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别怪我权力太疯狂,全因这天下的财富都姓“公”  

2009-07-18 17:34:25|  分类: hus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下,权力的放肆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农地一圈没了,农民成了无业游民,被权力制造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工厂一卖没了,工人成了下岗职工,被权力制造成了彻底的无产阶级;住房一拆没了,居民成了闲杂人员,被权力制造成了完全的无产阶级,学校医院一合没了,教师医生成了自谋职业者,被权力制造成了最终的无产阶级。我说,今日个咋了?中国的无产阶级怎么这么多,原来是权力以大无畏的精神与勇气批发创造出来的(这是创新,懂吗!),难怪成长的如此迅速,用30年的时间制造的无产阶级比人家资本主义国家300多年制造的还多,你能说这不是权力的“伟大创举”与“伟大成就”?为了这“成就”与“创举”,我权力不疯狂行吗?能有这“辉煌业绩”?不容易耶!

可是,不对呀!我们搞了60年的社会主义,怎么指导我们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主义从未提起过,好像我们的“圣祖”马克思不是这么说的,你看看那部伟大的经典《资本论》明明白白发现的“真理”是,这个无产阶级呀!可是资本家那般“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们制造的,权力在此只是帮凶不是元凶,它们从未亲自上过阵制造劳什子无产阶级呀!而且,这千年才出一个的思想家还精辟地“正告”无产阶级,你们不要害怕被资产阶级那帮“魔鬼”“制造”出来,他们“制造”的越多,你们的力量越大,你们作为他们的掘墓人,正在挖坑,挖得越深,将来把他们埋得越深,而且永世不会翻身。最后,你们失去的只是锁链,赢得的是整个世界。

这一下,搞的我们全没了逻辑,既然我们最终要在消灭资产阶级的同时消灭无产阶级自己,现在又为何马不停蹄地制造出这么多无产阶级来?而且不要资本家制造,全由我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一大批无产阶级“革命家”,通过国家大权亲自制造,与你资本家无关。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我权力在制造无产阶级的同时,也大批制造了资产阶级,而在人家外国资本家不来时硬是以种种优惠甚至不惜出卖国家利益,请人家来剥削被我权力制造出来的无产阶级,因为不如此这无产阶级“没法”活的。还嫌不够,那帮人数众多的无产阶级光靠外国资本家怎么也剥削不过来,那就亲自披挂上阵,摇身一变无产阶级的“革命家”及其后代通过权力的转换变成了资本家,干起了比那正宗资本家的剥削还残忍的勾当。这一变不打紧,那么多的财富不姓“公”,莫名其妙地姓“私”了,即使还没“私”的大量财富,我们这些还没变成资本家的握着“无产阶级”国家政权的“革命家”们,在带领你们“奋斗”在无产阶级继续消灭全人类的资本家的“康庄大道”上还要“消受”啊,总不能饿着肚子闹“革命”吧。这样,就留下来了,没有“私”光,还多着呢。

没了逻辑,却有了事实,这事实就是权力在放肆地制造无产阶级,权力更在疯狂地制造资产阶级,至于权力其它的种种放肆与疯狂都是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理想派生的,什么引进外资,什么抓大放小,什么国退民进,什么股份制改造,那样没有权力的放肆?那个没有权力的疯狂,不放肆,不疯狂,这“改革”的伟大“创举”能换成今日的“太平盛世”。所以,我们只好放弃马克思主义一直以来灌输给我们的“逻辑”,从新的事实中寻找新的逻辑。你不说,这思维一还真灵,逻辑还真通了,这大批的无产阶级被制造出来的是我高高在上的权力,这大批的资本家被制造出来还是我高高在上的权力,我权力承担了这30年来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这两大“你死我活”的“敌对”阶级的“伟大”使命,而且不调动全部能量将这两大“敌对”阶级尽快制造出来,怎么能够加快“赶上”世界文明的步伐?又怎样“屹立”于世界的民族之林呢?可是,我等过去脑子灌水太多,还是想不明白,这权力为什么左手制造无产阶级,右手制造资产阶级?是权力的强大?但它又为什么要如此作践我等草民又如此放肆加疯狂呢?

这你就不懂了,我们无产阶级“革命家”将旧世界都打了个“落花流水”,你说我权力大还是不大,凭我叫“高山低头、河水让路”的法力,为了“革命”的需要,制造一批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不是小菜一碟,真是大惊小怪。但你权力大也不能这般放肆,财富一收我等草民成了无产阶级,财富一送你等官员就成了资产阶级。这你又不懂了,什么时候这财富是你的,全是我权力的,我想收谁收谁,想给谁给谁,与你何干?!无干?你不是说这财富是我们全民的吗?怎么变成你权力的了?你真幼稚——当然也不怪你,共产主义一直是这么教导你的——你没听到后面一句?国家“代替”你们草民所有全部财富吗?真是教了尔等几十年白教了,愚不可及,难怪我们“革命家”带领你们奔共产主义那么费劲,总是前进不得,原来全是一堆“白痴”。

好了,为了尔等今后好好配合我权力的“改革”,不再说我权力放肆、疯狂,告诉你全部“真谛”吧!这财富“国有”了,你们这些芸芸众生就没有了,土地没了,工厂没了,住房没了,医院学校没了;我等“革命家”们“代替”你们操控国家权力(这可是个复杂的脑力活,你们玩不好的),这财富就成了我权力的了,知道不。昔日,我权力叫你种地你才是农民,叫你做工你才是工人,叫你居住你才是市民,叫你教书、看病你才是教师、医生。可你们这些“刁民”太不“争气”,一点“共产主义理想”都没有,整天“不干活”还想吃好喝好,真是岂有此理。老子不跟玩了这个了,换个玩法,看你还“躺在”社会主义的“大床”上“睡懒觉”。

听说那市场经济可以立马叫人富,而且老子出去后才发现那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加花花世界,好玩极了——原来,咋被那该死的主义“骗”了。好了,咋就玩这个,免得你穷老子跟著穷。咋个玩法,人家的市场经济都是私人玩,权力不玩的,权力只有保护与守夜的份。这咋玩,咋没有私人财富了,早灭了,财富都在咋权力手中,都是咋“革”了地主、资本家的“命”得来的。那好办,财富在咋手里重新分配不就完了。咋个重新分配?这财富都是咋权力的还不好分配,真是傻瓜,想怎么分就怎么分,想分给谁就分给谁,一切以符合我权力资本经济效益最大化为原则。好!就这么份,谁管得着?再说,咋权力手里不仅有钱,还有权有抢,要知道上层建筑可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谁不服气,咋钱权枪一起上,给你统统灭了。于是乎,权力将散在草民中的财富要了回来,叫他们成了无产阶级。既然成了无产阶级,已经一无所有了,当然要问问:农民问为什么夺我土地,权力说这是你的么?农民说不是。不是!这不就得了;工人问为什么夺我工厂,权力说这工厂是你的么?工人说不是。不是!这不就完了;住户问为什么拆我房屋?权力说这住房是你的么?住户说不是。不是,这不就行了;教师、医生问为何并我学校、医院,权力说这学校、医院是你的么?教师、医生哑口了,他们是知识分子懂理的,不知如何回答。权力说,亏你还是有知识的,不是你的,明白不,这不就好了。既然这财富统统都不是你们草民的,是我权力的,对不起了,任由我权力分了。这不叫权力的放肆,更不叫权力的疯狂,这叫呀产权权力所有。

是我权力的,财富我当然理直气壮地收了回来,无产阶级被我制造出来了,但还差资产阶级呀,没了资产阶级,这市场经济咋玩?好办,请港澳台、国外资本家想来的都来,他们要那块给那块,他们想怎么剥削就怎么剥削;叫我们“革命家”的后代也暂时“委屈”一下当当资本家,他们要土地给土地,要工厂给工厂,要矿产给矿产,要银行给银行,而且还要为他们保驾护航,他们可是我们“革命”的后代,交给放心;至于少数“懂事、听话”的顺民,我权力也可以与你就能的财富利益均沾,但必须成为我任意役使的奴才,否则叫你死无葬身之地。这资产阶级经由权力的精心“孕育”浩浩荡荡出山,立马成了一批最无耻、最流氓的资本家(有极少数好资本家,但都因悖逆权力的意志而被整的家破人亡),他们超强剥削劳工,他们公然践踏基本人权,他们贪婪瓜分权力资本,他们精心喂养人民“公仆”。他们为何不知礼义廉耻,为何如此猖狂嚣张,不都是权力制造的杰作,权力将财富送给了他们,他们为权力办事卖命,权力资本真正合为一体了。这不叫权力的放肆,也不叫权力的疯狂,这还是叫产权权力所有。

我想,我等草民加小民应该明白了吧!今天这权力的放肆与疯狂,全在这财富原本就不是我们的,它给我们用用是它的大恩大德,它收回去你凭什么阻难、嚎叫?还到处上方,时刻嚷嚷贫富差距,整天制造群体性事件,总想诉诸国际舆论,再不就来个同归于尽。这叫物归原主,记住了!记好了!一帮“群氓”。至于权力放肆地私吞,那是人家的事,与你无产阶级何干?你们这帮穷人就是好“仇视”富人;至于权力疯狂地送人,那是市场法则,与你无产阶级又何干?你们这帮穷人就是好“抢劫”富人。不要再说了,草民们!小民们!应该清醒了,既然这财富都是人家权力的,我要土地资本服从权力安排配置没错把!我要工业资本根据权力需要重组没错吧!我要金融资本按照权力规定借贷没错把!我叫文化资本贯彻权力意志“歌唱”没错吧!至于你们没了吃饭的家伙,命该如何,我们管不着,我们已经搞了市场经济,也打发了你们,今后自个做主吧!至于你们还要说,这是权力在强夺,权力在抢劫。错,我们是在行使老板的权力,因为我权力就是今日一切财富的老板。如果你们一定要将我权力履行老板的权利,说成是权力的放肆,权力的疯狂,那是你们的“强词夺理”、“胡搅蛮缠”,我自岿然不动,该赶还赶,该打还打,该压还压,该封嘴还封嘴。不信,你试试。

最后,各位同胞,说了上面那一堆话,如果您还心气未消,硬要诅咒那魔鬼般的权力给您或是您的家人制造了深深的苦难,那就再耐心听听我一次真诚的祷告:请不要将今天权力的嚣张仅仅归之于权力的不受制约,权力的不受制约仅仅是权力放肆、疯狂的前提条件,财富的权力所有才是今天权力放肆、疯狂的最大源头,而这财富的权力所有又是以马克思的“公有制”的经济乌托邦支撑的,因为历史告诉我们的另一个真理是,即使那绝对的专制权力,在草民的私有财产面前也是要止步的——您听过在私产面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西方典故吗?权力的放肆与疯狂也是受到了抑制的——想必您也知道那些改朝换代的统治者进城后“秋毫不犯”的东方典故吧!当然,也有例外,但除非那专制权力失去了理性,可是,你看看,任何历史上,只要那专制的权力持续劫掠私人财产,彻底毁灭就是这专制权力的唯一结局,而且是满门抄斩、斩草除根。因此,“公有制”成为今天中国权力干尽坏事的总根源,也是今天中华民族迈向现代文明的亿恶之源——马克思曾说,私有为万恶之源,但“公有”在中华大地上肆掠的60年,制造的罪恶哪是那万恶的私有能望其项背的,也就只好冠以“公有”万恶之源了。这是我中华民族的劫难,“公有”的劫难,这劫难为何降临中华的广袤土地上,自有它的“逻辑”,但今天的逻辑就是:尽快铲除“公有”对这个民族的戕害,我中华民族挺得过去就是“凤凰涅盘”,挺不过去就去迎接那“天下大乱“吧!

  评论这张
 
阅读(99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