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屠童:岂止是“丛林法则”的肆虐  

2010-05-22 20:4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生命,最柔弱的生命,正在遭受毫无人性的杀戮,一桩接着一桩,没有停止的迹象,每听到一次惨案,心就本能地一次痉挛。它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杀者是一群从未加害他人又毫无自卫能力的孩童,也许他们中间有人长大后会危害社会,但现在面对血淋淋的屠刀,他们是羔羊,绝对任人宰割的羔羊;杀人者则是一个又一个玩命之徒,冲进校园专杀少儿,管你是谁。杀过之后,要么自尽,要么等死,毫无畏惧之心,亦无悔恨之意。

这是一个怎样的恐怖呀!还好,有先人早进行了经典总结,这就是人类社会的“丛林法则”——一位叛逆的思想家西班牙的巴尔塔沙·葛拉西安,早在17世纪就为正在上升的资本主义到处的烧杀抢掠给予了高度的概括,并将这一人间兽行中的技巧集结成书——《丛林法则》贡献给世界。

所谓“丛林法则”就是动物界法则,最简单的意蕴是“弱肉强食”,咱中国古老的智慧总结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如果你一集不拉地看了赵忠强解说的《动物世界》,再看看里面一场又一场动物间的血腥嗜杀,你就能彻底理解什么是“丛林法则”了。可是,我们是人类呀!文明人构成的社会岂能是“丛林法则”统治的世界?既如此,我们要政府何用?要法律何用?要教育何用?要道德何用?要良知何用?

可是,那一次又一次手刃无辜少年的批量杀戮,不就是动物界的“丛林法则”在这个社会的疯狂肆虐吗?不,在我看来,比那动物世界普适的“丛林法则”更为可怕。固然,“丛林法则”是赤裸裸的强权法则,谁强谁就要灭了对方,也能够灭了对方,但它还是有所遵循,消灭你对我有利,或者你要灭我我则奋儿灭你;而那一个接着一个发生的灭童惨案,好想贯彻的已经不是“丛林法则”,对我没利我还是要灭你,你没威胁我同样要灭你——比禽兽的“丛林法则”更恶的“智慧”法则,因为动物界绝对思考不出来对己无害也无利的弱者为什么要被消灭,只有我们人类的智慧与文明有这逻辑。对此,我只能称之为脱离了野蛮的所谓“文明”人法则:无利也要杀人法则。

这法则总结出来了,也就看清了这人类社会多么“文明”,简直猪狗不如。问题到这,也许侮辱了我们文明人的智慧,因为放眼望去似乎这等公然践踏整个文明、猪狗不如的杀人法则,并不是满世界到处横行,也就在那么几个地方反复出现,碰巧咱们现今的社会贯彻了。这一比,怪了,同样的社会,人家没有,有也是偶尔,我们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古老国度,咋就不断上演着比畜生还不如的杀人法则,专杀儿童,与你无仇,与你无怨,也没任何冒犯我,但我就是要杀你。杀了你,我死还是不死,无所谓了,目的也很简单,叫你社会看看我是人还不是人。如果不是人,也叫你社会好好想想,我是怎样原本是人,现在怎样变成不是人了的。

终于,我明白了,这超越“丛林法则”的人类杀人法则,不具有普遍性,具有时代特色,也就是这个叫做“盛世”的时代将一批人变成了“非”人,然后这“非”人们说,反正我已不是人,那我就以“非”人之人对付你们人类吧!杀不了比我“非”人强的人,那就检比我弱的人杀吧!儿童正好满足我这杀人的要求。对不起了,幼儿园或者小学,这伙人集中,我就大开杀戒了。至于杀了多少,杀死了多少,杀后我死不死,反正“非”人了,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脊梁骨都是一阵一阵发凉,真是可怕。这可怕不仅仅那批“非”人杀人的血腥与可恨,更有是谁将他们变成了“非”人,是他们自己,还是这个社会?如果是这个社会,那这社会的魔力咋这大?又凭什么将他们变成了“非”人?

原本,我们都是人,我们将别人视为人,别人也将我们视为人。一旦有人违背了这一来自文明人共同结伴而行的社会法则,那一部分没有被视为人的人就要讨回人的尊严,没有了任何管道得到做人的尊严,他就要变成“非”人。作为“非”人,他没有能力报复整个社会,也没有能力报复那些强大之人,他就要找那弱小之人算账。儿童是社会中弱者中的弱者,找他们开战,在他们看来就是在报复整个社会,报复社会中的所有强者。这,就成了“非”人的逻辑。当然,这逻辑的背后,他们已将自己排除在人类文明之外,因为文明这对他们已不可能,也没有了意义;他们也将这些孩童不视为人了,而是视为将他们变成“非”人的同类,杀掉他们就是在嗜杀整个文明人。

那是谁在不断制造人对人尊严的侵犯,批量地制造着社会中的“非”人——杀人魔鬼?我们中的你我他组成的社会中,为了相互称为文明人,我们人构成的社会建立了政府,这政府也就义不容辞地肩负着保护每个人成为人的道义使命,这个政府也具有了履行这一使命的强大力量。然而,这个政府也是人构成的,一旦他们以手中的强力不仅不保护人民,而且剥夺人民的权益时,一部分人的尊严就被具有力量的政府之人侵犯,这政府也成了强权的政府,在这强权之下的受害者就成了弱者。当他们作为弱者永无希望作为人的尊严活着的时候,一部分人默默忍受了,另一部分承受不住的就自我异化为“非”人了。成了“非”人,他们无力灭掉使它们成为“非”人的强权政府,拿强权政府下的最弱小群体下手,就成了他们证明自己是“非”人的最后标志了。所以,只要这强权政府的强权统治不予改变,或者愈加强权,那“非”人的群体就会不断增加,敢于手持屠刀冷血杀人的“非”人畜生,就要不断上演屠童惨剧。看看那血淋淋的屠童场面,这岂止是增加警力护卫小学、幼儿园所能根除的——即使这方面的措施到位了,那层出不穷的冷面杀手还会寻求针对其他弱势群体的杀戮,你又如何护卫?

看到了被屠儿童撕心裂肺、哭天嚎地的父母,谁不痛恨那杀人不眨眼的狰狞面孔,即使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也不为过。但他们,一个一个死都不怕,何以以死惧之?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恰恰在这经济迅速腾飞的“伟大”时代,怎么就有那么多人不想活了,专门制造一起又一起只杀儿童的“惊天大案”?悲悯所系,我呼吁,我祈祷,为了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为了人的尊严成为我们的常态,结束强权吧!这,才是我们的时代真正避免这类不幸不断发生的最好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