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唉!官们的鸵鸟心态  

2010-12-20 19:0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基于专业的需要,每个学期都要给不少官员讲讲课,或者做些专题讲座。前者是“政治学”这门课的任务,后者则是一些现实问题的政治学分析。反馈的安慰是,凡听了的都有所触动,或大或小,或强或弱。不过,我也知道,别指望这能达到什么思想启蒙的效果——开起民智,那是在自我安慰,也是在故弄玄虚。我只不过秉持了一个学人的基本良知,说实话,讲事理。你觉得受益,思考一下,觉得受害,只当噪音,好了。基于这么个心理,也就不自恃什么“授业、传道、解惑”之类高尚、伟大的定位了。不过,拿了工资,就要履好职责,不要自我渎职。所以,不论什么对象,也不论什么场合,我辈一律是热血沸腾、忠于职守,忘我地战斗在七尺讲台上,滔滔不绝,几乎每次都是超时,而且大大地拖堂,不将那个理儿分析的深入到你的神经,不放手——别以为我是在只骂人,骂体制,骂政党,而且是一味从咒诅的视角骂个不停,不是的,错了(现在很多人都这么定位于我,真是冤枉):该肯定的就肯定,但要肯定的有理;该否定的就否定,更要否定的在理;还有就是,不置可否的,那就讲出你的正面与反面,只是别在那非理性的胡话。

当然,“压抑”的是,那些听课对象,官儿都不大,什么科长、处长的,人家局长、厅长、市长、省长,被当局视为高干的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儿,都听不到了,他们忙得很,没时间。于是乎,也就自我解嘲的事先声明,给你们讲了,作用也不大,我的理论在你们的手上转化不成权力的生产力,何用?当然,我也会赶紧补充一下,说不定你们将来手握重权时,有那么点点儿用。

还有就是,每次上课,都要说到:你们一听到《政治学》就以为是那党课,不是来的人贼少,你看现在就没来几个人;就是来了坐到最后,以便听到中间时好溜;如果是做了严厉的纪律要求,那就请假,以种种理由拒绝上课。可是,我这政治学呀,不听可是后悔一生啦,这政治学就是那帝王学,是能够分析国家权力关系及其演变的,具体而言就是可以分析现实的权力在怎样玩的,案例不少的。这上课必须做这样的交代,而且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是这么认为的,因此所有的官员都害怕那党课式的意思形态灌输,他们从小到大,从大到现在,不知接受了多少次洗脑式的这般刺激,如果再来一次这等教育,哪受得了,只好如此应付啰。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还有一个声明就是,大家听了,觉得意犹未尽的,这么些年来收集了不少资料,可以给你们考去,电子版的,很多,分文不收。其目的也非常简单,能够更多的更全面的也许更真实的了解一下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应对的社会,那官场的生态从底层到最高层是如何的,尤其是那些我们全然不知的令人怵目惊心的政治的另一面,等等。

后来,一次亲身的体验,我发现,又错了,上述点点期待都不可能,那一次给我不大不小“打击”的创伤,至今不知如何疗治。一次,到一个地方上课,有人给我提前打招呼,说:有一个学员,因为考了资料回去,放到自己办公室的电脑里,时不时偷闲时看看,最多是等于看故事吧!一天,不小心,被领导知道了,领导立马叫过去,狠狠叫教训到,岂敢看着等“害人”的文字。碰到这等官场“危机”,如果应对不当,政治上就死定了。因此,建议再上课时,是否注意一下。我一听,不做声了,像什么一下子噎住了。我还能说什么?只有不再给他们任何资料,以免因此影响学生的政治前途。不要整得,人没有培养出来事小,提前被官场踢出事大。自此,我就改变了策略,不再公开给谁资料,而是谁要,谁就直接找我要,我将邮箱告诉大家。这等于免除了那些正在仕途上高歌猛进的小官们的风险,不至于因为知道多了变得更为博学与聪明而受挫。

至于讲课,我还是那样,听不听是你的事,讲不讲是我的事,是否有点价值,我则根本不再奢求,就算自我作践、吃力不讨好地手舞足蹈一番吧!面对所有官员们的共同思维,我能耐几何?一直以来的空洞说教,他们一概不再相信;来自不同的知识、学理,他们一概不知何物;来自不同的历史现实,他们一概不予承认。于是,所有的官员,统统培养成了只会一个思维、只知一种知识、只明一类“真理”、只看一样“真实”的单面人,马尔库塞所谓单向度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形成了官场模式,官场习惯,谁也别想改变,改变的就是异类,就要出局。就是这样的官场,也就形成了官场文化,不了解不该知道的,不学习不该懂得的,不打听不该明白的。不仅如此,还要自觉自愿地做到,这是一条纪律,也是整个官场最大的潜规则,你敢讲真话吗?你敢转播真理吗?你敢说民主优越吗?你敢说专制不好吗?你敢说上级缺点吗?你敢说现实残酷吗?如此,叫做无知,叫做幼稚,叫做夹生,叫做异数,也就成了心怀二心的敌人。

有了这等官场文化的浸泡,一个政治心态形成了,固化了,自觉了,主动抵制一切与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都不同的事实、真理、历史,万一碰到了,也好办,干脆将那脑袋埋进沙堆里,看不见,听不到,也不想了,成为一个自我保护功能异常的生命——你看那动物界的鸵鸟,多“保险”。

面对这样的官员心态,我倒成了怪物,好像总是不说“人话”,专门与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作对。每每如此,唯有喟然长叹的份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