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谁该对中国的绝对专制负最终的责任?  

2010-02-12 12:5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一个难题

专制,一个中华民族至今挥之不去的恶魔,不是制造庞大一统的帝国强权,就是卵翼四分五裂的军阀厮杀。悲哉!在自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的所谓文明史里,生活在这块东方土地上的芸芸众生,虽然繁衍生息,延绵不断,却从未挺起做人的脊梁,自由地奔跑,平等地交往。有人说,这就是中国的宿命,一个古老民族的宿命,没人能够改变这永恒的宿命。于是乎,炎黄子孙的不尽香火,除了接受这来自上天安排的宿命,没有了选择。而且,既然是宿命也就不需解释,假如那位傻乎乎地不肯认命一定要得到解释,似乎这样的解释就是解释,专制是中国的文化,中华文明赖以存在的母体,离开了母体这个文明还能存活?

历史到了今天,尽管国人尚未摆脱这专制的奴役,但那些曾经的专制帝国早已一个一个地死去,长成了民主的宪政之国——哈布斯堡帝国,奥匈帝国,马其顿帝国,俄罗斯帝国,还有那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每每如此,我总是在一阵一阵痛彻心灵的“绝望”之中呐喊,专制!你何以如此偏爱华夏民族,死死缠住不放,非叫这个民族于这个星球上求生不乐、求死不干?难道专制的文明就是中华的文明,与世永存?天无绝人之路,今日的世界,多元化的交往得以将我们死循环的单一思维打开了另一通道,在与他国的比较中审视我们的历史,也许这是我们今天破解中国专制宿命的不二法门。

人们普遍地认为,中国的民主迟迟不肯登场,源于没有内生出资本主义,因为民主的母体就是资本主义。不信,请看,那些曾经的帝国那个不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中抛弃了专制,迎来了民主?所以,中国政治的落后原来如此,西方政治的先进源于先于中国内生出了具有能力承载民主的资本主义。可是,这样的解释是肤浅的。历史告诉我们,西方的经济曾经长期落后中国,可以为何他们后来居上内胜出了更具有财富创造能力的资本主义?

有人对此做过解释,皇帝专权、大一统儒教、小农经济三位一体构成了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这一结构扼杀了一切创新,也扼杀了资本主义。可是,这是最终答案吗?如果人们要问,为何欧洲没有形成这“超稳定”的社会结构,唯独中国形成了,或者说什么又决定了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的建立?对此,也有人做了解释,这个解释不是中国人,是一个德国人,名字叫做马克斯·韦伯,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做了这样的回答,西方有宗教,中国没有。但这样的回答依然难以令人信服,中国是没有宗教,但印度有佛教、阿拉伯有伊斯兰教,何以恰恰欧洲的宗教孕育了资本主义,而印度、阿拉伯与中国一样同样没有资本主义的光临?有人说这是宗教差异的产物,西方人亨廷顿就是这么宣称的。问题是,人们是以中国没有宗教说事的,不是以宗教的差异分析的,这一答案满足不了逻辑的需要。

                                  试图回答

 看来,中国的事还得中国人做,中国的专制历史还得到中国的传统中寻找答案,即究竟是什么决定了中国社会的“超稳定”?苦思冥想与翻遍历史,这答案就隐藏在中国过去的悠悠岁月之中。咱们从汉朝的分封制失败说起。

刘邦夺取天下后,汲取秦朝的教训,以为是取消分封制的结果,于是大封刘姓王的同时,也大封功臣。可是,不久就担心异姓王的谋反而大开杀戒,在绞杀了异姓王后,刘邦安逸的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这下好了,我刘家天下刘家做,同性封王可以永保刘家江山万代永固。人算不如天算,他老人家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孙子都先后出现了同性王的反叛。在几位皇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先后镇压下去后,到了汉武帝刘彻手里,就彻底埋葬了分封制。自此,分封制在中国绝迹,即使存在也是有名无实的分封,分封王手中无钱无兵,没了造反的本钱,唯一的成功就是大明王朝的朱棣以分封王靠拳头夺了侄儿的皇位。但这不能说是分封制带来的,更像割据势力的养虎遗患。好了,别扯远了,奇了怪了,这分封制的失败怎样与中国最终落后于西方扯上关系?且听继续分解。 

从政治层面切入发现,与内生了资本主义的欧洲相比一个差别是明确的,欧洲形成了与中国完全不同的政治结构,即欧洲形成了统一、独立的宗教,它的权力曾经大于世俗的国王,中国从未有过独立的宗教,皇帝以天子的名义行使了宗教的权力,任何真正的宗教必须依附于皇帝才有存在的可能;欧洲在国家的内部实行的是分封的等级君主制,中国却是实行的皇帝一人世袭的绝对君主制。概括而论,欧洲是三元政治主体即宗教、国王、贵族并存的国家结构,中国是皇帝拥有全部权力的一元政治结构。显而易见,多元的政治结构更有利于经济的自我竞争与选择,资本主义正是这一政治结构下内生于传统小农经济一定发展阶段的必然结果;中国的小农经济长期处于世界的前列,但在一个国家的一个皇帝的控制之下运行,丧失了自我质变的空间与条件。所以,一元性的政治结构成为中国没能内生出资本主义的基本原因。

当人们停留于这一层面解释中国的落后时,人们就将矛头直指中国至高无上的皇帝及其为此提供合法性的儒教,将一切罪过推向了专制主义文化,至今不衰。问题是,这样的咒骂苍白无力,因为它给我们的答案是浅显,如果有人不断追问这样的解释根本无法回答,中国为何形成了一元性的专制政治结构?也就是中国何以未能产生独立宗教与分封贵族?如果顺着这一思路前行,我们就会跳出文化差异的藩篱,寻求更为物质性的答案。从最简要的角度归纳,应该说这与东方这块广袤的土地形成了一个强大而庞大的惟一帝国有关,即从游牧部落进化到国家时,中国是一个国家独霸天下,欧洲则是多个国家同时并存,与中国同样版图的国土,欧洲形成了几百个王国、公国、侯国,中国却是一个庞大的惟一的帝国加上北方难以持久的草原部落。一个国家的存在不利于宗教的独立形成,多个国家的相互竞争有利于宗教的独立产生。一个事实是中国应该产生宗教的时代产生了主要的治国思想儒教、道教、法家、墨家等,欧洲的同一时期在产生治国思想的同时也在形成独立的宗教。与此同时,一个国家国土庞大分封就会产生内乱,因为任何一个获得分封的臣子或王子都因拥有巨大的封地,而足以反抗中央使分封的一统秩序遭到破坏,汉朝以后中国的分封制逐步直至完全取消即源于此——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成为皇帝后分封天下,他死后不久就不断发生分封王的叛乱就是证明。这集中说明一个庞大帝国统治下的国家没有了分封的政治条件,而在专制政治成为小农经济基础上的惟一选择时,唯一合理的政治结构就是皇帝控制一切的绝对专制。所以,亚细亚广阔地域上中华帝国的巨大存在,成为中国一元性绝对专制政治形成的基本原因,也成为宗教、贵族这二元政治力量在中国不能存在的基本原因。

当然,有人还要提出问题,为何欧洲能够形成几十个国家,中国不能?甚至周朝之后已经形成的多国竞雄的局面达几百年还是被秦始皇统一了?有人说这是秦始皇的战车厉害,简直胡说,亚历山大的铁蹄就是草包?对此,惟一能够给予合理解释的只能是,中国是以一个民族为主体构成的国家,虽然这个国家的名义下也存在所谓的多个民族,但这些民族与那个主体民族相比,只是被被称为少数民族的几十个民族,她们根本没有能力形成独立的国家,因为它们不少甚至没有自己的文字。至于欧洲则是几十个民族构成的多个国家,也就是多个民族的同时存在形成了以民族为单元的多个国家,结果是欧洲的版图被具有自身民族语言与文字能力的不同民族瓜分了。从中,我们可以获得的一个结论是,一个庞大民族的存在是中国难以形成多元政治结构的基本原因,这个民族就是汉族——正是这个民族构成了中国的绝对主体,它就像一个巨人与无数小孩组成的一个国家,这些小孩不能形成国家,只能依附汉族这一庞大的民族统一在一个国度里。

                              宿命结论

应该说逻辑的追问到了这一层面,我们获得的答案使我们无可奈何了。问题是这仍然难以满足人们对终极答案的要求,汉族凭什么成为了东方这块巨大土地上的绝对主体?也就是东方的中国为什么没有像西方的欧洲一样形成几十个具有独立语言与文字的民族,而且这些民族虽有大有小但没有一个民族像汉族一样占据了这块土地上90%以上的人口?问到这里,问题的“最终”答案应该十分清晰了,中国与欧洲的民族结构完全不同。但是,如果人们仍不满意这一答案,还要刨根问底,是谁制造了两块大地的两大文明体不同的民族结构,是上帝还是文化?

显而易见,对此的解释肯定莫衷一是,但决不是什么文化优越,更不是什么人种高贵。这里的尝试性解释只能提供一种思路,中国的地理结构决定了遍布在亚细亚广阔土地上的各个部落在进化的速度上并不均衡,其中一个或几个部落进化的速度更快,当他们在相互融合中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语言与文字成为一个独立民族时,其他部落还在茹毛饮血,这一不均衡进化的结果便是发达的部落在扩展过程中,不是将其他尚未形成民族的部落同化,便是将他们消灭,而这个发达部落力所不及的地方则留下了一些十分落后的部落的自然进化,如南方的云贵高原与北方的大草原。这个民族就是发端于中国中原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那些部落的相互溶合,后来人们给它取了个名字——汉族,他们共同的始祖是皇帝与炎帝。相反,欧洲的地缘决定了各个部落自然进化的过程中,形成了水平相当的多个足以建立国家的独立民族。分析到此一个最为基本的根源性答案露出了水面,中国的地理地貌成为汉族在这块大地上居于绝对主体地位的物质原因,也成为后来这个地域上形成一个巨型的国家、一个绝对的皇帝、一种全能的主义的决定因素——这就是中国发达的农业经济基础上没能早于西方内生出资本主义的逻辑终结点。令人悲哀的是,这个终结点能够改变吗?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