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祖宗是洋人  

2010-01-03 20:5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据说,我们中国人是这世界上上千个民族中最聪明的民族之一,因为还有一个堪比的犹太民族,所以我们只好“委屈”一下以“之一”自居吧!否则就是“唯一”了。不信,请看,中国是今日世界上所有古老民族中唯一没有中断文明的民族,中华民族在宋朝时的财富占当时世界上所有财富的80%以上,三千多年前就创造了内阁制,一千多年前就实行了考试选官制,至于古代科技的发达去看看李约瑟博士的《科技史》准令你吃惊的吐舌头,可这个博士是地道的英国人,不是我们中国人在自吹。够了,假如你还要对我们中国人的智慧有一个感性认识,你去查查1300多年前的唐朝玄宗统治时期,那时一个年份生产的粮食就达人均700斤——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1982年的人均粮食产量就是这个数,更有中国的饮食发达世界第一即使今天在世界上到处指手画脚的“白鬼子”不会不服,如果不服你叫他就用萝卜配以佐料作出几十道美味可口的佳肴,非将他们急死不可。

可是,就是这个被视为高智商的伟大民族,到了今天,怎么愚蠢的连非洲、澳洲、美洲——总之,凡是进化速度远远落后于世界文明进程的可以称为土著人的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如,而且这愚蠢恰恰就在“政治”这个控制了每个人命运的领域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到了发疯的程度,即将这现实的政治黑白颠倒、指鹿为马——至少,那些似乎还在茹毛饮血的土著民族,能够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其中,最集中最骇人的谎言就是,我们的政治体制不能西化,那套体制不适合中国,谁接受了那套东西,就是数典忘祖,立马天下大乱,最终亡国亡种。有鉴于此,我们当然要对那些鼓吹西化的统统格杀勿论。好家伙,西化的政治体制成了今天最为可拍的洪水猛兽,不能颂,不能说,不能学,不能仿,否则便以颠覆政府政权罪叫你坐进班房,与你不商量。于是,人们不再西化,不颂,不说,不学,不仿。不过,人们不西化了,总要问问你搞的体制是个什么东东?你告诉我中华民族现在施行的是个什么政治体制了,我等子民才能以此为准拒绝西化,以免一不小心就被那帮整天吃饭撑得慌的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华势力引入歧途,那可惨大了。

真是愚蠢,怎么今天的中国人都这等智商了,宣传了几十年,咱伟大的古老中国实行人类最先进的制度也几十年了。这次,告诉你了一定记住,否则小心将你从中华民族的行列开除,叫你失去华夏族籍,这制度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特色是定语,社会主义是主语,它包括经济、文化尤其是政治。至于说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当然是指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议会制度、选取制度,当然还包括将这套制度全部囊括的宪法制度,并且这都是建立在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之上,叫做社会主义,还有······

且慢,怎么越听月糊涂,这就是你所说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我怎么从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上从未见过这么些玩意儿?什么政党,什么议会,什么选取,什么公有制,什么社会主义,你去翻遍自有汉字记载以来的全部中华历史,看哪个典籍、野史、传说中有这么些稀奇古怪的制度?我不知司马迁、司马光、陈演恪这三位被称为中华民族史上最伟大的史学家,记录或考证出了这些制度中哪怕是一项或者一项中的某一点是中国人的发明没有,反正以我仅有的史学知识,我是没有发现这些制度与我泱泱大国的几千年文明史一丁点关系,只晓得这一个又一个政治制度上的“破玩意”没有一项不是来自西方:这政党、议会、选举主要发端于英国,那公有制、社会主义主要作为理论发端于德国。现在,我们将西方的政党制度引进了,建立了一党为主的多党合作制度;将西方的议会制度引进,建立了一党主导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将西方的选举制度,建立了党权、政权更替的一整套选取制度。更有甚者,你还将西方仅仅作为理论而存在的弃而不用的公有制、社会主义也引进来了,真是西化的彻底,比西方还西方。末了,还用同样是来自西方的一个名字叫做什么宪法的根本大法,将所有制度一网打尽悉数固定下来,谁也别想更改,否则,这个体制的铁拳定会打的你满地找牙。如果我说错了,你在中华文明的列祖列宗面前打赌发誓,这么个政治体制中有一点儿中国传统政治体制的味道么?哎呀!我的妈呀!不说不打紧,一说吓一跳,这不整个一西方的政治体制?

不行,我们需要镇定,我们已经将西方的所谓政治体制批的体无完肤了,而且将来自西方的政治体制像对待瘟疫一样彻底隔离了,原来我们采用还是西方的政治体制?你这么一说,我们的逻辑一片混乱了,我等已经愚蠢至极,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当我们缓过神来,睁大了眼睛仔细一看,真真切切,明明白白,政党西方的,议会西方的,选举西方的,公有制西方的,社会主义西方的,怎么尽是西方的制度移植到了中国?然后又将这一个一个制度合在一起并凑成了中国特色的西方式的政治体制?白字黑子岂能抵赖?难道你能说,那些写在宪法上的一整套政治制度哪一点不是西方的?

好了,一切昭然若揭。既然你一直以来采纳的就是西方的政治体制,这我就十二分地不明白,你为什么视西方的政治体制为洪水猛兽大加挞伐地坚决拒绝,而后又将同样是西方的政治制度全单照收,不管好坏一样一样写进宪法,谁反对跟谁急?难道来自西方的只有一种政治体制,你现在采用不是西方的政治体制?既然如此,你要政党干什么,要议会干什么?要选举干什么,要公有制干什么,要社会主义又干什么?这还不过瘾,非要将西方的宪法引进整出个中国的根本大法,而且要全体中国人誓死效忠。如果说,我们的政治体制不是西方的,那就将这些与我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八竿子打不着的劳什子政党、议会、选举、公有、社会主义、宪法统统废除,建立起皇权帝制、科举取士的政治体制,那才是正宗的中国传统,与西方没有丝毫干洗,这就不是西化了,你的政治体制的西化嫌疑也撇清了,你再无论叫我等子民不要西化,我辈一定紧跟您走,永不西化。这叫有种,我没西化,你等也别西化

现在,你引进的是西方的政治体制中的一种,却硬要说这不是西方的,然后将西方的另一种政治体制视为西方的唯一,谁引进就是西化,然后对其进行没有逻辑、缺乏常识、摧残智商的垄断性批判,同时加以彻底否定。你说,你不是叫人想不通后只有发疯,就是将整个国民的神经整成脑残,又是什么?如果你一定要说,你玩的这套政治体制不是西方的,而这东西怎么看都不是我们东方的,那就请你给他取个名,以防我们无名小卒只会在西方与传统中给这个体制定位,总是在政治上幼稚无知,不是被西人俘虏,就是被古人俘虏。

其实,我们的这一体制同样源自西方,不过是西方政治制度的一个变种,至于这变种的缘由则是中国国情。但是,无论你怎样变,你也改变不了通过政党、议会、选举组织权力、运行权力的制度安排,只是要剔除那些与中国现实国大、人多、民穷的不切实际的成分(如所谓的公有制)。至于这制度安排在我们这存在这样那样令人生厌的缺陷,正视它,承认他来自西方不会翻天,你根据你自己的经济发展水平逐步调整罢了——作为西方人首先发现并首先付诸政治实践的一整套制度,作为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制度发明也是逐步演变、成熟、完善的,不信去看看所有西方国家早期的政党制度、议会制度、选举制度,那一样不是糟糕的与犯罪无异。但你不能将这变种的政治体制搞成什么中国独创,好像这政治体制与西方一沾边就没法活了,就成了西人的统治了,中国也亡了。你越这样,中国人越神经兮兮,越是不东不西真不是东西了。最后,整个国人的思想越来越混乱,不知道这政治体制往那演变,政治上的安全感全然丧失,一有风吹草动人人都成惊弓之鸟,给这个国家与人民带来更大的不幸。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