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民主必胜的人性论证  

2010-02-08 11:0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著推介》

                                       一、作为日裔美国人的福山

战后,在整个欧美西方世界以外没有产生过几位世界性的人文学者,至于在欧美国家的亚裔种群中更少——但冷战结束后,来自美国的一位日裔学者赢得了世界性的学术声誉(也许印度裔的阿玛蒂亚·森算是一个经济学界的世界级学者)。这位出生于美国且为书香世家的日裔美籍人士却争了“一口气”,以一本学术著作引起了全世界学界及政界的关注,也引起了全世界学界的长久争论,这位黄皮肤的美国籍学人就是弗朗西斯·福山,一个地道的西化名字,不作说明你不会想到这位先生是个日本人。好像日本人也没有骂他数典忘祖,活脱脱一个洋人的奴才,而福山搅得世界学术界争吵不休的那本书叫做《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名字怪怪的,给人一种神秘感。

父辈移居美国后的1952年,福山出生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无忧无虑地成长、读书。在康乃尔大学,福山选择的是古典文学学士,遇到了对其影响至深的学者阿兰·布鲁姆。在这位老师的引领下,福山进入了科耶夫的世界,并通过科耶夫学习了黑格尔的思想,那个“历史的终结”的概念就有黑格尔的思辨痕迹。之后,福山到耶鲁大学学习比较文学,并在巴黎短暂留学,一度写了一本从未发表的小说。也许自知没这方面的天分,或是其他什么方面的原因,福山进到哈佛大学后,就改攻政治学博士学位,当时已经蜚声学界的亨廷顿即是他的导师之一。毕业后,福山供职于美国著名的思想库兰德公司,从事政治学领域的比较政治研究。然后,福山就在美国政府、顶级智库研究机构、著名大学之间转换工作,但始终以笔吃饭,没有脱离学者身份,福山的自我定位倒是十分地准确。目前,福山任维吉尼亚州乔治曼森大学公共政策系教授,作为一位勤奋、多产、思维活跃的比较政治学家,主要著作:

  《苏联与第三世界:过去三十年》;

  《历史的终结及其最後之人》;

  《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经济繁荣》;

  《跨越断层+人性与社会秩序重建》;

  《大分裂: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的重建主制度》;

  《国家构建:21世纪的国家治理与世界秩序》;

《美国处在十字路口:民主权力与新保守主义的遗产》。

在这些著作中给福山带来世界性影响的主要是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1995年出版的《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经济繁荣》,1998年出版的《大分裂: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的重建主制度》,2002年出版的《后人类的未来:生物技术革命的后果》,尤其是《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出版后已经译成多达20多种语言,1995年出版的《信任:社会美德及繁荣的产生》亦有20多种外文版发行,该书被欧洲评为“年度商业书籍”,也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当年十大商业书籍之一。当然,最具影响力的还是《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自问世后书中的观点及其论证在西方与非西方世界同时引发的争论,并不亚于福山的老师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及世界秩序的重构》,而且至今仍在持续不断地刺激着各国学界的神经。

事实上,这位家学深厚也没有多少人生起伏跌宕于曲折磨难的亚洲人,儿童、上学、学者兼政府政策顾问就是他简单的人生经历,不是那种历经以人生巨大苦痛为原料产生伟大思想的学者。倒是基于来自东方传统的遗传,福山没有爱出风头、不可一世的特点,个头不高,行事沉静,比较腼腆,在人群中看不出什么与众不同,至于演讲也是平静而理性,感染力是要打折扣的。但是,在思想界,福山却没有那么平和,总是给世俗世界的精神领域以惊奇,可以说除了亨廷顿外很少有学者像他那样引起没完没了的攻击。而在1989年提出了“历史的终结”后,人们以为福山在学界将很快消失,一如流星,因为他绝顶聪明不假,但快到40岁了也没什么惊世之作,万没想到自那以后他的学术影响力历久不衰,赞成他的反对他的都不得不正视他。

                                   二、《历史的终结及其最后之人》简介

1989年,注定是人类历史需要隆重着墨的一年。这一年,共产主义的苏联崩溃的趋势已经无可阻挡,这一挑战西方民主体制形成战后东西方冷战格局的意思形态在实践上的失败,是否预示着民主主义的彻底胜利,尚无几人思考。但人类的头脑正在系统论证,福山就是其中之一。1989年年初时,已经37岁尚“平淡无奇”的福山,给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老布什政府)的备忘录中提醒,德国可能重新统一,华沙条约也可能终结。而在一份发行量有限的保守杂志《国家利益》上,福山将他的观点以《历史的终结》一文发表,提出了“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福山曾说,《历史的终结》是同一名编辑朋友聊天时构思的,当他提出“冷战”后“历史终结”的观点时,编辑朋友当即兴奋不已,认定这是一个绝好的题目,并立即向他约稿,《历史的终结》就这样诞生了。

最初,文章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即使《国家利益》杂志的主编欧文·哈里斯也对文中的观点持保留意见。但是,随着1989年之后苏东剧变顷刻间成为事实,民主体制纷纷代替共产体制,这篇文章的声誉迅速鹊起,整个西方世界为福山先知般的预测发疯式地欢呼,福山赢了,不,民主赢了。1992年,福山以《历史的终结》为基础撰写了专著《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出版,很快流转于世。

福山在书中认为,“我们面对的东西既不仅仅是冷战的结束,也不是战后历史这一特殊时期的消逝,而是一种历史的终结。”这一历史终结于民主制度在整个世界的普遍获胜,民主主义必将战胜到目前为止的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及其这些主义的各类变种政体,因为作为最具挑战性的共产主义政权的决定性垮台,为此做了最为强而有力的证明。当然,福山并不是告诉世人历史将终结于一个一个具体史事,而是终结于自由民主制度之下创造的具有同质性的民主历史,至于“最后之人”则是人们普遍在民主制度中自由地生活,其它制度下的人都消亡了。

那么,这样的结论福山是如何得出的呢?福山选择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这就是人性,而不是什么文化传统、历史差异、经济活动、宗教因素、特殊国情。福山论证到,每个人从人性本能上都存在被别人认可的需要(不信,每个人都怕别人冷眼为何?),这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动因,它推动个人在社会中获得普遍的认可,当这种认可在个人之间相互交融时,即会产生冲突。如何有效协调这一冲突?唯一的方法就是相互之间平等地认可,以能力社会角色尤其是政治角色,这就要建立一种平等实现每个在社会中被认可的机制,这一机制的最好表现方式就是民主,其它所有政治机制都不具备这个能力,这就是民主必将代替所有其它政治制度的最后根源。

目前,民主不断地攻城掠地,且已经漠视各国在宗教、人文、地缘、历史、国情上的千差万别,从发源地的西方扩展到了全世界近200个国家中的2/3以上,似乎在为此不断地做出证明,除了自由民主制度任你什么其它制度终将在历史的进化中逐步死亡,也在证明着福山的“伟大”结论。但是,且慢,自福山的著作问世以来,攻击谩骂就没有消停过,你看,发生在你美国本土的“9·11”恐怖袭击,你美国出兵前的那个伊拉克的强权政治,整个伊斯兰世界至今依然普遍地拒绝自由民主体制,还有一个今日世界不可忽视的大国不断走向强大也没有采纳你的自由民主,更有即使在你们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度里普通的人民相互之间也没看到普遍平等的认可,哪一件不是在挑战福山的武断与傲慢。而且,人类到目前为止的历史都是多元化的历史,你福山却认定人类的历史将会进化到是单一的民主史,今后的人类不是太过单调吗?

也因如此,福山只好说,自己活不过历史,不好回答。不过,怀疑归怀疑,福山依然对未来信念不变,只是自己的具体观点有所调整,应当容忍一定历史阶段的政治差异性。这一变故,也将福山从右翼变成左翼,不再寄希望以强权推广民主,他看到了为此支付的代价过于沉重。

                                 三、《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目录

代序

第一部分 一个重新提出的老问题

第一章 我们的悲观

第二章 强权国家的致命弱点(一)

第三章 强权国家的致命弱点(二),或,在月亮上吃菠萝

第四章 世界范围的自由革命

第二部分 人类的古老时代

第五章 世界普遍史的思想

第六章 欲望的机制

第七章 门前没有野蛮人

第八章 无止境的积累

第九章 磁带录音机的胜利

第十章 知识的国度

第十一章 已经回答的老问题

第十二章 没有民主人士的民主

第三部分 为获得认可而斗争

第十三章 最初只是一场为纯粹名誉而战的殊死战争

第十四章 最初之人

第十五章  保加利亚的假期

第十六章 红面野兽

第十七章 精神的起落

第十八章 主人与奴隶

第十九章 人人相同、人人平等的国家

第四部分 跳过罗德斯岛上的巨型雕像

第二十章 最冷血的怪物

第二十一章 劳动的精神动力

第二十二章 令人憎恨的帝国,令人尊重的帝国

第二十三章 现实主义的非现实性

第二十四章 没有权力的权力

第二十五章 国家利益

第二十六章 向和平联盟进军

第五部分 最后之人

第二十七章 自由王国

第二十八章 没有抱负的人

第二十九章 自由与不平等

第三十章 完整的权利和不完整的义务

第三十一章 大规模的精神之战

参考文献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