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马来西亚:协商式一党制宪政民主的平稳演进  

2010-10-03 12:1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清民主的迷雾》24

这个国家不知是受到了上帝的眷顾,或是取了真经得到真传,自从英国殖民统治下独立后,政局一直稳定,经济一直发展,宪政民主始终存在。更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国家民族、宗教、语言多元,不是那种某一信仰、语言、族群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多元,例如像中国的汉族、汉语、儒教居于绝对支配地位的多元。以这样的国情取得政治、经济双丰收的国家,在世界上也不多见——非洲的博茨瓦拉、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只是国情简单而功成名就的国家,但在亚洲似乎独此一家——接下殖民宗祖国的政治遗产后,整个政治体制没有被摧毁,不像其他国家不是军人政变上台(印尼的苏哈托),就是个人独裁统治(菲律宾的马科斯),要不就是一dang独大当权(越南的gong产党),最可怕的是社会陷于持续动乱(泰国的频繁政变)。这是马来西亚国民的福气。

 一、一个英国“捏成”的亚洲小国

马来西亚简称大马,地处东南亚,主要由两个并不连接的大岛组成,这样的国家本身就彰显着殖民统治的“魅力”,如果按照历史的自然演进哪会形成这样的地域结构,这就是它说不清的理由不幸的地方,是否、如何、何时成为国家都由殖民主义决定,说具体一点主要是“日不落”帝国一手“捏成”。

1、简况。马来西亚由十三个州组成,主要与泰国、印尼接壤,还有两个更小的国家与之相邻,无论怎样都应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却鬼死神差成了独立的国家,它们是新加坡与文莱,当然那个同样岛屿众多的菲律宾是水域将它们连接着。现在,这个国家的人口2773万(2008年统计),民族构成是多元的,马来人最多占68.7%,华人23.2%,印度人6.9%,其他种族1.2%;语言也多元化,马来语为国语,通用英语,华语使用广泛;宗教也是多元的,伊斯兰教为国教,其他宗教有佛教、印度教和基督教等,以至于各类宗教的建筑交相辉映、蔚为壮观,这在首都吉隆坡得到充分展示,伊斯兰的清真寺、佛教、印度教的寺庙到处都是,基督教的教堂也有20多座。当然,在地缘分布上还是有章可循的,两大主体民族,马来人农村偏多,华人城里偏多。

2、殖民前的马来西亚。历史上,很难说马来西亚是个国家,只是在这块土地上形成了不断更换主人的王朝是真的,但其疆域面积一会大一会小,绝大多数的则岁月里是大量的小王国控制着一点地盘谁也不服谁地在那称王称霸,所以作为一个地域更为贴切。考察下来,最早清润这块土地的是印度佛教文化,从公元前3世纪以后佛教逐步传播,直到公园7世纪建立一个叫做三佛齐的王国,统治这个地区长达700年之久,不过其疆域要涵盖今日几乎整个东南亚,其中心应该在今日印尼的苏门答腊岛上。之后,几股势力(马来、伊斯兰、素可泰)崛起瓜分了这个由大小岛屿构成的地区,而三佛齐的一个王子建立了马六甲王国后逐步取代了原来的国王,并皈依了伊斯兰教——耐人寻味的是,这个具有异常严格教规的宗教是经印度传播过来的,缺少了些的原汁原味变得较为温和。这个王国的寿命很短,仅仅存在了100多年的时间,但它是真正本土人的王国,也就被视为了今日马来西亚文化、语言与民族的正宗,殊不知异常强大的外来文化其实成为主体,所以说它是一个多元化文化的融合体应该最为准确。 

3、殖民后的马来西亚。16世纪后,西方人先后来到这个地方后,竞相争斗,最后统一于英国。马六甲帝国遭遇的第一个殖民主义者是1511年阿丰索·德·欧布盖克带领的一支远征队经印度来到来到马来亚,在两种不对称的军事力量的较量中,葡萄牙人围攻了一个月占领了马六甲,王国最后一位苏丹的儿子被迫逃到民丹岛建立了一个小国柔佛苏丹国,其他地区则纷纷建立了相互不停征战的小国,如亚奇、文莱、柔佛、霹雳、万丹、日惹、吉打、雪兰莪、苏禄和丁加奴等等。接着,欧洲殖民主义者纷纷踏来,1571年西班牙占领马尼拉,1596年荷兰人到达,17世纪初英国人来了。于是,各苏丹国与各殖民主义者为了各自利益,加上宗教纷争,相互合纵连横,搅得这个地方烽烟连连,先后在这个地区成为较强国家的有亚奇苏丹国、柔佛苏丹国、霹雳苏丹国。当然,英国人是后来者,开始时并没有对这一地区多么看重,直到英属东印度公司重视后才考虑在这里的存在,并凭借帝国的强大优势于1786年从吉打的苏丹租借了槟城拥有了第一个长久基地,然后在整个19世纪逐步将马来西亚的各苏丹国降服成了主人(第一个是霹雳苏丹国,柔佛苏丹国直到1914年才臣服),至于荷兰则拥有印度尼西亚,西班牙拥有菲律宾,泰国在丢失了大量土地后保全了独立,葡萄牙则被逐出了这一地区。这样的控制是列强瓜分的一个产物,所以这些今日成为国家的统治范围完全是当初人为划分的,它为今日这些国家的领土、宗教纠纷埋下了祸根。

英国人统治这个地方是由一个叫做海峡殖民地的机构实施的,但多数苏丹国则是代管。二战后,英国政府成立马来亚联盟,英王任命总督统治。1946年,拉布安与北婆罗洲合并,新加坡作为单独的殖民地存在,1948年海峡殖民地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的一部分,纳闽于同年7月划归英属北婆罗洲,这就是今日马来西亚完整的国土,除1963年新加坡独立成国外。

在这个广大地区逐步殖民化的过程中,它的金矿、锡、橡胶、棕榈油、胡椒、咖啡等资源不断开发与种植,引来了大量的移民潮,主要是阿拉伯人、印度人(泰米尔人)、中国人,持续了200多年。有趣的是,移民成了城市人,马来人依然是农村人,华人更是以自己的聪明、勤劳逐步成为了这里的经济支柱,也在新加坡、槟城、怡保、吉隆坡、霹雳州、雪兰莪州成为了多数人——1890年代,马来亚最富有的人就是一位吉隆坡的华人叶亚来。至于印度人大多数都依然较穷,但比马来人强些。几百年政治殖民与经济掠夺,马来西亚复杂的民族关系演化成了复杂的政治结构,英国逐步将治理权转移到各个相互独立的苏丹手中,同时培养一批忠于英国的马来人文官治理精英,转向间接统治,并与马来人一道防范华人作为一股政治势力做大。二次大战中,英国势力削弱,日本占领马来西亚3年(1942-1945年),扶植马来人,打压华人,马拉西亚的民族主义迅速增强。战后,英国人又回来了,因为日本曾将1909年划入马来亚的四个州吉打、霹雳、吉兰丹和丁加奴给了泰国,马来人很高兴,并希望与他们一道对付共产主义势力日益强大的华人。面对这样的政治局面,华人希望建立独立而各族平等的国家,马来人却与英国人一道消灭了共产党游击队。1946年,以柔佛总理翁惹化为首的马来人组织成立了“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提出了建立独立的马来人国家的要求,被英国拒绝后逐步与1949年成立的代表温和势力的华人组织(因共产党游击队暗杀了英国最高专员亨利·葛尼而公开分裂)华人公会(领导人陈祯禄)联合开始了独立进程。 

二、独立后的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

独立后的马拉西亚,创造了政治稳定的奇迹,也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至少与同南亚国家比较是如此,与绝大多数后发型国家比较也是如此。这样的楷模是令人欣慰的,也许马来西亚的人民不这么看,他们为应该可以更好些,至少民主运行很不如意。

1、独立。战后,国力大衰的英国已经厌倦了继续统治马来西亚,也无力统治了。1946年4月,英国实施“分而治之”计划,新加坡成为单独的“直辖殖民地”,1948年2月成立了“马来亚联合邦”。1949年,英国提出马来西亚必须在未来数年独立,进一步推动两大民族的两大政治势力加强合作,加快建立独立国家的进程,后来另一民族印度族的政治代表印度人国大党也加入进来。1952年和1955年,这个联盟在大选中各自在马来人和华人地区获胜,并联合不断打压进入丛林的华人共产党游击队(领导人为陈平)。1955年,英国宣布马来亚实行“部分自治”,巫统、华人公会和英国共同起草独立的马来亚宪法文本,巫统承认所有民族平等,华人公会同意马来西亚国家元首由马来亚各苏丹国苏丹轮流担任,也就是统治这个国家的是马来人,华人与印度人参加内阁,他们在本族人占多数的州行驶统治权,同时华人的经济地位受到保护,统一的教育未定,只是确立了马来语的官方地位。1957年8月31日,马来西独立,东姑阿都拉曼担任(1951年以吉打州王子身份成为巫统第二任领导人)独立后马来亚联邦的第一位首相。1963年7月9日,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和沙巴在伦敦签署成立马来西亚联邦的协定,9月16日马来西亚宣告成立,1965年8月华人占绝对主导的新加坡无可奈何的退出马来西亚联邦,成立了新加坡共和国。

 2、政治稳定的马来西亚。独立后的马来西亚,国家权力的运行从未超越过宪法的规范——仅有1969年5月骚乱后21个月的宪法中断(有法可依的),以后恢复了再未中断,国家权力一直根据宪法规定定期选举实现更替与运作。自1957年到现在,马来西亚共经历过东姑阿都拉曼(1957- 1970年)、拉扎克·侯赛因(1970-1976年)、胡申翁(1976-1981年)、马哈迪(1981-2003年)、阿都拉·巴达威(2003-2009年)、纳吉布(2009-现在)五任政府,都是在选举中上台执政的,权力的交接也在宪法的规范下进行。他们中的二任总理是死在任上,第三任是主动放弃权力,第一、四任是被迫放弃权力。这些前后相继的民选政府都是以巫统党首为主组建的,而巫统又与马华公会、马来国大党等多个政党组成稳定的政党联盟选举获胜执政,而且这个联盟至今没有分裂,并且一直接受巫统党首为政府总理的权力分配格局,整个执政团队从未出现重大危机(巫统内部危机除外)。

更有趣的是,以巫统为首的联盟党不仅一直执政,而且长期是在较为公正、自由的选举中获得议会中三分二的议席执政,这就牢牢支配了所有法律制定、修改的绝对权,尤其是宪法修改的三分之二的权力,任你反对党在议会如何闹腾都无法撼动。不过,在1969年出现了政治骚乱后,议会选举出现了联盟党所获议席少于三分之二的局面,后经过努力还是在1974年选举中再次恢复了三分之二的席位——这次联盟以国民阵线的方式出现,以巫统为首整合了14各政党组成,其政党基础反而大大扩大了。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到2008年3月大选,国民阵线不仅失去了议会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权,而且13各地方州的执政权也丢了5个,创下了50年来最重大的选举“败绩”。

当然,在政治一直稳定的总体格局中,也存在一些危机的挑战,主要有三次:1969年5月13日在吉隆坡因反对党民主行动党选举获得前所未有的“胜利”上街游行,激起执政党的拥护者相向游行对峙酿成严重骚乱,导致200多人死亡。为对付骚乱,联盟党政府立即宣布中止宪法,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大批反对党领袖与工人领袖被铺,执政党的专制色彩明显上升;1987年,巫统内部挑战马哈蒂尔的拉扎利-穆萨联盟将矛盾公开化,相互攻击的结果是巫统分裂成了两个政党,拉扎利及其追随者成立了“四六精神党”,并与反对党结盟对抗马哈蒂尔,马哈蒂尔政府则以《国内安全法》大肆抓捕反对派,计119人被捕。这下,政府与司法机关的冲突形成了,马来西亚最高法院以马哈蒂尔私自组建基层巫统组织(30个)宣判巫统非法。之后,马哈蒂尔以强权迫使一批法官辞职最后获胜,但司法的权威与独立遭到重创,马哈蒂尔的个人专zhi空前强化。至于那个分裂出去的拉扎利注册新党也归于失败,只好继续呆在党内,最后在1989年完全分裂出去正式注册为“四六精神党”;1997年,马哈蒂尔与自己亲手培养的巫统二号人物安瓦尔的矛盾爆发,马哈蒂尔随即将不听话的安瓦尔被捕下狱,并以“渎职与鸡奸罪”(渎罪被判6年,鸡jian罪判9年)获刑15年,引发了巫统的再次分裂,同时遭到了大规模的抗议。最后,马哈蒂尔以铁腕平息了,马来西亚的政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专制,马哈蒂尔也成为了这个国家独立以来最独裁的统治者。但是,这次民主运动被平息下去也昭示了一个具有市民社会性质的民主力量的日益强大,他们开始打破族群的界限表达政治主张,安瓦尔不过是这一力量形成的代表,其标志就是安瓦尔的妻子成立的国民公正党就不是一个族群政党。

3、经济发展的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是一个自然资源富丰的国家,橡胶、棕油、胡椒的产量和出口量居世界前列,曾是世界产锡第一大国。1957年,泰国独立时是一个农业国,农业产值占GDP的比重高达40%左右,农业劳动力占就业总人数的56.4%,主要的工业是锡的冶炼,还有就是橡胶、棕榈油、木材的加工。上世纪70年代前,以农业经济为主,依赖初级产品出口;70年代以来不断调整产业结构,大力推进出口导向型经济,电子业、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旅游业发展迅速,成就令世人瞩目。

简要概括,成就如下:二十世纪6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年均增长率为6.5%,70年代年均增长率7.8%,1981-1985年均增长率5.8%,1987-1996年均增长率8%,2000-2008年均增长率5.5%。期间仅有两个经济发展的低谷,且时间较短,分别是1986年与1998年,最严重的是1998年因东南亚金融危机增长率降到-7%左右。这样的增长率别说在东南亚就是在整个世界发展中国家也是很少的,而且这样的经济发展具有前期持续高速发展,受到经济危机打压后再次以较高速度发展,然后发展速度逐步慢下来,具有经济高速发展的持续性与经济发展速度逐步下降的趋势,成为一种十分正态的发展模式,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持续高速发展后突然停顿下来的持续低增长。这是马来西亚经济发展一个十分鲜明的特点。目前,一个最具说服力的数据是,2009年马来西亚的人均GDP达到了 6896.74美元,在世界上第68 位,在东盟10国中仅次于新加坡与文莱,比处在第94的 泰国(东南亚第2)人均GDP3939.63美元高了近2000美元,比1947年独立时经济水平并不差于马来西亚的缅甸人均459.37美元高15倍——现在,缅甸这个东南亚国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排在世界第166位,亚洲倒数第一(朝鲜因没有数据比较)。

马来西亚的经济成就与其一直实施的稳妥且正确的经济政策关系极大,1970年以前的三个五年计划,着重发展农业经济,尤其是作为支柱的橡胶生产(一度高达70%的人口靠其生活),政府给以大力扶持,主要是发放补助金,并大力提倡土地开发与兴修水利,极大地扩大了农耕面积。1970年以后,政府提出了以改变贫困人口(贫困人口占一半左右)的“新经济政策”,也就是主要向马来人倾斜的政策,并转向发展制造业。前者主要是在就业、资本(马来人控制的资本必须达30%)等方面强制规定马来人的比重,以提高其经济实力,吸收外资的优惠政策(如降低税收),后者就是制定主要发展工业的发展计划,大量投入向工业领域倾斜;1991年后,政府又提出“新国家发展政策”以修正“新经济政策”带来的负面后果,主要包括改变华人资本(包括印度人)不得高过40%的硬性限制,国有企业的私有化等,这极大地调动了华人与私人资本的积极性,给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三、合作式一党制民主的政治密码是什么?

 纵观亚非拉独立后的国家,有马来西亚政治长期稳定与经济持续发展的国家不多,而这个国家不好好发展的理由似乎比比皆是:你说殖民经济留下的畸形,马来西亚有;你说宗教、民族、语言的多元与复杂,马来西亚有;你说激进的共产主义闹事,马来西亚有;你说依附于发达国家的资本、技术、管理,马来西亚更有。按说,这都是一些殖民地国家独立后政治动荡、经济停滞的主因,可这些因素何以在马来西亚没有搞乱这个国家,什么政变、革命、内乱没有,什么腐败盛行、贫富巨大、治安可怕较弱,有什么奥妙么?你不说,这其中还真有令人“不可思议”的政治密码,在那眷顾马来西亚人,这就是协商式一党制宪政民主的高稳定性。现归纳如下,与那流行的意思形态思维完全不同。

1、殖民地统治时期稳定的政治结构。其实,马来西亚历史上仅仅存在过短暂的王朝统治,之后就是几个殖民宗祖国的纵横捭阖,但英国人控制了今日主要属于马来西亚的地区后,并没有实行完全的殖民,而是采取“分而治之”与“直接、间接统治”相结合的政策,“分而治之”就是现在叫做州的11个地方政治体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隶属关系,而是以一个殖民机构分别统辖,它们历史上从未组成一个国家,根本没有一个共同认可的国家概念,马来族可能是后来形成一个国家的基本纽带;后者就是9各州的国王没有废除,4个州或者没有苏丹或者废除了苏丹,对于这13个政治体采取了海峡殖民地(1826年成立)、马来联邦(1896年成立)、马来邦属(1914年)、公司制4种形式治理。海峡殖民地主要由英王派遣的总督直接统治,包括今日的马六甲、槟城及其独立出去的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统辖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和彭亨4个土邦;马来西亚属地统辖柔佛、丁加奴、吉兰丹、吉打和玻璃市5个苏丹国;至于砂拉越、沙巴则长期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1946年才成为英国属地。

这些各自独立的政治体,除海峡殖民地外,其它统治形式都是间接统治,它们以各自的君主作为统治者发挥作用,但受海峡殖民地总督的节制,委派总驻扎官或顾问参与管理。同时,对无论哪一统治形式都实行议会制与文官制的管理。海峡殖民地,总督之下设立法会议与行政会议,总督是两个会议的议长,有权否决会议决议和直接颁布法令。1909年,马来联邦设立会议,由马来联邦最高专员兼任议长,各邦法律均由联邦会议通过,然后交付各邦苏丹执行;各邦最高行政机关为邦务会议,由各邦苏丹兼任主席。英国派驻各邦的驻扎官为当然议员,负责征收捐税,决定立法措施等。马来西亚属邦名义上独立,各邦也各有议会,英国指派顾问参与管理,但权限很大,与马来联邦基本相同。当然,联邦与邦属的国王是保留了的,而且具有一定权力,他们成为各个王国的实际统治而为本国人民尊奉与爱戴,这成为后来马来西亚政治稳定的基础与保障。与此同时,无论那一形式,各自都逐步采用了英国的选举制与文官制,这是一个现代化的政治治理体系,与世袭的君主体制合二为一,加上英国人政治上拥有最后决策权,这为日后马来西亚的宪政体制提供了基础,因为各政治体都已制定宪法,将这套专制与民主、殖民与自治的政治体制固定下来了。这是马来西亚独立后国家政治稳定的基础,这样的政治结构只有英国人能够创造出来,保留传统政治势力,加进现代政治制度,一个管统,一个管治。

2、独立后各族群政党协商式民主架构。早在独立前,马来西亚的政治运作就在英国建立的政治框架下开始了协商式的民主实践。整个独立进程中,英国与马来西亚政治精英,各苏丹国的苏丹王与马来西亚各主流政党之间,各政党之间及其各政党内都是具有协商式的民主机制发挥着作用,尤其是代表马来人的巫统与代表华人的公会之间,一直在权力分享、协调立场、政策制定等方面都是通过民主协商的机制进行的。例如,独立前的巫统与马华公会联合起来竞选,成功获得了议会多数议席,而且他们一直对付华人为主的激进主义势力与马来人激进的伊斯兰势力并取得成功,进而基本消灭了独立后极易搞乱国家的激进主义(整个东南亚的绝大部分国家宪政崩溃与此关系极大,缅甸更是被其害苦了)。独立后,主要通过政党政治运作国家的马来西亚,三大族群政党一直采取政党联盟形式协商执政,主辅式的一党联盟从未分裂,确保了整个国家政治的宪法运行,国家因此得以长期稳定。

同时,主要政党之间的协商式民主又以各自政党内部具有真正的民主机制确保各政党领袖都是各族的真正精英与能人统治,如巫统内部党首的产生就是主要通过党内民主产生,不可能通过指定产生,巫统的历任党首都是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的。这种党内民主制与党外一党联盟协商执政的政治格局极大地弱化了一党制的专制独裁色彩,更是确保了这个政党联盟能够获得人民信任而能够竞选成功。尽管有反对党的激烈对抗,一是他们动员的人员少,二是就执政能力而言人民很难相信你上台可以做得更好,加上这个执政联盟从来不走极端路线,既不赞成绝对的马来人统治(排华),也不强制推行极端的伊斯兰化,还允许伊斯兰势力强大的马来人州的反对党执政。这无一不确保了一党制的协商式民主能够牢不可破地运作。

还有,马来西亚的君主立宪制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阿联酋算一个),君王不得世袭,但通过统治者会议每5年从9各君主立宪州的苏丹中产生,这样的专制与民主的结合那真叫绝了,州君主在你的地盘上世袭,本周人民世世拥戴,没有一个国家君主要人民永远拥戴,那个位置别人也不想,就在你们9个君主中你们自己通过统治者(9个君主加4个共和州的州长)会议推举产生,每5选一次,这也极大约束了君主的胡作非为,其他州的君主始终监督着你呢。这一机制成了一股君主统而不治的强大稳定力量——君主制也纳入了协商民主的范畴,极大地消解了组建后各苏丹国的离心趋向。这一政治机制好像可以冠之为“双层君主立宪制”,而它成功的黏合剂就是协商式民主。

当然,问题是答案似乎还不在此,这些都是一个国家政治稳定运作的表面,一个需要更深入探求的答案也许是,马来西亚以族群位为主的政党协商式民主何以运行的如此和谐,有矛盾但始终没有公开的分裂,更没有成为相互敌对的政治势力大打出手,其背后的玄机是什么:是马来西亚的各族政治精英们更聪明、更理性,还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天然纯朴敦厚,在其他国家难以和平共处的各族、各党、各教之间你死我活的冲突,到了这个国家的宪法框架下政党协商就化解了?没有更深入的考察是难明就里的。说道深处,这与这个国家的文化传统、民族构成、政治精英的培养存在关联。这个国家的伊斯兰教是一个间接传来的被过滤了激进与纯粹的温和教义,信教的人都是当地土著人,它们原本落后的族群生活与并不激进的伊斯兰构成了主体文化,这决定了主体的马来族不是一个好斗的民族,而这个民族又恰恰处于绝对的多数,他们对于长期统治他们的以苏丹为首的政治精英那可是顶礼膜拜、绝对服从的。同时,他们虽然人多,但绝大部分生活在农村,比其他民族尤其是华族要贫穷得多。作为第二位的华族,多是近200年移民到此的,他们普遍通过勤劳致富成了这里的富裕民族,同时他们主要生活在城市,同时他们主要是穷人移民到此的,虽然富裕了但一种外来族的异乡感挥之不去,而且能够保持平安就是最大的心愿,这就形成了具有依靠自我组织起来自我保护的强烈诉求,华人精英成立的政党满足了他们的这一需求。再说各族政党的政治精英,就马来人而言一是那些世袭统治者接受了现代政治观念之后转化而来的,二是一批从贫民之身系统接受了西方文化的知识分子,就华人而言多是富裕起来的一批商人精英,他们各自都在自己的族群中具有极高威望,各族群以这一批精英为了殖民统治时的参政与选举,独立后的治国与选举当然需要相互协商。否则,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这个国家将国亦不国、族亦不族了。而且,马来人与华人构成的政治现实是,华人人少、富裕、外来、生活在城市,马来人土著、多数、农村、平穷,二者的力量对比是,你有政治优势,我有经济优势,你用政治优势过多剥夺了我的经济利益,我就要利用经济优势对抗你的政治剥夺,二者力量上的大体平衡,任何政治激进都会受到这一均衡力量的强烈制约——印尼、菲律宾等国能够大规模排华实是华人力量弱小的产物,泰国不敢排华则在于华人力量强大,当然小规模的是始终存在的,可那不足以撼动国家政治。这种权力少的华人财富多与权力多的马人财富少的政治博弈,最好的选择就是协商,加上一批马来人与华人政治精英又都是经过从未有过激进主义传统的英国经验主义民主培养出来的,实在是掌握了温和民主政治的精髓。

3、历任政府的有效、廉政治国。除了文化传统与政治结构的基本决定作用外,马来西亚一党联盟的民主宪政体制能够成功,还与自独立之后马来西亚经过民选的以马来人为主的巫统政府,长期以来都是最为能干的人组成政府有关,这进一步说明了马来西亚的政党政治能够将德才兼备的人选拔到政府最高权力有关,而历届政府都可以说是励精图治的,首先是政策制定切合本国实际,二是任何政策不走极端,三是各项政策具有高度的连续性,四是这些政府要员总体清廉没有什么大贪大腐,比之于那些即使选举上台的统治者上台后就贪腐成性,搞得民怨沸腾完全不一样,如那位菲律宾的马科斯也是竞选上台的,可这厮上台后又专制又腐败一个好端端的国家被他整得死去活来还不放手,非要人民起来非程序的推翻才能结束。

最为经典的个案是,即使统治马来西亚22年的马哈蒂尔,其个人操守在整个东南亚乃至世界第三世界国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他执政几十年没有自己的贪腐记录,家人也没有以权谋私的劣迹,其道德威望马来西亚国民不得不服气。更有马哈蒂尔的治国,那可是国家经济蒸蒸日上,硬是将国家的人均GDP从几百美元提升到3000多美元,才使得人民对他本人、巫统、国民阵线始终表达着以选票的强烈支持。不然,他马哈蒂尔哪能度过1987年巫统分裂、1997年收拾安瓦尔、1998年金融危机的巨大挑战——对于这些严重危机,换成别国可能不是天下大乱,就是强权降临了,可在马来西亚都未出现,马哈蒂尔的巨大贡献、高尚人品、能力过人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一个小小的细节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当2002年马哈蒂尔突然宣布辞职退休后,多少人是痛哭流涕、苦苦劝留啊!那可是人民的真诚劝进,不是劝进的其欺世闹剧。当然,马哈蒂尔当政22年,也留下问题不少,腐败、裙带、特权都有表现,也遭致了反对党的大肆攻击,更被诟病的是这位政坛强人到了执政后期专断、独裁越加了得,一点不同意见不予容纳,如果敢于挑战权威那就死啦死啦,安瓦尔就是这样被祭旗的。不过,这不是主流,而且可以忽略不计,马哈蒂尔让权了,他走得干净,他给了一个不断富裕的国家,最主要的是他遵守宪法了,民主没有在他那死亡,而是在他之后越发民主。

2008年3月,马来西亚如期举行了大选,以巫统为首的联合阵线在大选中没有获得议会中三分之二的议席,而且有5各州的执政权交给了反对党,马来西亚的民主已经够得上自由、公正、平等的标准了,像马哈蒂尔这样的政治强人已经不可能出现了。对此,这个国家的两个指标可以交代的,看看民主,虽然威权色彩非常浓厚但依然存在的民主,是不是比那专制治国更有效率。2009年,马来西亚的民主程度世界排位在第68,属于初步民主的国家;清廉指数排在第56位,2008年为47位,2007年为43位,2006年为44位,比好多民主国家什么印度、墨西哥、巴西、南非、俄罗斯都要清廉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