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变革,脚步声越来越近来  

2010-08-14 18:14:19|  分类: 时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最近,一个军队高官在境外媒体上发出了“民驻”的呼喊,而且提出了明确的时间预期。这难道仅仅一个意淫者孤立的声音?这位留学国外、具有强大红色背景、与前最高领导人关系非同一般的书生型将军发出的讯号绝不是单调的,更不可能是作秀的,其后面的意蕴代表是一种现代化了的政治思维在执政集团里的形成与强劲,也标志着一批具有相同思想的官员正祭起政治现代化的大旗。

纵观现今的世界,一个具有普适性的经验就是,所有启动了经济现代化的国家,无论这个动力是来自手握大权的独裁者的个人意志,还是操纵国政的军头们的理性选择,抑或是党国一体下的专制者的共同愿望,也不论他们的根本动机如何——收买人民、永保权力、个人发财、长治久安,都无所谓了。当市场经济不论基于什么法力,在自己的不归路上不断走向强大的过程中,由这一经济支起的不断增长的力量就一定是一股最后埋葬本国非“民驻”政治的真正力量,管你非“民驻”的政治具有多么诱人的本国特色。对此,统治者承认也行,否认也罢,它不会与你商量,更不会念及你曾经的“贡献”,容忍你永续存在。而且,这一普世xing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以它自己的特点呈现于一个国家的面前,人民会逐步发现,统治者也会慢慢发现,也可能是逐步被迫地发现。那位将军不过是将这个在中国已经昭然若揭的真理,向全全世界说出来了,只是鉴于自己身份的特殊,具有令人兴奋的刺激效果,而为国人津津乐道,更为不少还在迷茫中的苦闷者做出了明确的预告。

当然,这声音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它提出了“民驻”的的出路及其不可阻逆的可预见的必然性,它的更重大的意义在于对当下中国政治现实演变趋势作了一个理性的判断。不少国家,任何经济现代化之后政治现代化的不幸在于,当统治者慢慢悟出了其中的奥秘之后,明智者就会让出一条道,平静地接受自己的“死亡”,并在“死亡”后脱胎换骨赢得新生。但是,那些依托权力干尽坏事又贪腐成性的统治者是不愿承认这样的事实的,即使承认了也是乞灵于苟延残喘而不断施以强权与暴政压制将要冲毁它的市场力量,它不知天高地厚地以为这市场力量是可以永远骑在我的胯下任我凌辱的,最后非要鱼死网破之后,来它个死无全尸并死无葬生之地。这样的后果,虽然统治者不得好死了,但“民驻”的转轨也付出了代价。力图减少或者不付这样的代价多好哇!这位将军的“忠告”包含了这样的警告,也是对那些顽固不化者的一个当头棒喝。顺应潮流吧!否则,会遗祸子孙的。顺应了,认错了,“民驻”了的人民基于你发展经济的贡献与转轨中配合的贡献,会豁免你曾经的放肆与贪腐。那样,你及你的后人,将与国人一道平等地享有市场经济的福音与“民驻”政治的自由,多好。

不过,别将这位先生的呐喊看得那么高尚,他不喊又如何?别人会喊,更有权力的人同样会喊,胡不是喊过吗!赵不也是喊过吗!他们可是统治者中的最高官啦。只是,他们的悲剧不在于他们声音,而在于市场力量的弱小,没用应接的力量与这声音一道埋葬那个还有能量的体制。现在不同了,同样的声音,应接的背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背景会最后迫使统治集团中越来越多的清醒者、清白者主动与市场力量结合,将那日益孤立的不愿放权的贪腐者、特权者一起押送到历史的陈列馆中,共后人辱骂与唾弃。所以,这声音的后面一定会有更大的声音不要多久就将来自统治集团的最高层:

不信吗?你看,当市场经济的发展配合这个非“民驻”的制度,演化出的日益可拍的腐败不能缓解时,制造的贫富差距无法遏制的不断扩大时,引发的侵犯人权的勾当日益令人发指时,带来的特权张狂地将人间一切的良知、道德、公正、法律践踏的昏天暗地看不到希望时,伴生的政治权斗、经济贪婪、环境恶化、教育堕落、文化萎靡、学术凋零、谎言盛行、人人自私、各个冷漠又没有任何回天之术时,不是全面告诉统治者你现在的统治已经该死亡了吗?你延长一天,这个社会只会更坏,那就找个新的一揽子解决所有危机的统治方式。摆在你面前的你还有选吗?拖下去是自我毁灭的死,回到过去回不去了,唯一的出路放就在那里:“民驻”。也因如此,这将军的声音事实上等于将危机日重推动政治变革的脚步声模拟了出来,叫我们每个人管你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能真真切切地听到。

至于这脚步声什么时候铿锵有力地响彻整个中华大地,舞台都已经搭好了。你那个每几年一次的党代表大会,作为权力传承的合法性程序虽然是一种形式上的,但你绕不开了,谁有能力不开那个大会说,兄弟,这权力就交给你了,给我看好了,别丢了。既然绕不开,那个形式“民驻”的大会上,围绕权力的交接就有一番激烈的较量。而在没有一个权威控制那大会上的代表投票的一霎那,你推荐的人我不买账,我推荐的人你不买账,怎么办?公正ziyou地选举,是所有大家都愿意接受的唯一途径,如果不如此,谁也不服——“民驻”就可能在那瞬间转轨,而且是和平与文明地转轨。

最要命的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几大政治派别已经形成,你想灭了我,我想灭了你,都休想,那这矛盾如何调和?大家提名,大家选举,否则只有打起来,可打起来了谁也别想好活。为了权力传承中不至于两败俱伤,或者天下大乱,那个昔日总是强权者遮羞布的“民驻”形式就坐实了——用真正的“民驻”化解一切政治危机,包括权力危机吧!然后,再用“民驻”去医治整个国家的危机吧!

那将军的“民驻”呼声就是中国“民驻”日益迫近的脚步声,它的最关键的步伐就在那权力交接的党代表大会的时刻,不是这一次,就是下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2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