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变革:中国政治民主转轨的唯一选择(6保障)  

2010-04-18 23:2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政治变革还有保障?有意思,闻所未闻。难道,没有保障,这政治就不变革了,永远如此?误解了!如果是,只要今日的政治死亡,管它明天政治如何的破坏性考量;或者是,只要今日的政治死亡,明天政治一定民主的理想性考量,在这儿奢谈迂腐的保障,真个儿自讨苦吃,毫无意义。现在的问题是,这里的保障是建立在这样一个悲观的前提下的,凡专制转向民主的政治变革,始终有三个连续性的过程挑战着变革的是否成功:和平着陆、持续运行、稳定成型。如果任何一个环节,民主被颠覆,变革就是失败,其后果就是国家的灾难与人民的苦难。如果力图通过变革达成民主的三个阶段的尽可能成功,这保障不说清楚不仅是不负责任,简直应该千刀万剐——中华民族以民主的理想始、以专制的残酷终这样的悲剧还少吗?不止一次,而是多次。

所谓保障,就是自专制变革为民主的时刻起,一直主导着民主和平落地、持续演进到最后平稳运行的充分要素。它,不同于专制变革为民主的条件,与条件不是一码事,条件是必备的,保障是充分的。条件不到,免谈变革,变革了也没有民主;条件到了,可以民主,但是否最终必然实现没有唯一性,它需要保障。这里的保障,以条件到位为前提——有了条件,保障充分民主得以可预期的达成,保障不充分民主的达成充满变数。一个例子可以一比,身体好、没有病是登山的必备条件,可以攀登,但要衣食、护理的保障充分,不然攀登的变数难以预测,也许登上,也许登不上,也许死在路途。

那么,何谓中国政治民主转轨的保障?这就是专制下政治对抗的激烈程度,对抗越激烈,仇恨与复仇越强烈,政治体系冲毁后的报复越可怕,各派政治势力相互妥协与和平博弈的可能性越低,政治稳定与政治秩序难以到位,民主无法确立,更不谈制度化运行。反之,民主制度化到位的可能性越高。

当然,并不是任何政治对抗都可能引致社会的混乱并难以重回秩序,而是那些具有左右整个社会的政治对抗,也就是这一对抗所波及的群体各自都是十分庞大的,才有可能搅动整个国家的政治格局。历史的经验是,一个国家内民族对抗、宗教对抗、贫富对抗、不公对抗才具有这样的能量,因为其中任何一组矛盾所涵盖的社会群体都是巨大的。正因如此,上述四大政治对抗并存的国家,一旦专制下的政治统治遭到摧毁,社会要么群雄四起、纵横捭阖、天下大乱,要么政治强人应运而生、铁拳出击、重定山河。如此政局,哪有民主的份,那只是书生们的善良愿景,无人理睬。看看今日中东、非洲、拉美不少国家专制政权垮台后的政治命运即是如此。

中国怎么样,民族矛盾、宗教矛盾有但不严重,因为作为占94%的汉族主导的中国社会,再尖锐的民族矛盾也左右不了整个国家的政治;而没有自身宗教的国情决定了没有谁能够通过宗教聚集起足以撼动现行统治的力量(历史上有,但今日不可能出现),因此即使存在宗教矛盾也只能依附于其他政治矛盾发挥作用,没有作为一只独立政治力量发挥作用的可能。剔除了两类政治冲突对现实社会构成的“威胁”,我们的剩下的就是贫富矛盾与不公形成的矛盾,前者是拥有与控制社会财富的不同群体形成的两极分化,分化越剧烈冲突越尖锐;后者是获取财富与资源的非法与非道德,没有道义支持的财富、资源分配越严重,受剥夺群体的反抗性越强,社会的政治对抗越激烈。一部中国的政治史,贫富差距与不公对立引发的政治对抗,总是累积到一定时期就爆发,最终将整个社会不是拖到四分五裂的状态,就是一个政治势力取代前朝建立一个新的政治王朝。

今日之中国再次进入到这样的危机状态,贫富差距与不公对立已经将整个社会卷入进来,通过正当劳动与残酷剥削形成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剧烈,已经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通过不公分配激起的数量庞大的弱势群体反政府的强度越来越大,而且这方面的不公主要是制度上的合法规定与权力上的贪腐侵吞相结合,激发的各类弱势群体的敌视与仇恨呈不断强化的趋势。最后,贫富差距与不公对立相互交织结成一个政治对抗的整体,即贫穷的群体同时又是不公的弱者,他们与统治集团的对抗达到一定临界,政治秩序的崩溃就发生了。

可是,这一在广泛的政治仇恨与对抗中引发政治崩盘后,谁有能力将那些各类基于各种原因形成的充满报复的广大弱势群体,整合成有效的建设性的政治力量,在各政治势力的和平博弈中理性地建构民主体制,并接纳民主政治的共同约束,最终实现民主正常的常态化、稳定化、程序化,同时完成这一政治环境下所有弱势群体的自觉遵守,将是中国未来政治变革遇到的最大挑战。而且只要贫富差距拉的越大,不公制造的愤恨越多,民主是否能够和平着陆、着陆了是否能够平稳、平稳了是否能够巩固的挑战越大,这对谁都不是危言耸听。

所以,未来,中国政治变革的民主转轨得以成功的保障就是,贫富差距与不公对立不要恶化到某一天,摧毁了专制统治,但也没有了民主立地的可能,这样的后果对每个人都是可悲的,我们应该避免这样的结果出现。这一方面需要执政当局的大智慧与大勇气,另一方面需要民间力量的理性整合,而在民间力量没有任何建设性组织化的残酷的政治现实面前,执政当局顺应潮流的理性破局具有更为主导的能量。如果完全拒绝如此,中国政治通过变革转为民主是否成为真正现实的选择,我们除了听天由命还能怎样?分析到此,虽有点悲观,但还是存在许多积极的因素抑制着最坏结果的出场——不过,这需要更深入的讨论,以随笔的简单概括已经不能回答了。故此,这一主题的随笔系列暂时搁笔,如不满意,还望指教。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