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变革:中国政治民主演变的唯一选择(3条件)  

2010-03-17 19:3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今天,如果当局有种放开言论自由,一道亮靓丽的景观就是,仅仅那汹汹民意都要淹没它的存在,还敢奢谈什么稳如泰山,至于代替它的更是不言而喻:民主。你说,它敢放开?即如此,各位担心那100万警察、200万武警、300万军队,岂不杞人忧天?所以,不要老盯着那枪把子,“势”到了,什么武器都通通地无用——有一天,几十个大城市、几百个中小城市的街道都被市民占领了——不要那么多,再强大的武装力量管什么用?至于当局总是以拳头握在我手,大喊大叫,天翻不了。告诉你,那是色厉内荏,除了暂时能吓唬一下小孩,主要功能就是给自己的一干人等巡逻时壮胆。假如,你认为这是书生坐在家里风不吹、雨不淋的自我意淫,那你就想想,这个当局出山时有几个人?再看看孙中山立志反清时有几个杆枪?
     不过,说到这里,在我看来只有一半有点意思,而且这一半也不一定有多少人信誓旦旦政权垮台?做梦吧!至于另一半,不知多少人会堕入五里烟云——即使一个没有民意的政权到期了一定寿终正寝,那替代的一定就是人民需要的执政者?别说外国了,咱们昨天的经历血淋淋摆那,你的父辈或祖辈都可以将那并不久远的中华经历讲得活灵活现,1911年与1949年先后30年时间内两次政权的替换,哪一次不是以民主诉求始,上台后即干起专制的勾当终?!人民呀!不断地被骗。这一次又来了,会有人跳将出来代表人民开启民主的。但是,别慌,你能保证一个政权死亡了,后面肯定是民主的阳光普照大地?好吧,这一担心我来试试回答也许自不不量力看能否拨开“迷雾”。
     我们既认定这个政治演变的最后选择是民主,又理直气壮地预期只有变革才能达成,你凭什么如此武断变革之后,一定民主,不会专制?这呀!简单的很,条件,就是通过变革最终达成民主的条件。离开条件,即使变革了,不是天下大乱,就是新的专制代替,就像1911年与1949年一样,两次替换都是都是新专制代替旧专制的收场就是不讲条件演变的政治悲剧,更大的政治悲剧,旧政权垮了,新政权上台了,民主未到,专制却更甚。这个条件,不是我的杜撰,国外的例子都讲的是这个理儿。
       第三次民主浪潮中,几乎那些专制死了之后通过政治变革达成民主的,几乎都是高经济水平的国家,什么西欧的西班牙、葡萄牙、希腊,什么东欧的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什么东亚的韩国、印尼、菲律宾,什么非洲的南非、马达加斯加、毛里塔尼亚 ,什么美洲的巴西、智利、阿根廷。与此相反,那些即使专制政权在第三波民主化潮流中被放翻的国家,民主政权不是建立不起来,就是很快重新专制了。说远了有些不知道,检曝光率高的说。缅甸1990年搞了自由民主选举,军人立马灭了,至今没有脾气;巴基斯坦,民主与专制轮番交替,这民主就是稳定不下来,说不定明天就完蛋。什么原因,你们去查查上述国家的人均GDP一清二楚,民主了其制度稳定运行的都是较高经济水平的国家,反之都是经济水平很低而且奇低的国家,至今那巴基斯坦、缅甸的人民生活去查查,都排在全世界180多个国家的最后呢。这就给经验上的总结提供了参考,要想政治变革后确立民主而且稳定下来,经济水平必须达到一定程度。对此,一个世界级的政治学家亨廷顿早算过了,人均100-3000美元。同时,还一定不要忘记,这些国家都是私有市场经济国家,公有经济国家一个没有,有的都是崩溃后通过私有制达成的。这就是蛮不讲理的必备条件,专制政权变革垮台后民主政权到位并稳定的强制条件。
       国外的说完了,该轮到自个了。中国,前两次政权替换没有民主的问世,最终根源经济水平低了。1911年清朝垮台时人均GDP不到100美元,1949年国民政府垮台人均GDP还是不到100美元,这样低的经济水平,地基就像沙丘,民主的房子不是建不起来,就是建了还是要跨。到了今天,咱们的国情是,人多,国大,地区差异明显,这样的地基建构民主之屋,别痴心妄想了,人均GDP不达到3000美元以上免谈吧!而且要大大高于3000美元,至少4000美元,或5000美元。这还不算,咱中国邪门就是以公有制为基础搞起了市场经济,而且现在这人均GDP离3000美元看的见了,这就是它的你不得不佩服的“魅力”。那政治是否也来个奇迹,公有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建它个民主政权?别人信不信,我管不了,打死我也没法投降。何也!别说至今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以公有为产权平台,即使我这还算严密的逻辑到现在为止也未推导出来,至于动物能否推导出来,你去找它好啦。于是,一个条件清晰摆在那了,人均GDP4000以上是中国政治变革后民主来到这块古老大地一个基本的经济水平,如果更高则民主着陆越平稳——当然,别忘了,还要加一个私有产权占主导地位。
      条件讲清了,一个困惑蹦出了,今日这条件似乎还不具备,那是否等于政治变革的民主光临可能性很低。对,不是没有可能性,而是较低,所以提前进行政治变革的风险较大或者很大,这风险就是民主难以问世,问世了也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话说到此,紧接在后的一个难题来了,如何使这一条件创造的尽可能充分。我回答了,你别骂我,还得依赖这个政权,直到它将经济水平提升到尽可能高的程度,最好4000美元以上,而且它还要将私有产权平稳地转移到位。这下,各位可能不干了,如果它看穿了你的狼子野心来它个经济停滞不前么办,如果它死守这个产权不动么办?不会,市场经济发展的逻辑它已经控制不住了,如果不能理性到位就强制到位。不过,请注意,如果强制到位,后果就难料了,也可能民主实现的代价很大,也可能没有民主的到来——民主到不了是什么代替,各位就不要我再说了。如果通过主观努力它总是创造不了这个条件,那也好办,社会日积月累的矛盾将会最终冲毁这个体系,政治上不是无政府就是新的强权重新控制局面,但决没有民主的份。
      这,就是中国明天政治变革后民主来到人间的无情条件,至于这条件的创造我们还得祈望这个政权具有能力维持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到达那一程度,假如它不能统治到那一天就不行了,一个无情的结论是,这不仅仅是它的不幸,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不幸,没有权威,天下大乱,四分五裂,相互厮杀,13亿的中国人怎样收场?真害怕,而这样的结局似乎根据现在的迹象,并非危言耸听,只要当局控制不住,随时都可能成为现实。说到这里,对我而言文章就不是分析了,而是心愿:让我们的经济水平在秩序的环境下发展到能够支撑民主的基础时,再行政治变革吧!但愿这一理性的结局是期待不是幻想。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