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变革:中国政治民主转轨的唯一选择(1方式)  

2010-03-02 15:4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在网上与网民互动时总理公开宣称,只有民主才能解决腐败,而且这民主没有加上什么“中国式”或“特色式”,显然指向是自由的真实的普选式民主——“西式”民主,而非现行的伪民主或假民主(民主集中制)。那么,这位总理是否作秀?想必不是,一是没必要——假如作秀,那些常委们都可以出来秀一秀,以减轻日益强大的腐败压力,岂不快哉。政治领域可不是什么都可以秀的,尤其这类“西化”题目不是闹着玩的,前段整个思想界猛批“普世价值观”就像回到“文革”(一个指向就是这位总理外海放言),一个总理摊嘴巴快活,这么一秀岂不前功尽弃,这还了得;二是官至国家三把手、国家行政机构的最高长官,总理不会不知道从自己口中说出这话的分量与后果,你作秀人民是不管的,他们觉悟低可是要被你“错误”导向的,就像官方时常警告西方所说不要对什么什么人发出“错误”信号一样,这信号一出人民的反应可是不好控制了。

这次,与以前多次一样,虽然没有激起民间的巨大反弹,也没有被“错误”导向引发社会反应,但它确实向人民发出了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信号:中共不是铁板一块,内部形成了不同的政治派别,而且这派别还在分化、重组之中,只是这一派的力量目前过于弱小,只能说说而已。当然,有人会说,任何统治集团内部任何时代都存在派别,但别忘了,以今日绝对控制了所有权力与资源的统治集团而言,内部存在派别就不同了,它很可能是统治集团未来公开裂变的政治准备,而一旦这一裂变成为现实,中国政治的民主化转轨就发生了的。

政治运行的常识是,没有定于一尊的政治权威在非民主体制下是可怕的,不是发生宫廷政变,就是政权分崩离析,在不就是民间政治势力迅速崛起以革命方式取而代之。今日中国以党权治国,全部权力(政权、军权、警权、财权、资源权、言论权、学术权)被党吸纳等于将各种社会矛盾集中到党内来,这些问题每天都折磨着党的最高统治集团表态,进而形成了诱发决策层裂变的频率不断加大的趋势,最终总有一个或几个问题不能定于一尊而难以统一。一旦某一政治应对最高层难以统一,各政治派别的公开裂变就在所难免。

那么,哪些政治矛盾会强制统治集团的公开裂变呢?第一、权力危机,这主要表现在最高统治权的传承上。权力的合法性继承只有在下面两种情况下才会较为稳定,一是自由民选,二是权威指定,前者叫民主,后者叫专制。现在,党的最高统治权既无民选传承,也无权威指定,一旦继承达不成一致就会裂变。这又集中体现在党代表大会上,因为党的最高权力的传递已经绕不开这个形式民主了,如果党代会有人跳出搅局政治危机就爆发了。第二、社会危机。这主要表现在某一社会矛盾爆发,引发了多米若骨牌效应的连锁反应后,在正常强力部门已经控制不住的情况下,就要动用武装力量。这时,谁来下命令,下了命令是否得到切实执行,是一个无法预料的政治变数——事实上,现代许多威权国家的民主化转轨都是在这种情况下促成的。至于哪些社会矛盾会爆发那就数不胜数了,现今每年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都是爆发点,而它们没有引发雪上加霜的连锁反应,表面上看来是控制力度的“超强”,实质是矛盾的烈度尚未达到引爆各类矛盾爆发的强度,只要强度到了,什么也阻挡不了了。

比较而言,在上述两个方面的裂变诱发点中,第二点具有更大的可能性,因为这一点不是能够人为控制的,因此这里稍作深化。对一个市场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一定水平的国家而言,什么情况下某一社会矛盾爆发后的波及效应难以控制呢?经济危机。这危机有这样几个表现:物价飞涨也就是通货膨胀,经济发展持续下降(增长率4%以下),金融危机引发银行大量挤兑,某一自然灾害控制不住。其中,经济增长的突然下降具有必然性,因为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决定了的,到目前为此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能够无限持续高增长,40年的持续高速度是最高纪录了,这类经济危机也就成了导致政治裂变最主要的主导因素,大量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威权国家的民主转轨均源于这一因素制造的政治裂变。一个市场经济发展持续不断的国家,人民虽然可以从中整体得到益处,但因处于非民主的体制之下,腐败上升、贫富差距扩大、人权侵犯恶化成为常态(极个别反常,如台湾地区),各类社会矛盾必然迅速上升,政治紧张必然不断强劲。如果经济持续发展,各类矛盾难有同时尖锐的可能,可以通过发展暂时消解、抑制、转移,一旦经济下滑所有矛盾一起凸显出来,某个矛盾一引爆,社会矛盾全爆发了,威权统治控制不住了。

统治集团裂变之后,必须迅速找到应对社会危机的政治方案,这一方案除了民主没有任何选择。这时,民间的力量就会迅速自整合成为民主势力(有些国家此前就整合成功了),官方则会有人应对民主诉求立即形成民主派别,官、民之间的民主力量这时将会就如何民主建国进行博弈,而进入宪政立国状态。

当然,这里的论证非常简要,有些分析也语焉不详。何也?想必不说也知道。不过,这只是一篇,能够说的还是要说的,因此后面还会多维论证。至于犹抱琵琶半遮面,就只有看客自己领会了,就这都担心这文章的命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