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性之痛-来自孝的体悟  

2010-04-13 18:1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生命是什么,从古至今无人能够回答——当然,它是指人的生命。例如,每个生命所经历的体验,你能说出它的价值?不仅不能,甚至根本不能向任何他者表达,何谈诉诸笔端?于是,那些真正的人身感悟,只好藏于灵魂的深处,叫它永远成为个人生命折磨的一部分,直到离开这个世界。能够够得上这类永恒秘密的,很多:情算一个,孽算一个,仇算一个,恨也算一个。正因是一种称为个人隐私的秘密,几乎没有几个人敢于像世人公开,哪怕是自己最亲人的人。不信,你敢结了婚将一段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情宣与别人?你敢将一个自己亲手作的孽到处炫耀?你敢将一种说不清是非的仇昭告天下,你还敢将一次无缘无故的恨编成故事?正是太多人生经历的不敢,那种种无法排遣的内心苦痛需要表达,音乐、小说、散文加上具有时代性的现代电影、电视剧有了广阔的市场,他们将各类人等体悟的无法外泄的种种生命之痛,附载于一个虚拟的个体身上之,以不断追问生命意义的彻底揭露表达出来,《红与黑》、《悲惨世界》、《茶花女》、《红楼梦》···还有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华人作家贡献给这个世界的代表作《灵山》,都是将人的绝对私密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供人参观、予以解剖、进行评判的经典之作——也许这就是小说的永恒魅力,它代表了人类一个部分永远不能诉说的人性渴望与无奈、安抚与祈祷。

然而,经历多了,好像这些所谓的秘密都可以进入表达的范畴,只是考虑好对象、时间、场合、后果,也就并不是那么的秘密。在我看来,有一类秘密根本就不能表达,语言、文字在这里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多余,唯一能够表达的就是眼泪,而且永远只能是眼泪——比之于它,那些秘密根本就不是秘密,这就是来自“孝“的痛,尤其是能够孝而无法孝的痛:孝没有被接受,痛永远留下了,伴你一生,只要一想起就刺得你彻骨的疼,除了哭,无法诉说。这才是生命真正不能承受之痛,可以刺的你死去活来,不能减轻,不能排遣,只好任它针一样往灵魂里扎。我,曾经不止一次地经历过这样的体验,也就曾受着终生也不可卸下之痛——只要想起。

现在,我的双亲已经作古,母亲在我19岁那年,父亲在我45岁那年。母亲去世时我只有悲伤,没有锥心之痛,不是不孝,而是没有能力孝,没钱给她老治病,没关系找到好医生治病,没有条件减轻母亲病魔,更没一点能力叫母亲过上些微像样的生活。她老走了,除了眼泪尽孝,并留下永久的遗憾,也就不痛了,因为无能为力的残酷现实强迫我必须接受;父亲去世时我已经有能力尽孝了,并且可以叫老人过上与我一样的生活,但没做到。而他老在儿时就开始下地干活,从来都是吃的草,挤的奶,那份劳累,那份贫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几十年如是。母亲去世后,44岁的父亲就孤鳏一人拉扯7个孩子度日,在那极度贫困的年代,更加地起早贪黑,吃最差的,穿最坏的,住最陋的,直到70岁生命戛然而止。每每回忆到那身影就痛,说不出的痛,说了也没用的痛——一个抚育你长大成人的生命,知道他来世一遭一生牛马,你本可以使他老过上几天人一样的日子,没有兑现,而且有些简直是举手之劳也给“忽略”了。最后,遗下一千个不该,一万个不是,你却眼睁睁看到最亲的人告别世界,没有感受生的快乐,这岂是以自欺欺人的“遗憾”或者“粗心”豁免的了的。那么好吧,烙下刻骨之痛!让它须臾不离你的心灵。

现在,岳父岳母也已作古,但不知为何,我却更偏爱岳母,不因其它,全因她老所承受的人生苦难、磨难任何一件诉说出来都会叫全世界善良的硬汉落泪,10个小孩出世,5个儿时离世,那份悲苦是要将眼泪哭干的;有的小孩出生了,是在稻草铺就的床铺上加上几团千疮百孔的破絮裹身的;60多的年龄了,带点干粮天未亮即下地摘棉花,直到下午3三还在地里,饿的没有了一丝力气,看见白花花的花朵将被雨淋,急得嚎啕大哭还在继续“战斗”;几十年的体力透支,全身劳损的几乎所有身上的零件都提前受伤了,全身疼痛的一夜难眠,只好鸡叫就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剥黄麻皮···

最要命的是,晚年肺气肿上身,一年一年地加重,到最后几乎是2天或3天发一次,每次爆发那份痛苦作为一个生命何以承受:脸型扭曲,全身痉挛,拉风箱般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气管好像被堵塞的死不能死活没法活,一夜不眠(这类病只能控制,不能消除,一旦爆发打针及时何以缓解,但后期就呈加速度了)。我们看见,除了流泪还有任其受罪。记得去世那年的春节,病魔越来越放肆,没几天就折磨一次,我们住在岳母家,极尽了我们孝道的“最大”解数(至死前,我都被岳母视为最孝的人,到处逢人就讲的),但减轻不了痛苦,只好发了就叫医生打一针抑制一下,但很快又来了。有时,我只得夜晚起来,坐在岳母旁边,双手捏紧老人枯槁的双手,双方无语。

谁能告诉我,承受了人间最大磨难的女人作为母亲,你有条件尽孝,却无法解除,不,哪怕是减轻一下这么善良、付出终生、最后油尽灯枯时还要接受如此人间惩罚的痛苦,这经历所接受的痛,心灵之痛能够表达,能够宣泄?那可是人间最伟大的生命呀,可她老来到世界一趟,就是如此受到上帝款待的,这世界公平吗?假如这生命的不幸——哪怕是一点点“光顾”于你,你又如何理解生命,理解生命的意义?要知道,她老可是活着的时候没有亏待任何一个人的,无论是自己的孩子,还是与她有关的人。然而,她老在死前依然以活着的生命体验着如此生的价值,值得吗?价值在那?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岳母走了,生命也解脱了,那痛已留给了我,永远。有过了这样的经历,我祈求,所有天下人都要关爱亲人,特别是母亲,善良、勤劳、付出、苦难的母亲,不要等到母亲告别了世界,再发什么“慈悲”——人的价值应该首先体现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