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别指望“政治体制改革”成为我们的选项  

2010-01-28 17:5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30年来,政治体制改革一直刺激着从官方到民间最为敏感的神经——它耗费了不知多少学人的心血,他们本着知识分子最虔诚的良知,力图证明政治体制改革,既能挽救现行庞大的体制轰然倒塌,也能拯救我多灾多难的古老民族,并且信誓旦旦在中国一定能够成功。于是,一拨又一拨的知识分子不停地劝解,政府!行行好,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吧!?那声音,是祈盼,是哀求,是哭泣,是绝望;它也折磨着执政当局日益绷紧的神经,这政治体制能改吗?我们的政治体制是人类最先进的,根本不用改。要改就是西化,它不适应中国。或者换一个说法,这政治体制一改,社会必乱。到时,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谅你负不起责,也就别在那书呆子般地瞎嚷嚷。一句话,不会改革。

事实上,统治者是对的。从自身的逻辑出发,处于执政地位的统治者早已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证明,政治体制改革行不通,两任总书记不是要改革吗?一个批斗而死,一个软禁而死,都没好“下场”。为什么?我不是问改革派的人物何以最终都以失去权力告终,而是问他们为何总是处于执政集团的弱势方?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刚好改革派没有获得体制内决定性的权力而断送了政治体制改革?

我的结论是,非也。因为,翻开人类的政治史,无论中国还是外国,都从未有过政治体制改革成功的案例,今天的中国力图政治体制改革达成,也许是在创作人类社会从未有过的神话,不是天方夜谭,就是痴人说梦。

何谓政治体制改革,政治是政府管理所有人的事务,核心是权力;体制是承载权力的国家机构与制度安排;改革就是将现有现状转变为新的现状。政治体制改革结合起来就是将已有的国家权力机关及其运行制度转变为一种新的状态,它涉及三个方面,一是国家权力的合法性问题,二是承载权力的国家机构的设置及其运行制度,三是国家的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的关系及其制度安排,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这三方面的改革,或者任何一方面的改革。其中,国家权力的合法性是政治体制的主要问题,也就成为最为根本的政治体制改革;国家中央权力机关的设置及其运行制度属于次一级的政治体制,这一内容的改革也就是次一级的政治体制改革;国家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关系及其制度安排,属于更低级的政治体制,这类改革是最低一级的政治体制改革。如果是政治体制改革,只会是上述三个方面或者任何一个方面的改革,否则就不是政治体制改革。

至于政治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是不相同的。作为政治改革除了上述内容外,主要是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分配的改革,包括政治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等的分配,其中主要是执政资源的分配。现在,人们将政治体制改革与政治改革混同起来,又将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文化改革混同起来,导致政治改革具有成功的历史案例混同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又将经济改革或者文化改革成功视为政治改革成功,进而成为人们对政治体制改革热情不减且孜孜以求的理想追求与理性期待。错了,我们混淆了范畴,还在那耗费我们的无尽智慧计算1+1=3 的公式呢!真是自作多情,不怕累死。不信,你看:

今天,我们的政治体制是党权决定一切,政改就是改革党权,就是从党权的合法性来源、党权的重新分配进行改革,你说,可能吗?没有任何的可能。如果改革党权的合法性来源,唯一的选项就是人民决定你这个党是否具有执政权,否则不叫改革。但是,谁具有将自己靠武力执政的党权,变成靠人民决定执政的党权,那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这种自觉祖坟的蠢事,谁会干,谁有能力干?

再看,国家权力机构与关系的调整,这同样需要进行党权改革,这就是弱化党权强化国家权力,包括充实议会的决策权、扩充政府的行政权,加强法院的独立权,尤其将强力部门转为国家机构,交由政府统帅,至于党权从各类文化机构、企业单位、民间团体淡出更是应有之义,否则谈不上政改。然而,只要有这等动作,党权就逐步稀释,最终消解了,这等于没有了党权的存在,只有国家政治权力的运行,你说谁具有这等气魄动这大干戈?如果将社会“搞乱”了,谁负责?

最后,调整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的关系,这还是要收缩党权,主要表现为各省的国家机构凸显权力,弱化党权的支配欲控制,更重要的是下放权力给地方,尤其是人事任免权与政策决定权以地方为主说话,否则,这政改就是十足的空谈。好了,打开你无边的想象,这能成吗?这样的改革没准将一个国家变成“各自为政”了,还有统一吗?这不是自我鼓励“分裂”?这就是党认为政改后必然衍生的政治逻辑,任你口干舌燥、唾沫四溅,党就这死理。这叫中国国情,开不得玩笑。

推论在此,既然三条道路一条不通,你还寄希望政改?做梦吧!自娱自乐可以,一厢情愿可以,党发善心,没门,也发不得,除非统治不下去,甚至统治不下去也不改,到时咱们一块玩完,多好。

最后,有一点需要澄清,人类过去曾经出现过的事实是,中外文明的历史上,确实存在政治改革成功的案例,也存在经济改革与文化改革成功的案例,但就是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成功的案例,尤其没有根本政治体制改革成功的案例,中国没有,外国也没有,有的只是变革或革命成功的案例,而变革或革命不是改革,政治体制改革从未有过成功,寄希望今日中国创造人间奇迹,那是绝望后的梦呓,别呆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