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孤寂的声音  

2010-03-23 15:0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近年来,对大学生的讲座比之于以前少多了,不知为何,一提到讲座总有一种压抑,并且透不过气来。但究竟压抑了什么不知道,究竟为何压抑更是一片茫然。原以为是,不想再面对那么多一脸好奇的大学生,提出的问题那么“幼稚”,又那么难以“回答”,什么都没“捞到”不说,还换来 “愚昧无知”的死缠乱打。直到前天晚上,也就是星期天晚上的那场讲座完了,才又深一层地悟出了心中压抑的缘由,而且受到这一缘由的刺激比以前更加地压抑——应法协会之邀,实际上是法学院的几个大学生请的——以前我做过不少讲座,两天前作了一场演讲,将自己近来更深入的一些学术心得汇成了一个主题,希望有人能够听懂其中的“奥妙”,题目叫做《没了民主,能够法治吗?》。

这个演讲是说,法治必须以民主为基础,否则都是伪法治,而且以新加坡作为范例。这个国家是既无民主,亦无法治,因为它的人民行动党一致穿着民主的衣服行一党专制之实,至于那个李光耀家族更是这个党的太上皇,谁也别想对这尊佛说半个不字,否则叫你坐进班房(这并没否认它的经济成就与清廉)。但细心的听众应该能够听出,这个题目演讲的重心不在这里,而是告诉人们,虽然别指望没有民主的法治,可也不能逻辑的认为只要实现了民主就有法治,民主基础上的法治建构比民主建构更为苛刻,不要以为民主了就有法治,对此更有大量的案例作证。你不能说阿富汗现在没民主吧!但你能说阿富汗法治了吗?腐败像瘟疫一样正吞噬着这个所谓的民选政权,甚至欧美人自掏腰包支付的大量款项,也是源源不断地非法进入了官员们私人的口袋,更在去年成了最腐败的国家(透明国际的排序);还有那个印度,民主了60年,法治的道路依然遥远,腐败同样像幽灵附体一样折磨着历任民选政府。所以,民主没有条件地到了,会有两个去处,崩溃或者走掉,就是没有法治。当下的中国,以我判断实现民主的条件并不充分,民主来了谁能保证法治会相伴而行?因此,如果统治者一味强权最后政权丢了,未必就是民主,更不要奢谈法治。最好,是顺应潮流,少腐败些,别将贫富差距拉得老大,以为民主平稳着陆积点德、行点善,然后法治的建构也许牢固些。

然而,有几人听懂了?我不否认,有学生听懂了,但又懂了多少?那天,进到教室,一看是我这么多年来讲座人数最少的一次(别误会是几十个人,只是以前地上都有人坐,今日座位都未坐满),我立马无名之火串上来了,一通爆发之后还是开始了演讲。尽管还是一如既往滔滔不绝完成了任务,但始终处于压抑的状态。因为人少,不,是愿意听的人更少了。他们认为,说了有用么?那他们脑子里是什么——工作,日趋激烈竞争下的工作,凡对于工作有益的就有作用,否则通通地滚蛋;但我要进一步问,他们怎么就“坚信”这套空而论道无用:你的关于人权、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说辞,是一套西方的价值观,当局不仅严重封杀,更是极尽妖魔化,你讲那一套我们没兴趣;你以此为据对当下中国的一番过于激烈的“抨击”,不,是“攻击”,我不相信,因为我不知道,也就不好认可,去听没有好处。

呜呼,听了的要问个究竟,因为有太多的不知道;没听的也没损失,这套玄乎的“理论”解决不了大学生的任何问题,更不可能解决社会的任何问题,说不定还会惹来麻烦。也有同学告诉我,是您没有号召力,名声不大,好多新生并不知道。对此,我不否认,但我十分清楚,我的声音为何传递不出去,甚至这个小小的校园都难以到处传递:整个社会形成了对那套价值体系的整体扼杀,连辩白一下的机会都不给,然后再将近200年的那套连它的创始人后来都修正了的主义不惜工本地灌输,更有将这个社会整个真实的全面遮蔽。你说,在这样的氛围中,我如何发声,又如何声音洪亮,也许稍大一点就彻底叫你哑了。于是,我唯有偶尔发声,唯有利用合法讲台发声。这样,也许时不时能够发点声来,听得到的感到受益,没听到的不知道你是谁。

然而,我这样的发声在大学校园已是少有的异类了,而且已经被不少人视为异端。不信,我整天在这象牙塔呆着,就没有听到多少人在那讲台上像我一样傻不唧唧,整天嚷嚷普世价值观,还非要说清它与大学生的未来多么重要,与中国的打恶除霸多么紧密,与中华民族的未来多么攸关,尽与主流声音对着干?你说,这声音能大?能引来众人歌声嘹亮?只好,当我这声音成为一种孤零零的呐喊时,它只有微弱了,至于你喊来喊去即使没被封死又有多少学生能够听见?既如此,我那不想再在学生面前嘶声力竭最终根源就找到了,压抑只有对不起了。于是,少喊吧!或者干脆不喊!这喊声,一没效果,二听的人越来越少,三找不到任何成就感,最后也没力气啦!当我的声音停下来之后,我发现这学校的声音异常的安静,要么就是伟大的同声,其中偶有牢骚的杂音,根本没有系统的高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平等之声了。

啊!这是多么美丽的校园,传播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的殿堂。这殿堂的消费者,是那以勤奋加天赋敲开知识之门的莘莘学子。可是,作为人类文明成果的一个方面,我孜孜以求的民主之声、法治之声传不到他们那,一不小心被几个学生听见了,除了有点兴奋就是悲哀,他们能够坚守?坚守了又么样?每每如此,我的心好凄凉——诺大的校园,容纳6万学子的校园,这声音是多么地孤独,也是多么地寂寞。今天,在满世界都可以作为显学谈论、研究的民主与法治的时代,这套来自西方的知识体系在这一个国度却人人禁如寒蝉,即使那些行专制之实的国度,除了极个别不是人统治的国家,也不至于如此。

时常,夜深人静的时候,莫名地处在极度的压抑之中,不免自暴自弃、自我作践,我就不该以此为什么人生的信念——我怎么信了这么个“邪教”,而且不可救药。好吧!等待毒效发作,一命呜呼吧!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