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变革:中国政治民主演变的唯一选择(4时间)  

2010-03-27 12:4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1999年,一位清醒的老人以自己一生的经历为代价总结成了一篇文章——《风雨苍黄五十年》,文章系统地回顾、反思了他们那一代知识分子从追求民主始而误入共产主义,又从当局获得政权后民主死亡整个民族连同他个人承受了难以想像的专制折磨后,再次回归民主追求的心历路程。这位老人的人生剖析是撕心裂肺的,更是痛心疾首的。但是,一切晚了,他只能依靠自己一个时代的误会警示后人,今后,中华民族唯一的人间正道除了民主没有选择,并决计剩下的风烛残年唯一的使命就是呐喊民主!可惜,4年后他离开了世界,呐喊变成了永远的沉寂,而他祈盼于呐喊声中以垂暮之年沐浴在民主的阳光之下温馨告别世界的夙愿彻底埋葬了——他多么希望民主立刻来到人间呀!那一年他整整八十。现在,又7年过去了,民主依然未见曙光,如果他活着是还在呐喊,还是已经闭口,或是以病体之身苟延残喘,已无可考,只是一点确凿无误,这个国家依然故我。这个人就是官至社科院副院长的李慎之。

这是这位老人的政治宿命,还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宿命,李慎之并没找到答案,他只是活着时感到愧对生命一味在那拼命地呐喊——事实上,民主的到来,不是因为你祈祷它就会如你所愿,也不是因为你不知道它为何物就远离尘世,这依然是政治的命数。所以,民主,你何时能够降临中华大地解救于嗷嗷待哺的芸芸众生出水火,就像一个政治上的哥德巴赫"猜想",至今没有任何答案。当然,不少活着的人也像李慎之先生一样没有停止嘶声力竭地民主呐喊,那声音延绵不绝持续至今。但是,无论你多有学问,也无论你怎么雄辩滔滔,即使中国诚如你说能够民主,那她什么时候会光临这块古老的大地,使咱们炎黄子孙彻底扬眉吐气地从臣民变为公民,自由、平等地生活在没有恐惧与屈辱的政治面前,你的呐喊有解吗?这,就是今日中国大陆99%以上的臣民们的困惑,没人能解。既然无解,就别解了,苟活,浑浑噩噩地,就是一切,管它专制还是民主。

面对那些残酷地活在政治现实中的人们,我,一个孜孜以求的民主主义者,多么希望摘下那政治上的王冠,以“指引”他们认清这政治的明天,并调整好人生的航向,满怀兴奋地迎接它的来临,那该是何等地“自豪”!何等地“荣耀”!也因如此,近10年来,我从未放弃这个方程式的复杂论证,而且获得的证据越来越充分,至少从2002年正式给各类学生上帝王之学《政治学》开始(以我自己编著的《政治学》讲课,多少学生都是从我这启蒙的,他们原以为这学问就是以钦定当局统治的合法性而汇集的一门僵化说教,时常搞得我第一次上课时哭笑不得),总是在所有基本原理海阔天空“神吹”完毕之后进行过大胆的预期:2017年左右中国会发生真正的民主转轨。并且,自那以来从未动摇,也从不心虚,倒是更加坚定。

当然,这样的“猜想”对于那些学生们,无论官大官小,也无论文化多少,更不讲年龄长幼,甚至在我作了逻辑严密的论证之后也没几个相信。他们几乎是统统地嗤之以鼻,而且怀着复杂的动机作出回应:这不是痴人说梦,就是异想天开,再不就是别有用心——到目前为止,初略估摸一下,给各类学生演讲我的帝王之学,听者应该接近万人了,但完完全全听懂了的不知几人,至于坚信我的民主预期的更是廖若辰星,那份落寞与压抑时常不能自持的透不过气来。尽管他们众口一词,从我这获得的政治启迪、人生感悟、社会理解、历史真相无一不振耳发馈,并且从此清晰而睿智,但他们还是顽固地信念:中国不是难以民主,就是即使民主也是n年以后,我辈吾代没有希望。我没有能力说服他们,这能说叫做破解了这政治上的“哥德巴赫猜想”?我不敢在此自欺欺人。

不过,这政治“猜想”也真不是闹着玩的,岂容你“胡思乱想”。它需要陈浸润的头脑,更需要比陈浸润的数学论证复杂得多的演绎,因为它是多维的逻辑推进,而不仅仅是单一的线性推论。不信,千年一遇的科学巨匠爱因斯坦,在以色列立国时犹太人自豪于这位相对论发现者“同胞”的声誉与智慧,恳请他就任刚立国的首任总统,没想到他绝不“就范”的理由可以立马令天下人全部发呆:政治比物理更复杂。

既然如此,我的那一直以来所作中国的民主预期也就是胆大妄为而又自不量力了——你,几斤几两,竟如此狂妄,敢于拿中国的政治“算命”,不想活啦!各位,你可以怎么腌臜俺都行,但俺确实不在“算命”,而是论证。至于这论证你能否信服另当别论,并且这论证若要细说就是一部“鸿篇巨制”也无法在此一一展开时,你更是会宣判这“预言”为狗屁论证,比算命还不如,一派胡言,我还是要这么地认定,只是会在此将几个最基本的根据提供给你,以免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我承受更大的大众“羞辱”。

如果2017年前后作为中国政治通过和平变革达成民主成立,其所持的根据如下:政治上,那一年,咱们的执政当局又要挑选一位继承大统的接班人了,那时谁有权威指定一个人选然后叫2000多个党代表心悦诚服地接纳?没有权威的党代表大会决定权力传承民主是几千个精英们服气的唯一选项(即使毛那么有权威也不敢贸然召开,只有凭权威捏死定期法定的党代表大会,但那时谁有权威捏死定期制的党代表大会呢?);经济上,那一年,中国的人均GDP最保守估计也在4000美元以上,发展快一点可能5000美元,这为民主的平稳着陆提供的经济基础已经非常强劲了;社会上,那一年,基于目前的政治体制所累计的各类社会矛盾与冲突,已经广泛地分布在各区域、各阶层、各行业,任何一个“群体性事件”应对不当,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连锁反应,十分容易摧毁它的刚性统治;军事上,那一年,强力部门已是1979年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部队军官从军校提拔这一年开始)全面接掌权力,他们自身具备的现代政治观念在历史潮流面前很难整体成为某个政治集团的工具,一旦出现民众风起云涌的街头政治,中立会成为他们多数人的态度。

这几个要素在此进行了高度的抽象,不能进一步说清了,敬请原谅——这本身已经在敏感度上比任何其他文章都升级了,仅此都担心被“和泄”掉。至于这根据信否,各位自我判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