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错打官太的另类解读  

2010-08-03 16:46:21|  分类: 时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信访官员的太太被打,还是厅级官员的太太,而且打得遍体鳞伤,就在那一省之地权力中心的外面,事后据说打错了。这样也太邪门了,即使古代一家一姓的皇帝老儿统治,也不会有这等不符逻辑的怪现行状来到人间,可见这官场已经乌烟瘴气到了何等程度。如此下去,这官场还是官场么,整个一匪场,或角斗场,最后演变成相互残杀的战场。

其实,这是那帮没有读懂今日官场的“宵小”之人的无端妄断,这官打官的背后不仅深藏秘密,而且完全符合今日官场权力运行的逻辑,只是尔等智力低下,无法洞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咱就力不从心地探就一下这“打错人”的背后秘密,以免咱们太多的劳苦大众看走了眼,一不小心再次被打——到时,你被打了,别说现在没有奉劝。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位信访官员的家里肯定有冤,否则也不会去冒这等险,叫自己的老婆去挨一顿痛揍。那我就要问了,你一个堂堂厅官也会有怨?据已披露的信息告知,自己的女儿多年前因医疗事故死亡,久拖不决,时至今日。根据常识,这等事应该红黑两道都好处理。红道而言,法律在那,谁对谁错,准绳一量是非分明,该谁承担谁来扛着。可见,这红道的法已经完全驰废,毫无用处了,没有法律一决是非的社会,不冤狱丛生上帝都想不通地;再说黑道,黑道是讲拳头说话的,没有是非,谁拳头大谁狠。而在所有的拳头中,来自国家的拳头是最大的,这就是权力。现在,一个厅官的女儿搁医院,病没治好,命没了,想必那医生,包括那医院,也没有几人官儿有厅官大吧(就算当初不是厅官,现在也上去了呀)。怎么厅官的拳头就是搞不定这医院?这里,只有一种解释,医院的背后有更大的权力搞定了你这厅官的权力。不然,你的怨不早伸了,还等到今天。

其次,明明是一个医患事故,怎么就成了来自官场的权力对决呢?这也许要调侃一下你这信访官员了。你连自己的冤情都不能通过信访解决,你还在那接受别人的信访,可见你不是一个无能之辈,就是一个专门对付百姓有冤信访的爪牙。这爪牙的职责就是给我整个官场守好门,看谁来闹场子,影响我等的莺歌燕舞、把酒当欢、醉生梦死、胡作非为。没想到,你信访官大人也冤了。这下好了,搞到自家人头上了,看你权力如何收场。好办,自认倒霉吧!谁叫你是信访官,看场子的,这场子里的官多了去了,你要伸冤,不等于跟整个官场过不去。那就只好大官压你这小官,你不就一厅官,比你官大的多了去了,大官面前认罚服输不得了。不然,要看门的都等在那,硬闹下去将你踢将出去,看你敢闹。你若再以草民之身上访,你是深谙此道的,统统以敌对势力款待。所以,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已昭然若揭:今日的昏天暗地,并不仅仅在于权力放肆地强奸着整个社会,即使那个官场里面也已成了权力相互厮杀的舞台——之所以还未分崩离析,只是权斗还未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一到那天必是天崩地裂。今日厅官、富人被揍,仅仅撕开了官场血淋淋权斗的一条缝隙,而且是下层的。至于上面的看看陈xitong、陈liangyu被毫不留情地踢出官场,你就知道多惨烈了。

再次,这厅官好歹也混迹官场几十年,咋就是不明白没看好自家夫人,惹下这等伤口再撒一把盐的“蠢事”。我想,这不是厅官大人犯了糊涂祈望一闹引起重视,就是压抑的已经顾不了那么多豁出去了,再不就是太过窝囊管不住太太的歇斯底里了,或者如官方所说太太私自那么一走被误打了,反正今日个冒充官场中人招摇撞骗的也分不清了。如果这几种可能都不存在,那就一定是这几个愣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平时对待百姓拳脚相加惯了,现在碰到个厅官夫人照样胆大妄为练起了拳头——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好办了,官场恶斗的丛林法则加剧了,离官场大崩盘也不远了。

最后,我要出一口没“良心”的恶气,如果百姓被打,我肯定咬牙切齿;这信访厅官太太被打,我的回答是,活该,连自家的正义都没能力伸张,你那官为谁而当就不要问了。至于老婆被打的皮开肉绽,更是活该,惹是生非闯下这大的“祸”,女儿屈死不说,一顿皮肉之苦,全天下都知道了,还是讨不回来“公道”不说,这官道全堵了,这官威全没了,这官面全失了,今后要么痛一辈子,要么恨一辈子,就是不能像个人一样堂堂地活一辈子了。至于撤了几个家伙,那时做给舆论看的,以为是给你面子呀。不信,过几天这几个家伙又从哪冒出来张牙舞爪,他们可是吾D忠贞不二的看门狗,要保护的。你呢?两个冤屈一起扛着吧!可悲,可叹,可怜。

  评论这张
 
阅读(10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