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谁来告诉真相?  

2010-09-20 11:23:02|  分类: 时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一段时间了,一个叫做谢朝平的作家,应该是纯粹的良心驱使,没有稿费,没有刊号,没有销售渠道,自费印书,自找出路,仅仅写了反映三门峡地区居民因建水库被迫迁移面临的苦难《大迁徙》,竟被陕西渭南市的公安追到北京硬是将作者押解渭南,理由是销售非法出版物。这还不说,一个还不知文明为何物的干警狂吠到:老子可以在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抓人,也就是说仅凭自己是公安就可以以任何理由在任何地方将你逮将起来,投进监狱。气,已经没意义了,这样的匪夷所思还少,还有理可讲吗?因为抓到之后,当局放出话来,任何法律人不得代理此案。你说,就是那封建王朝也可以到处喊冤的,也可以公之于众的。

不知当局那根神经促动了,正当舆情汹汹之际,听说谢朝平先生被放了,理由是检察机关以证据不足不予逮捕。好家伙,突然峰回路转、起死回生,还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办事,没罪就是没罪。一下子,人们一颗掉着的心落下了,愤涨的血管舒缓了,这当局还讲点理。我说嘛!说了点实话,也不至于锒铛下狱呀!帝国时代还专门设立专说实话的谏官,并且直指皇帝,你的所有政策有问题老子就要谏,听不听是你的,说不说是我的。也有下大狱,更有处死了,但那不是说了实话,而是追了皇帝的责任,硬要皇帝承认错了,才有可能遭此劫难。至于你说了实话,皇帝不听得了,但不会引言获罪。

列位,且慢,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放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中的玄机是需要玩味的。曾几何时,现代文明“进步”了,发明升级了,你不指责皇帝,仅仅说说实际存在的那档子事也要获罪,不好赤裸裸以此关你,那就随便找个理由捉你,看你还嚼不嚼舌根。这升级后的引言治罪,岂止是那言官可比的。各位言官,你就是将实话说得全天下都知道,你照说不误,只要不归罪皇帝,更不要劳什子皇帝亲自出来“罪己诏”,你就是将嘴巴说破,没人理你的。现在,时代变了,不怪罪皇帝,不怪罪臣工,只要是将实情告诉天下,如果是当局不高兴,就要获罪,这是文字狱的与时俱进,知道不。因此,早年形成的一批又一批屈死的冤魂不说了,就是那些近年发生的仅仅将一些实情告知国内或者国外后,以泄露国家机密罪、颠覆政府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非法牟利罪等无奇不有的欲加之罪还少吗?这里,这一个个案例一说出来就成了敏感词出不来了,也成了不许了解的真相了。想想他们,有时只想成了哑巴多好,成了聋子多妙,哑了就没能力说实话了,聋了也听不到实话了,人生什么烦恼也没了。这叫现代版的“因言获罪”,比之于古代版的“文字狱”不知发达多少,不知高明多少,也不知下作多少,更不知土匪多少。

这样的升级,自“新”中国之后就开始了,它自称是人类截至目前最为“先进”的政权,当然在所有统治方面都是“先进”了,这钳制言论的“先进”性的一个伟大发明就是说实话也要治罪,因为只要那实话是所谓的阴暗面的就是在给党抹黑,即使这是党没做的也不行,况且党几十年来在“先进”性的自我淫乐中干了不少猪狗不如的勾当。在这人类从未有过的“先进”理论的指导下,现代“文字狱”的立马超越一切古人地横行中华大地,哪怕你是最善良地说点实话,哪怕你是没心没肺地指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实,都会以这全面改版的“文字狱”将你纳入罪人的范畴,轻者叫你消音,重者叫你坐牢,更重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呼,60年来,我们成了历史虚无主义者,我们成了现实无知主义者,我们成了将来无情主义者,因为他将不是它干得历史也进行了面目全非的真是掩盖,并以一个可怕的艺术模型将所有的地主、资本家、皇帝、官僚描绘成了人间魔鬼,将所有的农民、工人、穷人、流民包括地痞无赖只要你是没钱的统统歌颂成了真善美的一群——如果前者做了好事那是包藏祸心,如果后者做了坏事那是时代局限——假如,历史不是这样,那也好办,掩盖真相,篡改真相,是在篡改不了就对一切有钱人进行动机恶的价值判断,对一切没钱人进行动机善的价值肯定。历史的真相就这样没了。要说,那历史是古人创造的,照实写照实说就行了,与你八竿子打不着,与你屁相干。不,干系大着呢?我等是“代表”穷人的政权,不仅“代表”今日的穷人,也“代表”古时的穷人,我们成了古往今来一切穷人的化身,你说古代的穷人不好就是在辱骂我,这还了得,你叫你死啦死啦,还留你。在这一强权逻辑之下,我们统统成了历史真相无知者,最后也就走向了什么也不相信的历史虚无主义。

现实的真相,那根不得了了,那现实就是我党英明正确领导下制造出来的,不管是昨天的现实,还在正在经历的现实,好的是我干的,不好的尽量赖,什么帝国主义的封锁啦,什么敌对势力的捣乱啦,什么地富反坏右的破坏了,什么客观条件的限制啦,什么极少数官员个人的堕落了,就是没有自己的过错,我可是永远正确的。但,人不是傻子,那些血淋淋的事实一桩又一桩摆在那,你怎么赖掉?好办,不准说,说了“文字狱”对付你,看你有几个嘴巴。就这样,现实的真相也没了,我们不知道了,刚刚发生的真相我们不知道,正在发生的真相我们不知道,即将发生的真相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统统没人说了,我们被培养成了现实的物质主义者。

至于将来,一是跟着党走一定带你进到比上帝住的还好的人间天堂,二世如果今日的过失将演化为未来的悲剧那就一律不准说,说了还是文字狱对付,况且你操什么心,还未到来,即使到来你就肯定一定是你所说,党比你不伟大多少,瞎操心,还扰乱民心,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不然,黄万里就是下场,即使这家伙算准了三门峡的后患,而且在他有生之年应验了也不准说,说就是给党抹黑,一定将你打入冷宫,没有说的地方,也没有说的对象。这下,我们只知道未来的阳光灿烂,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明天我们如何、我们的子孙如何。这一对未来真相的全面扼杀,教导我们不要未来,只顾现实,成了“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无情主义之徒。

真相不知道了,党进行了系统的有目的的掩盖与封杀,从古到今的历史之维,从内到外的现实之维,无一遗漏,事无巨细,其无与伦比的杀手锏就是正面控制所有言论表达的媒体,出版、报纸、电视、广播及其现代互联网、手机,反面就是消灭一切敢于揭露真相、说出实话的任何“狂徒”,包括自己人。这,就成了今日国人最大的不幸,历史演进到了“新”中国的时代,整个民族就成了这个时代的睁着眼的瞎子、张着耳朵的聋子,这可是一个咨询发达到可以母子各在万里之间可以视频对话看到对方的时代呀。

现在,回到谢朝平身上。万幸的是,这位作家被推进了牢房的边沿又回来了。怎么啦!出现了格外开恩,而且是振振有辞的依法行事。这与你那上面的“宏论”不对接呀。不急,这事的意外结局哪是什么司法的独立与公正,之前干什么去了?再说,这岂是公安没事找事,非要与谢朝平过意不去,还惹得群情激愤,不是具有真正权势之人下了“谕旨”,他们吃饱了撑的。那这作家拿进去了,何以出来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检察院独立司法了,法律至上了,他们有几个脑袋,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为了正义,轻者丢官,重者同样囹圄伺候。他们混迹官场多年岂能不知,不知早到爪哇国喂虾去了。

那是什么奥妙,无他,更高的官发话了,这么个小事小题大做,不懂政治。就像当年一般特务不懂政治,将他李公朴一灭,全数推到将独裁的头上洗也洗清,他们也是为了领袖的光辉形象不受“损”啦!可那帮蠢猪,越维护形象越坏,以至于将一干知识分子全推向的对立面。那谢朝平即使全市事实就怎样,一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二是说出来几人知道,三是那是前任所谓,你们这么一折腾搞大了。两者相害取其轻,给老子放人,什么党的伟大、英明,什么地方政绩,什么替民声援,他没用。相反,你要是判了,那可下不来台了,还有更多更大的乌鸦嘴怎么办,你不能将全天下说点实话、真话的人个个够办了吧!若办了,那谁来干活,监狱装的下吗?

这就是放人背后的政治意蕴。当然,还有一点是,你看我党还是有明白人地,知错就改,形象不是立马大起来了。如果引深开去,意义更大了:要相信党,相信中央,地方一帮混小子不怕你们,是怕我的。以后有什么不快,别理他们,到我这告状是了。而且,不少烦心事,就是那帮没有头脑的歪嘴和尚念歪经闯下的“祸”,党的教育60十年,有些从60年前就开始了,怎么越教素质越低,这样下去这政权如何守得住呀!担心啦。

不信,你谢朝平说的实话,在上级看来有损于整个政权,有损于党国领袖,有损于政治稳定,你试试。下面擅自抓了,不仅大大表扬,因为它将一切不安定因素扼杀在了萌芽状态,与中央精神完全吻合,更会奖励的奖励、升官的升官,真是深懂圣意,政治敏感性真高。那样的结局,你就是谢朝平浑身是嘴,你就是舆论滔滔,你就是大骂强权,还是没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