它使专制这个魔鬼在中国具有了存在的观念基础,使某一政治力量通过拳头获得权力后必然地建立专制。但我要问,儒教伦理又是如何在中国产生、形成又能够永久存在的呢?难道它不是中国人自己发明、创造的?是从西人那里引进的?似乎将儒教作为罪魁幼稚可笑。

有人归之于秦始皇与汉武帝,因为前者统一了中国,自此中华大地丧失了多国竞争的政治格局;后者“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使专制与儒教互为表里永世长存。可是,一问我们还是无言以对,秦始皇为什么能够统一中国,而后总是在分分合合中建立起统一的庞大的归一的中央专制王朝?欧洲却是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世袭政权长期独立存在并纷争不断?难道秦始皇及其后来的中国王朝统治者比欧洲的国王更有专制水平?至于汉武帝一言即确立了儒教以后的绝对统治地位,真是他的无上权威定下以后任何最高统治者都不能践踏的最高律令?要知道翻开中国历史任何一个取得天下的王朝都是一帮杀人如麻的屠夫,他们有什么“规矩”不敢置于铁蹄之下?是光武曹操、唐宗宋祖?还是成吉思汗、朱元璋、多尔衮之赳赳武夫?似乎秦皇汉武没有如此魔力,否则秦朝不会亡于二世、西汉不会终于王莽。

那归之于谁呢?归之于中华民族创造的成熟、发达的小农经济,因为这一经济基础只会不断地复制与其相适应的政治统治形态,这就是专制政治;至于这专制政治为什么能够在如此广袤的东亚细亚地域建立起一统的唯一的庞大帝国,在于以汉族为绝对主体的民族结构只能承载这样强大的单一王朝。然而,一旦这王朝无法应对来自自然的经济的政治的危机时,这个王朝顷刻间就轰然坍塌与土崩瓦解了,整个社会陷于乱世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了,至于整个大地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一片凋敝就没有了文人们想象的空间了。

呜呼!结束这“治·乱”轮回的宿命,不在于是否打倒专制,也不在于是否打倒儒教,那一个又一个的专制王朝不是不断地在轮回的乱世中打倒了吗?为什么复活的仍然是专制?而一旦新的专制王朝建立进入治世,又拾起了儒教作为正统地位顶礼膜拜?那么,唯一的出路在那里?世界的现代文明已经反复做出了回答,改变经济生产方式成为唯一的诉求,不信那些放弃专制的每一个文明国家,无论来自西方还是来自东方都是小农经济作为主导型生产方式退出历史舞台的地方。而代替小农经济的一个全新的生产方式就是市场经济。

有人会说,代替小农经济的市场经济的运行同样需要政治治理形态与其同构,它不可能不需要政治的存在自主运行吧!不错,市场经济没有这个能力放弃政治,虽然它可以摒弃专制的政治,但它必须建构自恰的政治治理形态。令人欣慰的是,市场经济国家的政治治理形态早已存在,而且以与其相适应的制度确立了,这就是民主。尽管民主也有自身不能消除的缺陷,这些缺陷在适应市场经济需要的运行中也会问题成堆,但它绝对不会像专制那样根本不能适应市场经济持久、稳定的正常运行,也就是它无法提供市场经济可持续的发展保障,具体而言就是专制与生俱来的腐败、盘剥、特权、等级等魔鬼它没有任何能力自我抑制,直至这些魔鬼将专制本身彻底吞噬。民主却有这个能力,这就是民主虽不能彻底消除依附在政治机体上的腐败、盘剥、特权、等级,但它能够将腐败、盘剥、特权、等级等抑制在市场经济稳定、持久、正常运行所规定的范畴,进而确保市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今天,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已经确立了市场经济的生产方式,而且以令人欣慰的速度发展,中华民族也享受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高的物质文明的恩惠。更为吃惊的是,这是在中共一党的治下实现的。问题的吊跪也许正在于此,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的水平中共的统治功不可没,但我们的市场经济发展仅仅30年的时间,为什么衍生出如此严重的腐败、贫富差距、群体性冲突、环境污染,而且看不到任何缓解的势头。这,究竟是中共的统治出了问题?还是市场经济本身存在问题?而且不管问题在谁,只要这些魔鬼放肆的危害,我们的社会是否会像历史的昨天一样,“治世”顷刻崩溃、“乱世”突然降临?我们无不担忧,但我们必须应对。

应对,就是避免由治向乱演化的可悲趋势,因为今天的中国可是13亿人口的国度,中国历史上乱世时最高的人口记录只是4亿多的人口,两项比较为31,一旦乱世出现,其后果的可拍恐怕没有谁想象的出来。那么,这样的趋势是否存在?又如何避免?找准原因才会应对有效。

有人认为,是市场经济的罪过,只要放弃了市场经济,我们的社会就会回归健康。问题是,不要说那个计划经济的时代普遍贫穷,即使那个等级森严的平等没有现在的腐败,它能够可持续地维持吗?假如当初不实行市场经济,中共的统治能够维持到今天?对此,苏东的巨变已经回答了,而且当时的苏东大多是在人均JDP3000美元以上崩溃的,何况1978年的中国人均JDP不到200美元。

也有人认为,这时市场经济发展的早期所必然伴随的并发症,可是,历史的事实却是,几乎以民主为制度建构的市场经济国家,早期的腐败也没有如此严重、如此广泛,不信查查美国的历史、英国的历史一看便知;恰恰是那些非民主国家,不论是发展传统经济还是发展市场经济都是腐败丛生,美洲的海地、巴拿马,亚洲的印尼、菲律宾、韩国、非洲的几乎所有非民主国家,而且直到这些国家的非民主政权垮台为止。

当然,更有人认为,一党统治要负主要责任。但一个相反的观点是,今天的经济成就如此巨大,不是说明了一党统治的合理性吗?以此为据,如果我们坚持中国市场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一党统治的政治现实就不能改变,否则立马天下大乱。显而易见,这样的判断不能说完全胡说,但一个问题是,一党统治确保了市场经济发展到如此水平,是否还具有能力维持中国市场经济的持续发展,10年?20年?还是30年?因为与此一同成长的腐败、贫富差距、群体性冲突,在现行体制下是难以抑制的,而且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案例做出回答,回答的只是要么政权垮台被新的政权代替,要么通过程序或非程序的政治变革,通过民主代替非民主一体的解决。

分析到此,我辈的出路理性地敞开了,在中国的市场经济30年的高速发展已经达到如此水平的历史时刻,当各种伴生在非民主政权身上的一个个魔鬼,像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再也不能关上,一任这些魔鬼肆意戕害我们正在迈向现代的社会时,力图避免我国经济正在迅速发展的社会不在折磨中走向崩溃,使整个中华民族避免限于巨大的灾难,唯一的选择就是开始实施以民主为目标的政治改革,而且以渐进的方式进行。这里,任何不改或任何激进改革都有可能陷于新的“治·乱”循环中——这一次的“乱”,中国实在承受不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