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欣慰而又辛酸的写作:第一篇文章问世  

2010-10-16 17:1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工作安顿下来了就需要兑现承诺,这承诺就是迅速改变家里的命运,更重要的是将自己的所思变成文字,以证明你的能力——象牙塔需要的是思想力,不是行动力,你的行动力即使能够经天纬地在这个天地里也是没用的——如果你要行动,那就到商界或者政界,那是个做多说少的世界,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为了那个证明,在1994年11月有了个栖身之所后,就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战斗,战斗的全部内容就是爬格子,那份毫无色彩的单调,那份寒冷包裹的孤独,那份无人交流的寂寞,那份只见笔纸的乏味,却有一个神圣的名称:奋斗。时间的观念那可是难以想象的紧绷,自10年前的1984年开始参加国家的“自考”企图获得文凭开始,我就生成了惜时如金的习惯,在那没有间断的时光的流淌中,没有任何娱乐,没有任何消遣,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除了上课、家务,间或回到村里帮助老人特别是岳母大人干农活以换取刚出世的孩子的照料外,其余时间全部投放在了看书、看书的“学业”上(那时是自学考试、函授考试、研究生入学考试齐头并进)。当然,这样高度的自制力无一例外都源自那个早已定下的人生理想,还有不甘命运的决心。

在那个刚到大学的冬天里,我继续着10年来的苦行身的习惯,一间狭小、低矮、灰暗的空间吞噬着我绝大部分的生命,没有上课,举目无亲,食堂吃饭,毫无应酬,不看电视(没有),正好全部集中成为了写作的全部时光。15瓦的白炽灯基本保证了亮度(为了节约用电),坐在床上,盖着被子,上身微倾,两腿弓着,一手捏笔,一手握笔,一会儿沙沙笔响,一会儿冥思苦想,一个标准的姿势度过了那个寒冷而从未寂寞的冬天,只有方便时才下床轻松一下,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白天晚上,晚上白天。至今,16年过去了,那一标准姿势已永远定格在了我生命最旺盛、精力最充沛、思想最活跃的岁月年华里。已经逝去了36年的人生旅途,想不如此又能如何?多少古今英雄这个年龄,已经创造了惊天动地的不世伟业,我有什么?一个刚毕业的硕士生,连个正明自己讲师的学术头衔也没有,更谈不上任何人的提携与引导,可以说是一贫如洗,除了一个不屈的灵魂与思考的脑袋,除了如此这般只能无语了。

这期间,一篇一篇的只顾写呀,写呀,对自己思如泉涌的思绪流露充满了自信,远没担心什么发表的难题,而且定下了一个写作计划,确立了在人(当时就有人这么看,所谓胆大妄为之印象因此形成)看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发表进度,更没想到官方意思形态的铁桶般的控制,具有将我那一篇又一篇以头发迅速大把大把脱落换来的文章毫不留情地扼杀的巨大魔力,那可是一个只知蛮干而不计后果的时期——事实无情地告诉了我,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后来的许多打击应该这时就预设了,我不知道这是我当初的“幼稚”,还是“鲁莽”:思想有多远我就要写多远,思想都集中在我的脑子里,给我时间,我就要叫它全部问世,而且立定不写一篇应景之作、钦定之作的誓言,真是狂妄。

1995年的元旦前夕,我的第一篇文章投到本校学报上的文章就有了回应,一位年长的编辑“慧眼识珠”一下看重了,很快就与我沟通起来,而且在对我的“才气”大家赞扬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学术规范的要求。这对我是个极大的鼓舞,没找任何人,也没任何打点,更没有丝毫的奴颜媚骨,实实在在是一篇有质量、有思想的文章。至今,我依然认为它是一篇具有学术价值的上乘文章,它的原理远未过时,也不会过时。一直以来,这个原理我在课堂上反复讲,在所有其它文章中不断体现,它能过时吗?不过,在是否发表这篇文章时,当时就有人提出了不同观点,一是政治上的红线,二是学术上的规范,因为整个文章我没有引用别人的一个注释,全然自己一个思想的一气呵成,最终因负责这一文章的编辑的力挺,避免了其胎死腹中的命运。

文章的题目是《经济制约与政治制衡》,以不变的标题发表在《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哲社版)》1995年第2期上(当时为季刊),发表后就被当时还算有影响的“人大复印资料中心”的《中国政治》全文转载(当时这类转载算是上了“权威期刊”)了。这就是我的第一篇文章问世的过程,其主旨是:

市场经济是一个生产分工与资源交换形成的一个市场主体在经济利益上相互制约的经济生产方式,这样的制约机制具有相互支撑公平交易的能力,也具有自主决定并监督第三方作为公证人维护整个市场经济公正、有序运行的能力;在市场经济社会,国家是最适合承担这一角色的公证人,但其为人运作的政治宿命决定了所有市场主体需要控制国家权力的运行,以预防其侵害市场主体的利益,而他们最为有效的手段就是自主决定谁运作国家权力,是为市场经济必然的民主政治;当然,民主政治的一个技术表现就是,即使市场主体能够决定谁成为国家权力的操作者,还要控制其运用国家权力为己牟利,这样一个动机的考量转化为了对国家权力进一步的控制,这就是必然地分割整个国家权力,以确保强大的国家权力分属于不同的国家机构行使,并将职能分别授予不同的委托人履行,进而在他们之间客观地形成了相互制衡的政治关系。

自那以后,我顺着这样的思想体系不断地一篇接一篇的问世,但其中遇到的阻力与伤心几乎是无法承受的,而最大的两难就是稍微过头就没出发表,毫无新意则不会发表,这个度的拿捏我是至今没有找到。也许这就是一个人的能力所在,这个时代不在于你有没有思想、才能,而在于你怎样按照当下的标准表现出来——根据这一标准,我至今仍可归之于没有能力之列,检验很是简单,你能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文章吗?还有就是那些官方公认为权威的杂志能够一篇一篇地登载你的文章吗?没有,即使你思想超群,见地非凡,统统地见鬼去吧!有了这“铿锵有力”的确实没有,你就老老实实地成为一个无名小辈吧!别在那自以为是了,恃才傲物了,怀才不遇了,忿忿不平了。当然,这是后话。当时的现实是,发了一篇文章依然改变不了一家大小独居一室、苦熬岁月的“可怜”命运,虽然也有人表达了高度的同情,并且在想法尽快将爱人调到武汉,我还是忍受不了了。

无法忍受,那就另谋他途吧!这就是1995年7月的学术中断,那是一个以后不断引起非议的“荒唐”之举。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