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沉寂下的“喧闹”  

2010-11-10 12:56:36|  分类: 时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寄希望于政改的呼声,乘那个总理不断发声(据说在国内外40天8次公开、郑重、严肃甚至发誓推进政改)之风,借那个华人开天辟地以蹲大狱获得了政治性的大奖之势,加上一个什么tai子党的中将著文赌咒般地强烈要求改革之愿,再次高涨起来,还出了个大签名恳请政府真正落实宪法第35条的“群众运动”,高校的知识分子、大学生们更是纷纷睁大了眼睛,像久旱逢甘露地掀起了一股热切期盼政治更加开明的强烈热潮,似乎我们的政改呼之欲出了。再说,最高当局都有人信誓旦旦了,总得有点动作吧!这也是多年中国政治稍有的热闹,麻木的神经稍微的刺激,真可怜。

好吧,人们盼呀盼呀!那个五中全会开了,公告出了,近5000个字符的“宣示”,那么吝啬地蹦出了几个字,羞羞答答,遮遮掩掩,不情不愿,像是一个有趣的文字游戏,“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交差了。所有伸长脖子翘首以盼的几乎一下子都傻了,这是哪门子改革呀?人们立马以如堕五里雾中解读这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改范畴——不对呀,温总理的政改可没什么“积极稳妥”之类说不清道不明的修饰语,真搞不懂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然,有人从未寄希望,也就无所谓了;有人立马泄气了,这样超级的忽悠啊;有人则是善良地说,那就等等,听其言、看其行吧!中国什么时候都不缺傻傻的书生,总是好心看人。

正当失望着与希望者还没有争出个眉目,谜底很快揭开了,行,什么行呀!你们的政改是资产阶级的,岂是我们无产阶级能够接受的。于是乎,就是这个“积极稳妥”也成了当局非常害怕的词句,生怕万千百姓,特别是那整天闹“自由、人权、平等”的多读了几天书的寒酸学者,还有那一干退休了的党内异己分子,拿这个说事,歪曲我党、我军、我国人民沿着中国特色政治道路继续前进的伟大步伐。为了消除“影响”,那个发行量最大鼓噪声最响的喉舌,在党的权贵们离开全会的座位回到自己的权位上屁股还未坐热,就开始连篇累牍地发出雄文,或直接间接、或明确隐晦地发威了,一个什么“郑青原”的“高人”过几天狂吠一次,理直气壮地表达我党政改的态度——各位,这里的政改不是你们想当然的那个东西,是吾党早已内定了的政治目标,这就是党的领导毫不动摇。这下,几乎所有人真傻眼了,原来这样啊!他是信誓旦旦、振振有辞的嚎叫,一定要将那些错误解读“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所有脑子矫正过来,我党不是什么资产阶级的政党,任何改革绝不会动摇我党的统治与执政地位,所以一定要《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好了,不会引起歧义了,党内的同志们放心了,党内的变异者死心了,党外的所有人等不要蠢蠢而动了,明确的讯号已经发出,谁再歪曲我党积极稳妥地推进不断加强党的领导的政改,统统死啦死啦。一场昙花一现的政改“合唱”没有丝毫行动地收场了,整个大地的天空没有了声音,政治再次陷于的沉寂,不,死寂。

记得有一段歌词是:“人生打击已够多,再来一个又如何?”其实,这是那些寄情与官方者的感受,于我而言好像没有任何的挫折感——因为,我从未将中国的明天寄托于所谓的改革——查遍历史,无论古今,也无论中外,我都没有发现什么成功的政改,哪怕是一例。当局最后以这番形象款待天下民意,与我一贯鉴定毫无二致,也没有被耍弄的懊恼了,何来挫折呢?加入,你确实虔诚地能指望东方的华夏文明抚育的这个统治集团,去创造政改的吉尼斯纪录,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呀,不是脑子灌水,就是南柯一梦,再不就是幼稚的可爱,视统治者的呓语为圣旨。

也许,你不服气,就你高人一等,能洞穿人家的心思,总往坏处想。真如此,我要说,您错了,不是我这人天性悲观,或尽将人家视为恶人,实在是这政治不同一般,开不得玩笑,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岂是儿戏。至于其中奥秘,那倒是真不复杂,而且太过简单了,不触及最高统治权的改革是伪改革,触及最高统治权的改革没人改——除非政治危机达到你统治不下去的地步,为了保全性命主动放弃权力。但这一权力的放弃已经超越了改革的范畴,是强大的社会力量迫使你做出的选择,这叫什么,这叫变革,根本不是什么改革。

于是,我坚定地相信,即使有那开明的政治人物力主改革,他们都不可能具有获得全部权力推进最终自我放弃权力的改革,他们始终是弱势方(胡、赵、温)。如果,他们非要推进改革,不是死亡,就是失败,根本不得成功。不过,他们的成功也有的,那就是民间力量强大到压迫的整个统治集团不能继续统治下去之时,集团内的改革派才有可能与民间力量一道夹死保守势力,取得胜利。这,不是什么改革,是实实在在的变革,中国的明天唯此一途,改革不是中国明天政治民主化的选项。

明确了这一点,那就简单了。民间力量的强大是我族走向民主的唯一希望,而民间力量的强大唯一的标志就是民间的市场经济力量的不断壮大。没有这一力量的强大,奢谈什么政改,统统纸上谈兵,无聊。

现在,整个的声音再次消音了,好不寂寞。其实,这是你的认为,你看中国的政治还是“演唱”的有声有色的,远不是你认为的寂寞,而是“喧闹”得很啦!经济依然持续高速发展,政要们忙得不亦乐乎,提高民生待遇、福利高调迭出,打击房价上升不遗余力,惩治腐败时不时拿出几个权贵祭旗。当然,更有对于将各类不安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的毫未松懈的控制,钳制言论、打压异己、围堵上访总是临战状态的强力弹压,更丰富多彩地增加了这政治“喧闹”的情趣。也许更不寂寞的是,那些高扬民主与法治的西方大国,一个比一个卖劲地讨好中国,使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君临天下的自豪感提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多边国际会议中的傲视群雄,双边交往中的蛋糕相送,各类制裁中的强硬表态,怎不标志着一个“强大”的东方大国的迅速崛起。

但是,这中国政治的“喧闹”美妙么?好像感觉不到,看来看去,心总是热不起来,眼总是亮不起来,脸总是笑不起来,原来这“喧闹”的后面只发现了一个导演,独裁加强权的导演,民主的导演,自由的导演,人权的导演,平等的导演,正义的导演,法治的导演,通通缺场,你能看到的唯有专制导演的政治“喧闹”,其他全部沉寂了。

于是,我就一个人悲鸣地孤独地发点声吧!听得到,听不到,都是沉寂。当然,与那唱独角戏的政治完全不同的政治也是存在的,只是他们一律都是窃窃私语,这就是可怕的地方,你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突然唱响环宇?

  评论这张
 
阅读(152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