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动力的“枯竭”  

2010-09-05 17: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自年少以来,一向心性很高的我,这人活着的味道却越来越苦涩了,道不是几无什么成就,那成就早看“穿”了,不就是“骗人”的游戏么。而是越活越没了目标,越活月没了色彩,越活越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你总要打发那岁月吧!而那无尽光阴也不能整天吃喝玩乐吧!再说一大把年纪了,就是一心扑在那人生游戏上,也没了那份精力、身体。于是乎,不想浑浑噩噩,没有出路;不想对酒当歌,无事可干。而那时光还是要过的,不浑浑噩噩,不对酒当歌,你选择什么呢。时常夜阑人静时,听着哪一首首伤感的歌,什么《时光已逝永不回》,什么《牵手》,什么《心雨》,什么《月光小夜曲》···亲历着生命的一点点耗掉,除了悲切,毫无办法,只差流泪了。而命运的不甘又要刨根问底,这时代你得给个答案,凭什么我不能奋斗竟至一事无成?又凭什么一生理想最后走向枯萎?

曾经在研究生毕业那一年,准备投身官场,一展年少的志向,因为政治舞台是最能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的。万幸我太有“先见”之明了,性格的刚硬,一身的正气,不小的年龄,那官场岂有你立锥之地,也就自我主动放弃了这“光辉大道”,即使在到了那个地级市呆了两个星期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至今,不少献身官场的同学,在那不死不活,不上不下,除了混日子没有任何选择,什么科长、处长就是全部,最大的一个司局级官儿,那可是用不知白天黑夜换来的,今后怎样走下去依然漆黑一片。就这,一帮同学议论起来还是羡慕“死”了,真不知那份折磨外人知道多少。不过,当初那一个又一个奔向仕途的同学,哪个不是心高气傲、指点江山的“人杰”,今日如何?我若成了官场中人,能够强过他们?

曾经在研究生毕业那一年,也准备投身商场。为了在那个舞台上大干一场,还作了充分的准备,1992年非常轻松地考了个律师资格证(现在叫司法证),也在一个律师所实习了一年多,只等离校立马投奔到东南沿海的商海大潮中引领时代。再说,我那辩才无碍的三寸不烂之舌,正好在律师行当大展拳脚,10年后手头不聚敛个千万资产,岂不亏待了一身才气。更有,以律师切入进入真正的商界,成长为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也是未知可否的,而且那个时代正好是法律知识进入商界的最佳时刻。你还别说,最有现实操作性的是,毕业时已有沿海一个不错的公司发出了邀请,请求加盟。思考再三,还是主动放弃了,同样考虑到自己那个刚正不阿的性格,嫉恶如仇的秉性。这条路也是走不通的,说不定最后是一贫如洗。当然,要在这可怕的商海成就一番事业也可以,那就秉持“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的“伟大”信念,只要财富增长,哪管他人间是非与善恶。不过,这样的结局也是可以做必然性预期的,或者最后玩火玩进班房,你的出生,一个农民之子,坏事做多了要人顶罪,你出局祭旗吧,就像那一个又一个成了全国首富之后的平民之子戴上镣铐一样。不带镣铐也可以,那就像涌经系老板魏东一样以自杀谢国人,再不就卷款逃到一个抓不到的地方,成为一个被财富包裹的罪人苟活一生——假如,赚钱最后是这番下场,那你来到这世界一遭就是这样的理想与价值?更加具有讽刺而悲剧性警示意义的是,在我那同学中已有钱没捞到、身陷囹圄的具体案例,这下场就不是令人唏嘘的感叹了,那简直就是一个人间悲剧了。对我而言,没有进入商海,财源滚滚没了,也免除了成为人间魔鬼的命运,真不知这是英明与天才,还是愚蠢与天真。

最后,在研究生毕业那一年,放弃官海与商海,却实实在在地投奔了学海,到那清贫而寂寞的象牙塔选成了一个所谓的学人。当初,不少同学是不理解的,这是一个最没出息的选择,我竟然以那么巨大的投入选择了这么个产出的职业,不可理喻。今天,16年过去了,如何?写了几本书,发了几十篇文章,亲自听了我课的弟子也有万人,仅此而已。再不就是混了博导,算是文科领域到头了,院士那是没文科的份的,有份也轮不到我。这“成就”与我当初选择官场最大的官一个司局级(说不定是一个科级),选择商场最大收获如果不出事的话有个几千万资产,哪个更有成就?我确实无法回答,因为即使选择了这学人也还是要真诚而勤奋地探索人间正道的,至少拿出几本惊世之作,贡献给这个时代一点思想的。那今日与昔日你准备走在这条道上所确立的目标相比,成就如何?是博导,是几十篇能够给你带来教授的文章,或是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实话实说?

不是的,那又怎样?你还能泛起多大浪花?假如16年前的抉择就是这样的收获,我真要重新思考,那官海,那商海,是否价值更大一些。可是,到了今天,至少80%的同学羡慕我,不为生活所累,自由自在地立于讲台尽情地发挥,不必没有人格、尊严地匍匐在金钱与权力的脚下书写人生的辉煌或者悲壮,还赢得了一批学生的心底尊重。这,可能是那些没有看清这学界的人的外在观感。其实,这学人的一点所谓的成就哪是我的最爱。对此,可以说一点也提不起我的兴趣。

那我要的是什么?是自由表达我思想的那个舞台。如果有了这样的舞台,我可以在这个安宁而没有障碍的知识天国里,尽情地遨游,然后将那遨游的心得变成文字,传遍寰宇,使之成为一个时代的声音。可是,没有,睁眼一看,所有的媒体与报刊为权力垄断,不按照这钦定的基调发声,就将你扼杀于无形之中,如果一定要出声那就将你彻底封杀,叫你永远不得出声。在这样的肃杀之中,真实被遮蔽了,真理被剿灭了,有的只是蝇营狗苟的吠叫声,那是为强权歌功颂德的声音。这样的必然结局是,思想枯竭了,思想家没有了,一批侏儒式的伪学者充斥学海,即使你不想成为伪学者也只能在那学海将知识视为混饭的工具,哪有价值的张扬与实现。我就是这么个人。

如今,官是当不成了,钱也赚不成了,以学者之身混迹于知识的殿堂,做伪学问可以油光水滑、道貌岸然,说真话、讲真理没有讲台,没有报刊,没有出版,搞不好还将你打入另类,剥夺你的饭碗,监视的居所,限制你的人身,甚至送你进班房,时常扪心自问,这学海有味么?有价值么?既如此,当初的选择值么?

每每如此,一股莫名的悲凉从心底腾起。环顾世界,一个人的奋斗只有官场、商场、学场,你以自身体验告诉众人,每个场域都难以成就一个人的事业,要成就就是异化了的伪事业,那你要我们选择什么?难道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时代,否则就是一个混世魔王的时代。每每有学生这样问我如何有为于这个时代时,我都是无言以对了,我一点来自这个方面的人的价值也彻底消解了。最后,一种虚无统摄了我的整个灵魂,没了任何奋斗动力,也就成了一具僵尸,也许还能思考自己是一具僵尸的僵尸,比之于那江洋大盗与欺世盗名之辈算具备一点人性,仅此而已。

那么,那些正在接受你教育的一批批正值青春年华的热血青年如何成长,如何选择,如何实现价值呢?请别问我,我回答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