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波兰的民主:瓦文萨的幸与"不幸"  

2010-04-05 18:1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住他们》

 提示:瓦文萨的政治奋斗对中国明天的民主转轨很有参考意义

一、小学文化的瓦文萨

自称代表工人阶级的国家,最后被一个工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工人的波兰小子带领一帮工人推翻了,这位工人就是波兰电工列赫·瓦文萨,推翻的时间就是1989年。个头只有160厘米的矮子瓦文萨,1943年9月29日生于波兰西南部弗沃萨瓦韦克省(原比得哥什省)的波波沃村,德国占领这个历史上不断被瓜分的国家已经4年,来到世界就是一个亡国奴。瓦文萨的祖上应该不错,后来逐步衰落,到父辈时家中已经一贫如洗,但父亲鲍莱斯瓦夫是个技艺高超的木匠,凭此以后养家糊口;母亲卡明斯卡虽出身农家,但家境要好于父亲家,特别是外祖母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曾到过美国,结识了许多美国人,还有不少亲人就在美国,包括一位女儿,也就是瓦文萨的一位小姨。父母成婚时,家里没有房子,经过几年的拼打才建一个简陋的住处,算是有个家,抚养随后不断出世的4个孩子。瓦文萨排行最小,父亲曾被法西斯抓去做苦役差点死掉,但放回后身体日渐变坏,瓦文萨1岁半时去世了,这时波兰已经解放。一年后,母亲改嫁自己丈夫的弟弟斯坦尼斯瓦夫,又给瓦文萨添了3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这时一家7个孩子,最大的是个女孩。

严格而言,瓦文萨是靠继父抚养长大的,但孩子多,瓦文萨必须很小就开始劳动,5岁时放鹅,7岁时放牛,10岁就得干各种体力活。当然,也没有少像农村孩子那样在河中嬉戏,在野外调皮,那是一种农村孩子天然的快乐,上帝赐给的。这期间,瓦文萨也上过几年学,成绩并不出众,而且历史更是糟糕,曾几次不及格。对于瓦文萨的成长,母亲的作用应该是巨大而具有决定性的,笃信天主教的母亲勤劳、善良、读过几年书,从小教育孩子的同时,教会了他们许多历史,并要孩子们做个诚实、是非分明的人。但是,4个孩子与继父关系一直紧张,尽管继父对7个孩子做到了一视同仁,因为继父脾气暴躁、缺乏父爱。

为了养家,继父是吃苦耐劳的,时常为了怎样应对困难或解决生计问题,两位大人各执己见、争执不下,直到充分讨论的比较成熟为止,这给瓦文萨今后从政以极大的启迪,需要对各方意见了如指掌后再予表态——瓦文萨是这样自我总结的。同时,尽管生活艰辛,瓦文萨还是对体育抱有浓厚的兴趣,什么打球、跑步均是一把好手,这说明瓦文萨是一个做多于说的人,政治家就是这样的品格,而且体育练就了瓦文萨的胆量。

1959年,16岁的瓦文萨在母亲的建议下,离开家乡前往利普诺读职业学校,目的是能够找到一个有手艺的工作。1961年,瓦文萨告别职校,开始了一个农机站的工作,当起了电工,从此瓦文萨就以一个电工日后享誉世界。1963年瓦文萨从军,2年后复原重回农机站工作。这时,瓦文萨因自己的工作出色较为出名了,但也开始厌恶这一这个地方了。作出决定后,瓦文萨义无反顾地走了,他说要到有海的地方去,那里世界更大,胸怀也更大,这就是波罗的海地区。离开农机站后,一个机缘瓦文萨到了海边的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成了编号为61878的一名电工,最终成长为一个带领工人反抗并最终推翻波兰共产暴政的民主斗士。1969年,瓦文萨与一位农家出生的扎花女工米罗斯娃结婚,后生有4男4女,一个大家庭同样使瓦文萨长期处于困难状态。

二、共产体制中:民主斗士第一人

瓦文萨在格但斯坦造船厂工作18年,一次开除、一次坐牢共计5年时间离厂外,总计23年时间均以该厂为基地,以一个最普通的工人之身团结厂里几乎所有的工人,并通过该厂团结80%的波兰工人,以和平手段最终终结了波兰的共产极权统治,使该国成为整个共产阵营共产政府最早垮台的国家,并于1990年当选为波兰历史上第一位民选总统,创造了人间奇迹。因此,封瓦文萨为共产体制中民主斗士第一人最为切当。

1、工运与开除。1970年12月,波兰政府提高物价激起波兰几十万工人大罢工,他们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格但斯克造船厂作为主体,成为当局最终残酷镇压的主要对象,死伤主要是该厂工人,计死45人,伤1165人,拘3989人。罢工与镇压最终导致哥穆尔卡下台,盖莱克上台。1971年1月24日,盖莱克前往格坦斯克,直接与工人代表会谈达8个小时。作为20多个工人代表之一,瓦文萨参加了会谈,他说:“二十五年来,我们原本指望干得越快,我们获得劳动果实的日子就越早,结果我们失望了。如果有必要的活,即使每天只有一碗菜汤喝,我们也准备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进行劳动;但我们希望得到保证,那就是这碗菜汤的分配将是公平合理的。”这一年,瓦文萨27岁,已经在工人中较有威望,并积极从事工会运动,开始令厂方头痛的人物。

时间到了1976年,一直进行工人活动的瓦文萨提出更大胆的政治诉求,竟然在官方操控的工会选举中抨击工人受到的盘剥,惹怒厂方,最后被完全开除出格但斯坦造船厂。接到解雇通知的当天,瓦文萨的回答是“我生活中新的一章正在开始”,而这“新”生活就是不断求职不断除名的动荡生活,至于除名的唯一原因就是瓦文萨不安分的工人运动,一个劲地鼓动工会要独立,工人要罢工,工人要抗议。事实上,这一时期瓦文萨的经济困难到极点,一度回乡后又返回,全家挤在一间26平方米的房间,靠打零工和朋友接济度日,4年里一直没有一个正式工作。问题是,瓦文萨照旧我行我素,作为工人运动的活动家从未妥协,而且1976年6月的那次大罢工被平息下去后(660名工人遭到拘捕和审判,930名工人被解雇,未死人),逐步转到成立完全独立于政府的“自由工会”的努力上,并成为波兰沿海地区“自由工会”的领导人之一。

2、罢工与坐牢。1980年8月,政府为了应对经济困境再次提高物价与冻结工资,又一次诱发了工人持续的罢工。令几乎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工人罢工成为了共产体制崩溃的起点,因为它诞生了埋葬波兰共产政权的真正掘墓人——波兰团结工会,至于这个工会的领袖就是瓦文萨,当然,这一次瓦文萨为此蹲了近一年的班房,同时也获得了巨大的政治收益。

还是从1980年8月14日说起。这天清晨,波兰最大的海港城市格坦斯克列宁造船厂的3位年轻工人,带着几幅大标语和几百张传单,上班前一个小时来到车间。他们把标语贴在车间门口和更衣室外,然后向更衣室的工人每人发一张传单,说:“今天全厂罢工。”开始,只有30多人响应,随后不少工人加入进来,有人为了壮胆大声高呼:“关上机器,跟我们走!”

不久一个人出现了,他从工厂围墙翻进来,这个人就是瓦文萨。在歌颂祖国的悲壮声中,此时已经聚集了几百工人的队伍形成了团结的力量。瓦文萨说:“我是一名造船工人,我在造船厂干了十多年,现在我回来了。我只是为我不能从大门回来感到遗憾。这回,我将留下不走了,因为我有职工们的信任!”最后,瓦文萨坚定有力地说:“我宣布实行占领性罢工!”

罢工委员会成立了,瓦文萨当选为主席;

谈判条件出来了,共5条,其中一条就是恢复瓦文萨的厂籍,厂方同意了;

罢工委员会建立了罢工纠察队,以维护财产及其秩序,尤其不许酗酒;

8月15日,三联城的另外几家造船厂加入罢工行列;

8月16日再次谈判,强烈要求厂方守诺,下午2点20分瓦文萨宣布结束罢工。不久,附近工厂代表反对结束罢工,瓦文萨再次宣布:“我们继续占领性罢工!我们必须一块儿坚持到底,必须团结一致,否则我们会失掉一切!”(这是一次历史性的决断)。面对部分工人的胆怯,瓦文萨说:“我们不能把人硬扣下来,谁身体不好,感到吃不消就让他们回家,到明天或星期一再来。我留在这儿。我已经说过,我最后一个离厂。谁愿意罢工,谁愿意干到底,谁就留下!”(这是一次最高明的策略)。很快,基层教区神父来了,表达了支持,宣布17日9时二号门前做弥撒——具有60%天主教徒的波兰教会,从此开始完全站在工人阶级一边(1979年波兰籍的教皇保罗二世造访时100多万人街上欢迎)。下午5点厂广播站传出一位罢工委员讲话,所提要求全被接受,继续罢工就是我们不守信用,因此必须离厂。关键时刻,广播站传来瓦文萨的声音:“我是罢工委员会主席,是我说了算!我已经宣布了罢工,现在罢工继续进行!”(这是政治家的担当)。近6点,为了增加胆怯者的勇气,瓦文萨到大门口:“我们必须战斗到底,必须用坚定和顽强坚持下去!”并用已经嘶哑的声音带头唱起《国际歌》,然后是唱波兰国歌,然后是响彻全厂的“上帝保佑波兰!” “波兰万岁!” “造船工人万岁!”的声音。晚6点,镇压的军警没有到来,团结的波兰工人胜利了,彻底地胜利了;

是夜,21个罢工工厂的代表开会,工人阶级的伟大宣言21项要求诞生了;

8月17日上午9时,列宁造船厂二号门前的广场上耸立着巨大的樟木十字架,上面挂着红白两色的花圈,旁边挂着罗马教皇约翰·保罗的巨幅画像,神父进行弥撒。弥撒结束,十字架树在了1970年12月3名工人倒下的地方;

中午,刚成立的“沿海地区厂际罢工委员会”从列宁造船厂向罢工工人、波兰、全世界发布了第一号公报:“根据沿海地区各罢工工厂企业达成的协议,厂际罢工委员会已于8月16日深夜成立,会址设在格但斯克造船厂,列宁造船厂罢工委员会主席瓦文萨当选为厂际罢工委员会主席。”在共产政权的历史上,不,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它才标志中工人阶级真正成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发出声音;

19日开始,“厂际罢工委员会”郑重宣布必须承认独立自由的波兰工会,并开始履行政治职能:21条提交格但斯克省省长,开始履行发出号召、维持秩序、作出决策的所有职能。当天,世界各大通讯社前往现场报到了这一历史性事件。晚上,156家罢工单位参加进来,随后知识分子也派代表表达了支持。同时,国际支持(政府与工会)的声音传到厂际委员会;

20日,政府表态与独立工会谈判,佩卡副总理同意21条,但表示没有决定权。下午5点,华沙当局仅同意了次要的几条,谈判破裂。这天,船舶修造厂和北方修造厂两大厂也参加了,“厂际罢工委员会”成员共达到304家;  接着,替代佩卡处理格担斯克工潮危机的政府委员会新主席雅盖尔斯基副总理是一个强硬派,不与“厂际罢工委员会”接触,官方的中央理事会主席什德拉克也拒不承认,找来了14名官方工厂工会代谈判;

双方开始僵持。瓦文萨一面组织罢工,一面承担起来政府职能,哪些单位罢工,哪些单位不罢工,随时表态;

同时,成立了知识分子组成的专家委员会作为顾问团,工人阶级与知识分子完全结合了;

8月31日,瓦文萨代表罢工委员会同政府副总理雅盖尔斯达成协议,同意成立“自由工会”;

 9月1日,波兰自由工会在格但斯克成立,瓦文萨成为临时负责人。9月底,瓦文萨带领上千名工人来到首都华沙地方法院正式注册登记,名称是“独立自治团结工会”。正式登记后, 短短几个月内会员号称有1000万,差不多80%的波兰工人都参加了。同月,团结工会在拉多姆市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建立波兰“自治共和国”的激进口号。

9月5日,波共解除盖莱克的职务,新当选的第一书记为卡尼亚强调,罢工并未反对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

1981年2月,雅鲁泽尔斯基将军担任总理,呼吁团结工会三个月内不搞罢工,让政府应对紧迫问题,推进改革。瓦文萨发表讲话,欢迎雅鲁泽尔斯基担任总理,呼吁工人保持平静,不要总是对抗政府。

10月3日,团结工会中的激进分子借“比德哥熙事件”发起全国总罢工,发动了“一小时警告罢工”,接着又决定于12月17日举行纪念“十二月事件”(1970年)的全国大游行,如果政府反对,就发动总罢工。波共的强硬派则声称与团结工会的对话是徒劳的,主张坚决镇压。

两股极端势力相互激化冲突。12月12日夜团结工会主席团决议通过“拉多姆决定”(瓦文萨已控制不住激进派)决定总罢工,局势有失控的危险。12月13日,雅鲁泽尔斯基鉴于形势危机,担心外国干预(主要是苏联),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接管全国,成立军政府。接着,团结工会被取谛,数千工人被拘留,瓦文萨被软禁。

3、妥协与成功。软禁中,瓦文萨既反对西方的经济制裁(认为受害者是波兰人民),又主张与政府对话,声明不鼓动暴力或组织新的罢工。作为团结工会内的温和派,瓦文萨力图説服团结工会内的激进派,主张停止罢工,反对消灭社会主义,并将信息传递给雅鲁泽尔斯基将军。雅鲁泽尔斯基未予理睬,继续采取高压统治。激进的思潮不断累积,一个叫“临时协调委员会”的激进地下组织呼吁波兰人民11月11日走上街头,纪念波兰独立64周年。瓦文萨知道后,担心发生流血事件,于11月8日给雅鲁泽尔斯基封信,建议就大家共同关心的时局进行一次严肃讨论,并认为双方都怀有良好愿望一定能够达成一项协议。很快,军政府的内务部长基什查克将军会见并释放了瓦文萨。

11月15日,软禁1年只差不到1个月的瓦文萨回家。16日,瓦文萨在家中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从未提倡以打倒对手来赢得胜利,也从未主张通过暴力取得胜利。甘地的非暴力主义经过囚禁时的深思熟路变成了瓦文萨的绝对原则,并开始成为他解决波兰一切政治问题的方法。1983年10月5日,瓦文萨因较好地领导了波兰工人运动的和平方向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他没有前去领奖,因为此时的波兰并军管并没有解除,团结工会依然非法。

政治高压的几年,瓦文萨没走极端,从事的仍然是工人运动,采取的仍然是非暴力,至于方式也只能是地下。当然,瓦文萨的地下工会活动也不是当局不知道,但他们已经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政治危机,党内的改革派与保守派对波兰的政治前途进行着殊死的较量。到了1986年7月,当局大赦法宣布释放全部政治犯。波兰的民主进程大大地前进了一步。这一时期,瓦文萨主要是强化工会组织建设,矫正工会的激进主义倾向,并取得明显效果,以至于在1988年时机到来再次出击时,工会就彻底将这个行将就木的极权体制以和平的手段埋葬了。

1988年,政府再次因经济不济提出与民共度难关的措施,这等于全面激怒了最普通的波兰工人。以次为契机,瓦文萨及其团结工会进了春秋两次全国性罢工与和平示威,秩序井然,充分显示了非暴力的和平主义力量,也给当局无法施展强权的籍口,工会运动进入新的阶段,决定国家政治命运的阶段。

在大规模罢工此起彼伏的1988年下半年,雅鲁泽尔斯基军政府的军管与改革已经无法挽救地陷于死亡境地,这死亡也包括波兰共产政权的寿终正寝,波共统治集团没人不知道自己的最终命运了。瓦文萨领导的团结工会承担起了这个政权掘墓人的历史使命,请看:

8月31日,内务部长基什查克与瓦文萨商谈圆桌会议;

11月30日,官方工会主席同瓦文萨在电视上就“多元化”等问题辩论;

1989年1月1日,雅鲁泽尔斯基发表新年贺词,承认革新、改革和谅解是波兰的唯一选择;

1月4日,瓦文萨在接受波共《政治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不希望同政府发生暴力冲突,团结工会也不想推翻波共政府,而是要迫使党和政府进行政治改革;

1月18日,波共十中全会在雅鲁泽尔斯基辞职威胁下,通过有条件承认团结工会的合法地位的决议;

1月22日,团结工会发表声明,对波共决议表示欢迎;

2月6日,历史性的“圆桌会议”开幕,这是政府实行“军管”以来同团结工会首次正式对话;

4月5日,“圆桌会议”闭幕,57名与会代表一致通过改革协议,包括:团结工会将重新合法化,一个工厂可以同时存在几个工会组织;议会由一院制改成两院制,即众议院和参议院,众议院仍设460个席位,执政当局占65%,其余35%的席位由自由选举产生;参议院设100个席位,全部自由选举产生;国家设总统,由执政当局选派候选人,经众、参两院组成国民大会共同投票选举产生。真正的完全自由选举4年后举行,此前为过渡阶段。

4月17日,华沙省法院宣布为团结工会登记注册;

4月18日,雅鲁泽尔斯基在波兰议会大厦会晤瓦文萨,瓦文萨强调波兰必须集中精力解决经济危机;

5月11日,瓦文萨在格但斯克呼吁工人不要罢工。

旧波兰不复存在了,波兰翻开了新的历史——民主的历史。

三、民主体制下的失败者

根据“圆桌会议”达成的协议,1989年6月4日波兰举行议会选举,结果众议院选举中35%自由选举的席位全部被团结工会人士获得,参议院100个自由选举的席位也全部由反对派人土获得,团结工会获得了单独组阁权。7月19日雅鲁泽尔斯基当选总统,8月15日瓦文萨表示国防部、内务部等重要部门可以掌握在波共手中,并声明自己不想当总理。8月24日,波兰议会以压倒多数选举《团结周刊》主编马佐维耶茨基担任总理,9月4日雅鲁泽尔斯基撤掉一批反对马佐维耶斯基任总理的强硬派军事将领,9月12日以团结工会为主体的内阁组成(23名内阁成员,团结工会11人,统一农民党4人,民主党2人,统一工人党(波共)4人),民主得以基本确立。对此,瓦文萨说:“半个世纪来,波兰第一次有了一个可以被千百万人认为是自己的政府”。1月28日,波共内部诞生两个新党,一个叫“社会民主联盟”,另一个叫“社会民主党”,共产党和平演变为完全的民主性政党,1月29日波共不复存在。

团结工会的马佐维耶茨基政府执政后,瓦文萨提出总统应提前选举,不少政治派别表示支持,本来要到1995年届满的雅鲁泽尔斯基在各方压力下于1990年9月19宣布辞职。20日波兰议会通过决议,修改宪法,宣布下届总统选举日期提前到1990年11月25日举行。这一天,包括瓦文萨在内的6为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第一轮投票无一人获胜。第二轮投票在头两名的瓦文萨与无党派人士蒂明斯基之间展开,雄辩滔滔的瓦文萨以74.25%得票的绝对优势当选。1990年12月22日,瓦文萨接过波兰第一共和国的大旗和印绶,正式宣誓就任波兰第三共和国总统,入主波兰贝尔韦德尔总统府,进入人生最辉煌的5年。

现在,政府总理、国家总统都是团结工会掌控,更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但是,经济形势似乎未见好转,而且工人罢工也是一如从前。很快,团结工会的执政能力差劲显现出来,1993年社会民主党议会选举赢得执政权,给了团结工会一顿教训。1995年的总统换届选举,52岁的现任总统瓦文萨在第二轮投票中以3个百分点的微弱劣势,败给41岁的民主左翼联盟领袖、前共产党人克瓦希涅夫斯基。瓦文萨当了一届就丢掉了总统大位,民意再次表达了对团结工会的领袖们治国无能的惩罚,此时瓦文萨只能吞下苦果,你总不能再用罢工对抗民主吧。

当然,瓦文萨不愿承认现实,发誓决不同克瓦希涅夫斯基同时出现在同一场合,更不与之握手。据说,在1995年11月20日的总统权力交接,姗姗来迟的新总统没有主动同瓦文萨握手,感到羞辱的老总统拂袖而去,并且此后5年间凡有克氏出席的场合,瓦文萨一律谢绝邀请。

竞选连任总统失败后,瓦文萨又回到但斯克造船厂重操旧业谋生,这时他还未到退休年龄,不自己养活自己不行的,但居住在政府提供的位于波兰北部海滨城市格但斯克的一幢别墅内。不过,不服输的瓦文萨没有一蹶不振,而是谋划再造“辉煌”,先是成立“瓦文萨研究所”,次是成立自任主席的波兰第三共和国基督教民主党。2000年瓦文萨卷土重来,再次投身到总统选举中。可这一次人民更是不给这位波兰的“民主之父”半点情面,10月16日公布的选举结果是,12名参选人中瓦文萨先生以1.01%的选票排第7位,而且是惨败,这一年瓦文萨仅仅57岁,至于以绝对优势当选的则依然是前一次与瓦文萨对决的克瓦希涅夫斯基,这说明人民对这位前共产党官员治国的高度人可。看到结果,行事果敢、雷厉风行的瓦文萨自我宣布彻底告别政坛。这波兰的政坛已经民主,瓦文萨为主要所搭者,但这位工人不适合在上面演戏,波兰人民心中的瓦文萨已属过去。问题是,人民需要在民主体制下生活的更好,你瓦文萨不能给,那就退出历史舞台吧!养老也许还能发挥点余热。

最后,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6年8月22日,63岁的瓦文萨公开宣布退出团结工会,因为同样来自团结工会的卡钦斯基兄弟现在一个总理、一个总统,比起大6岁一同从团结工会成长起来的“政敌”瓦文萨干的如鱼得水多了,这叫一向刚愎自用的瓦文萨情何以堪?

四、“瓦文萨”意义

离开政坛后的瓦文萨,其实生活得还是蛮逍遥自在的,虽然政治上很郁闷。刚开始,瓦文萨没有退休金,经媒体报道后,议会迅速通过议案,设立总统退休制度,瓦文萨可以领到退休金了,还可以享受退休总统的待遇,包括:退休费为现任总统薪水的一半,每月6000波兰兹罗提(约1.5万元人民币),政府提供一幢面积达300多平方米的别墅,24小保镖,1辆车和1位司机专供免费享用。还有,不甘寂寞的瓦文萨曾担任过美国一个公司的“顾问”,作为一个波兰钓鱼电视节目的主持人,体育锻炼也是少不了的,时不时对昔日的工会运动与共产体制有关的历史与现实政治发表点看法,总是以直率、略带粗鲁的语气发表评论。不过,这都是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一位个头不高的好斗的波兰人——瓦文萨所显示的意义在那里,尤其是终结一个自称人类最先进的政治体制的意义?这里,略作分析一二。

1、瓦文萨的成功,并不是他个人的成功,而是一个规律的成功,这就是:民主必将替代目前为止一切政治制度成为每个国家的政治选择,瓦文萨开启了民主代替共产政权的民主先河,所以他能够成功。有人说共产主义的垮台是从瓦文萨在波兰领导造船厂工人罢工开始的;

2、瓦文萨的成功,与波兰的共产体制是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最薄弱有关,它包括:波兰本来是靠近西方的,1793年就有了君主立宪制,由于大国的不断入侵与瓜分,最终落入苏联之手裹挟进了共产体制。所以,每次波兰危机在人民起义被镇压下去之后,就伴随一个领导人的下台,1956年的"波兹南事件"奥哈布下台,1970年格但斯坦流血事件哥穆尔卡下台,1980年工人大罢工(这次未流血)盖莱茨下台,而且共产权力一次比一次弱化,这在其他共产国家是不可思议的;

3、瓦文萨的成功,与波兰的天主教势力异常强大有关,而天主教已经成为波兰民主力量自我强大的坚定的支持力量(历史上他曾经是民主的死敌);

4、瓦文萨的成功,与波兰的公有经济不完备有关,这个国家农业经济中的私有比例(农庄)从未低于70%;

5、瓦文萨的成功,是整个社会主义实践走向衰败的产物,它包括波兰经济与苏联经济的共同衰败,衰败的直接后果是苏联没有能力保护社会主义的被摧毁了,波兰人民要起来打到你这个经济体制波兰当局也没辙了;

6、瓦文萨的成功,不可否认与他的机遇与才干有关,这机遇是瓦文萨刚好成长在波兰工人最多最集中的工厂,这为主要以工人为民主力量主体的整合提供了天然的舞台。这才干是瓦文萨虽文化不高,但具有作为一个工人政治家具备的一切品质,口才一流,胆大妄为,勇于献身,粗野平凡,善于组织,战略明确,策略灵活,不走极端,和平与非暴力手段运用娴熟,等等。还有坚决、强悍、简单、不兜圈子的直爽性格,这作为摧毁专制的政治领袖是优点,但作为建设的政治领袖则是缺点——瓦文萨民主政治进程中的黯然落寞不能说与此没有关系。

 

附:波兰厂际罢工委员会 21项要求全文(1980年8月18日):

1、根据波兰人民共和国批准的国际劳工组织和有关自由工会的第87号公约,同意建立独立于党和雇主的自由工会。

2、保证罢工权利和罢工者及罢工支持者的安全。

3、遵守波兰人民共和国宪法所保证的言论自由,对独立的出版社不采取镇压措施,允许各种信仰的代表使用群众性传播工具。

4、恢复下列人员原有权利:

       1970年和1976年罢工后被解雇的人员;

       因政见问题而被开除学籍的大学生;

  释放一切政治犯,停止对埃德蒙德·扎德罗任斯基、杨·科兹沃夫斯基和马雷·科兹沃夫斯基的迫害;

  停止因政见问题而实行的迫害。

5、通过群众性传播工具发表厂际罢工委员会成立的消息并公布其要求。

6、采取以下实际行动以引导国家摆脱危机状态:

  向公众发表关于社会经济形势的充分消息;

  让社会各界、各阶层参加改革方案的讨论。

 7、全体罢工参加者在罢工期间的工资按休假办法发给并从工会中央理事会基金中支付。

 8、提高每个职工的基本工资每月2000兹罗提,作为对迄今为止物价上涨的补贴。

 9、保证工资随物价上涨、币值下跌而自动相应增加。

 10、实现国内市场食品的充分供应,出口仅限于多余部分。

 11、取消议价和所谓内部出口商店中的外汇销售。

 12、实行按业务能力而不以党派隶属选拔领导干部的原则。采取如下措施取消民警、保安机关和党的机关的特权: 统一家庭补贴标准;取消特殊销售。 

 13、实行肉类和肉制品票证即食品券制(直到市场形势得以控制时为止)。

 14、将妇女退休年龄降至50岁,男子降到55岁或者不论年龄而以妇女在波兰人民共和国工作满30年,男子满35年为标准。

 15、将按旧工资标准计算的抚恤金和退休金统一到目前支付的水平。

 16、改善卫生保健工作条件以保证劳动者有充分的医疗护理。

 17、保证劳动妇女的孩子在托儿所和幼儿园有相应的名额。

18、实行三年制带薪产假。

19、缩短等待住房时间。

20、出差补贴由40兹罗提增至100兹罗提并增加夫妻两地分居补贴。

21、实行所有星期六为公休日制。对于不能间断工作的职工和四班制职工所缺的星期六公休日应以增加休假天数或用其他代薪休息日予以补偿。

   

  评论这张
 
阅读(9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