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收到一份特殊“礼物”的悲切  

2010-01-13 14:2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昨天上课之后到学院打开信箱——好久没光顾这了,除了收到许多学生寄来的贺卡,还收到一份有趣的“礼物”,一个评师网的机构寄来了一张“2009年评师网最受欢迎教授排行榜”证明,告知敝人入选“2009年法学专业最受欢迎十大教授(211院校类)”,发证日期为2009年12月8日,印章是一个椭圆型的,中间三个大字:评师网。自感突然之后,心一下子警惕起来,莫不是另一种收费游戏。这类游戏太多了,只要你交钱就给你个什么“名人”证明,或一个什么“获奖”证件,往往煞费苦心。这类收费,都是抓住了学人们重名节而又不想真贡献的心理。不过,今日个,书生们也太贱了,不说应者云集,竟然应者不少——说不定搞这类把戏的曾经是那些教书匠们认为愚不可及的“双差生”,混到了江湖开始捉起弄昔日不可一世的老师了,看你还咒骂我“朽木不可雕也”,看你聪明还是我聪明。

还好,也许好奇,我未像款待其它莫名其妙的“祝贺”那样,看个标题后顺手垃圾箱一仍,因为第一次碰到这类“恭维”,也就耐住性质看完了——最关键的一点确证了,没什么收费。于是,心中的警惕消解了,想必不是几个社会渣滓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谋划的骗钱或者恶搞的勾当。但还是要落实一下,我怎么就“荣获”了这等荣誉,而且将我的身份、专业落实的这般准确,是谁在那操作这等吃力不讨好的活计,又凭什么给我戴上了这一“桂冠”?要知道这是所有所谓的“211”大学的法学教师一起pk的,有一个什么标准吗?是不一种极具创意的吸引眼球的闹剧?带着这些疑问网上一搜,几乎都出来了,本人排名在最后一位,差一点就被淘汰了,好“险”啦!心中不免有点“庆幸”。这不,一到关键时刻,知识分子的虚荣又“蹿”出来了,难怪容易上当。进一步“调查”发现,原来一民间组织干的,但不知是不是一帮大学生在那呕心沥血整出的伟大“成果”。若真如此,也算我们现时代的大学生的独立、自由、民主意识用到了正道,并选择了彰显这一价值最好的高科技工具——网络建立起了对我们大学教授的评判机制,与官方没有丁点关系,这兴许与那富豪排名榜、大学排名榜一类差不多,来自民间,却也开辟了一条不受政治控制的光辉渠道。要知道,这类评价在英美等发达国家无一例外来自民间的声音,而且也建立起来不可动摇的权威与声誉。

看了一会,我怎么突然不安起来,权且无论这“评师”存在多少不足,就算表达了学生们十二分的真诚又能如何?我想,这一殊荣一定是课堂上“凝”听过我“教诲”的学生们的杰作,否则也不成体统,谁有资格将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人推向这圣神的“殿堂”?可是,我还是对这背后的无名英雄不得其解:这学生,是谁?毕业了还是未毕业?是否是刚好遴选出一批偏爱我的学生们的“汗马功劳”?这就是我,总是要从现象中探出“惊人”发现的大脑又一次不甘寂寞了,活该你头发快掉成了全秃,这等小事也要挖空心思,不50刚过被人人视为60已过才怪呢。

离开了电脑,思绪早已触动了我那长久以来萦绕在心的敏感神经。其实,这思考并不在那评奖是否合理、公正、权威的小事上,对此我没有丝毫的兴趣,也对这所谓的“最受欢迎的十大教授”提不起任何的热情,否则我何必在这清冷、寂寞的教书岗位上苦守16个春秋——哪如我1994研究生年毕业后怀揣律师资格证(当初叫这名儿),正逢房地产宏观调控,各类经济纠纷遍地开花,我也荣幸地接到了广东一个开放城市的接收函,正值律师大展拳脚、日进斗金的“非凡”年代,凭我三寸不乱之舌,外加深谙社会、吃苦耐劳的优秀“基因”,从事律师业务,我不早已腰缠万贯、住着别墅、开着奔驰、喝着茅台,这等人间极乐世界岂是那穷酸的“最受欢迎”的教授称号能望其项背的。清楚地记得,多年前的一次课堂之后,一个学生来到我的面前,诚挚地发出感慨,老师如此雄辩滔滔,为何不去干律师,怎么干起育人的营生,无法理解。我当初的回答是,一丝苦涩的笑,因为心中有一个梦,培养出一批建构中国民主与法治的未来精英,并且也使我成为这精英中的一员。相比于献身于制度现代化的伟大创造,那蝇营狗苟的富豪生活岂是可以同日而语的。这梦,除了自我欣赏,如何告知学生,因为他们不会理解,所以酸酸的笑是最好的回答,不过,他从我一次又一次课堂振耳发馈的“呐喊”声中获得的启发,应该能够本能地理解老师的选择与价值。

悠悠16年最成熟的岁月过去了,我也从一个36岁尚无讲师名分的哲学硕士研究生,熬到了年过半百,有了一个教授头衔,有了一个不小的居室,如果我赶点时髦也能开着一辆像样的小车回到家乡威风威风,但那选择教书的梦想呢?哪去了?早已被残酷的时间年轮碾的粉碎,剩下的除了残渣余孽,还有什么?悲切!请看:

一次,我出差到一个城市,所在城市的一批先后毕业的学生请我吃饭,他们轻描淡写地对我恭敬一番之后,立即神吹胡侃,什么内容,房子、车子、票子,还有就是今后宏伟的奋斗计划,要不就是学生生活的“恩怨情仇”,那世故,那圆滑,那自豪,那不可一世,还有那唉声叹气,甚至隐含期间的堕落与无耻,都得到了充分表演。我突然对他们十分地陌生起来,怎们啦?这社会原来将这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培养”成了为自己的富裕生活可以不择手段、寡廉鲜耻奋斗的猛士?要知道,这学生中我可是发现了不少未来的“栋梁”,而且没有少花心血与期许,今年不见硬是成长为了一批只知吃喝玩乐的十足的市侩,而且,我可以不讲证据的预测,只要他们混迹于官场,几乎都有可能成为腐败官员大军中的威猛一员。顿时,我感到了莫名的愤怒,但在那烟雾缭绕的和谐氛围里,那还有愤怒的发作,学生这样待你,已是对你当年认真教书的认可啦,至于你的那些期待,见鬼去吧!按照你那套价值观与奋斗方式,到这个灯红酒绿、是非全面颠倒的大千世界战天斗地,我们不是进班房,就是一贫如洗,哪有今天的盛情款待。

之后,他们又进入了另一个更具刺激的话题,眉飞色舞地谈起了各自的社会观感,系数将各个领域的黑暗揭露的淋漓尽致。此时,他们倒是再次给了我应有的尊重,因为我已在学校就将这社会的可怕刻画的入木三分,没有将那无情的世俗世界,无论官场、商场还是学场,颂扬成一朵朵绽放的鲜花,将他们骗成一个完全不谙世事的傻瓜,非要等到驻军到了社会碰的头破血流方知醒悟。末了,我的学生们也因各自按照社会的丛林法则继续奋斗提供了丰富经验而热血沸腾,他们看到了明年、后年,将会有更加美妙的个人致富书写人生。

这是一次对我教书梦想最为集中最为有效的摧毁,那么多我欣赏的学生集体给我交来的答卷是价值观的彻底扭曲,道德感的完全丧失,人类良知的完全践踏。面对这一群曾经的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我是那么地满怀希望,那么地倾尽心血,换来得却是如此的回报。我的希望不仅彻底落空了,而且彻底失败了,我的理想也好,教学也罢,所诉求的一切都被那没有公理的强权社会击得粉碎。虽然还有一个又一个美妙的故事,通过不断摧残我的那份不切实际的梦想,叫我清醒,但清醒过后我从中领略到的却是更为深切的悲哀!今后,我该如何履行这“圣神”的职业?

是继续将他们作为具有社会担当的时代精英予以培养,还是只顾教给他们能力以在社会中为了成功就去丧失人性的变成枭雄?是如实提前告知社会的整体无情与不公以使他们提前清醒但提前痛苦,还是将外面的世界完全封藏使他们成为象牙塔里的天真小鸟享受纯真知识的阳光雨露?是将他们教育成为同情世间弱者的善良公民,还是教导他们学会首先解放自己的利己之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想从学生那成就精英,他们没有成为这个时代需要的精英,我也当然成为了一个仅仅靠教书混饭的跳梁小丑。这究竟是谁之过?我幼稚了,我之过?学生一堆“群氓”,学生之过?社会太过无道,时代之过?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时常,我为这当初的选择算计着利弊得失——原来,一事无成,别人没得到,自己也没得到,得到了一顶教授帽子,还有这个网上评出的最受欢迎的十大法学专业教书匠,这是讽刺。崇高的理想误人啦!误了别人,更误自己!

可是,我还得在这路上走下去,我还能冲入社会成为一个既能大把捞钱又能附带搞点“正义”的律师么?不能了,老了,经不起失败,也经不起社会的死缠乱打、黑风恶浪了。然而,在这个路上继续执迷不悟,即使终老到死,又能如何呢?我回到了儿童时代,不知今后是什么,我是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