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被毁灭的经济学天才—张培刚教授  

2011-12-15 20:5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人轶事》

       这是一篇访谈,对象是刚去世的一位经济学界的大师级人物——张培刚先生,其直接指向就是这位具有经济学天才的中国人如何被毁灭的,而这毁灭成为了这个民族最悲痛的记忆之一。一个天才没有培养出来就毁灭了不足可惜,一个天才培养出来了自我毁灭亦不可惜,而一个天才培养出来了却活生生被社会毁灭了那是一种怎样的可惜呀!这是对生命最惨无人道的摧残——张培刚先生就是这样一个被毁灭的天才。现在,张先生已经走了,天才也就无所谓毁灭不毁灭了。下面的文字不过是以冷色调的口吻,极其简要地介绍的张培刚先生的经济学贡献,被毁的状况及程度,最后留下无限的痛惜与无奈,看了想哭,但哭不出来。如果实在憋得慌,那就还是忘却一个民族刚刚承受的历史伤痛,面对未来吧!

       ——苏小和做客微访谈

苏小和做客微访谈的第一句话,首先是为张培刚先生献上哀悼之意,“愿先生的灵魂在天国得安息”。

对于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人张培刚,有些人敬仰之至,有些人不甚了解,对此,苏小和都一一的做了解答和分享。他首先介绍张培刚的经济学贡献称,“张培刚的发展经济学的确不同凡响。如果他有科斯一样的可专心于学术研究的条件,张氏发展经济学会不会早就把研究的视角对准经济行为的制度条件?无论如何,产权、市场、交易费用、国家和意识形态——几乎所有的制度变量——在新出版的《农业与工业化》(中、下合卷)里已经全面登堂入室。”他认为,张培刚先生是一个聪明的,不幸的好人。“华人经济学家在全世界经济学界有两个半人载入史册,第一是张五常,第二是杨小凯,半个人,就是张培刚先生。”这是苏小和给予张培刚的评价。

对于张培刚晚年的“沉默”,苏小和认为,张先生被边缘化了很多年,晚年才结婚。对于一个具体的人而言,生活的细节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也能理解先生晚年的沉默,理解一个人面对强权时的恐惧与回避。“他的大半辈子陷在生活的困顿里,陷在意识形态和各种运动的冲击中。这是一个完全的书生,面对铺天盖地的运动,张培刚显然无力招架,他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幸亏性格孤僻,且软弱,得以保全性命。”

回忆与张培刚先生的面谈,苏小和无限哀思的说:“有时候我想,我们的时代能不能对着张先生说一声对不起,我们的国家能不能对张先生说一声对不起?我记得老年的培刚先生,言辞是谨慎的,好多话题他不敢展开,或者干脆以沉默相对。我记得从先生的房子出来,武汉已是夜色迷离,大街上人流如织,先生蜷缩在他的椅子上,仿佛这座城市里的一颗灰尘。”

让我们共同缅怀一代经济学大师张培刚先生!

以下是这次访谈中部分精彩问答:

苏苏小和: 大家好。我想首先我们要为张培刚先生献上我们的哀悼,愿先生的灵魂在天国得安息。

瞬间消失: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培刚在经济学上有什么重要贡献?

苏苏小和: 张培刚的发展经济学的确不同凡响。如果他有科斯一样的可专心于学术研究的条件,张氏发展经济学会不会早就把研究的视角对准经济行为的制度条件?无论如何,产权、市场、交易费用、国家和意识形态——几乎所有的制度变量——在新出版的《农业与工业化》(中、下合卷)里已经全面登堂入室。

Skyde天空: 向 @苏苏小和提问:当刘易斯因为对发展经济学的贡献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更早涉足这一领域的他,迟暮之年才被人们重新发现,您认为这一结果中国政府是不是要负一定的责任?

苏苏小和: 90%在政府,10%在张先生自己

苏苏小和: 当年的确全球都被苏联的计划经济和社会主义思潮裹挟,连胡适和罗素也曾经迷茫过,所以年轻的张培刚先生认识不到这一个陷阱,情有可原。应该说,是他主动回国断送了自己的经济学世界。

苏苏小和: 1946年,培刚先生应武汉大学校长周鲠生邀请,担任了两年的经济学教授兼系主任 ;1948年受聘去联合国工作,但1949年却辞去联合国亚洲远东经济委员会顾问研究员职务,又谢绝导师张伯伦、布莱克、艾谢尔要他回哈佛大学任教的邀请,再一次回到珞珈山下任教。这一私人决定,让张培刚从此远离经济学研究,

苏苏小和: 之后,他在华中工学院从事了10年的基建和总务后勤工作,10年的政治课教学,10年的上山下乡体力劳动,受审查,挨批判。人过中年,甚至没有婚娶,多亏谭慧老师在一片困苦之时,愿意嫁给培刚先生。

Maggielirui: 向 @苏苏小和提问:您之前面访张培刚先生,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很想知道生活中的大师

苏苏小和: 几年前我在武汉他的寓所里看望过他,话不多,声音有些颤抖,岁月和苦难几乎把他摁倒在一张椅子上,不过只要提到经济学,他灰黄的眼神会放光,片言只语之后,又是一片沉默。那时我已经知道他是经济学领域最早的、也是最优秀的大师级人物,连骄傲的张五常也尊称他为大哥,说大哥的思想,是典型的朝发夕至

刘玉洲: 向 @苏苏小和提问:从治学之道来看,您认为张培刚老师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是什么?

苏苏小和: 事实上,张培刚在青年时代曾经与胡适之、赵元任等学术大师过往,他具有难得的学术实力。他在1940年研究浙江米市的时候,独立使用了“交易费”概念,而且斩钉截铁地指出了节约交易费用与组织的关系,因此,接下来对准制度条件,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生铁铧: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先生的《发展经济学教程》拜读过,大师已去,深表哀痛!由大师的经历带给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经济学学人、学生、爱好者的最大教训和启发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做好了,是对张先生精神最好的发展和纪念!

苏苏小和: 如果你足够年轻,如果你热爱经济学,那么你赶紧出国去读系统的专业的经济学。经济学是一个看似门槛很低,其实极其专业的科学。你加油,这就是对张先生最大的怀念。

单秀巧: 向 @苏苏小和提问: 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张培刚再也没能写出比《农业与工业化》更好的作品呢?

苏苏小和: 天天当建筑工地的看守员,你说怎么写书,连思考的自由空间都没有,活下去是第一要务。

毛言毛语: 向 @苏苏小和提问:有没有人对张培刚的研究做过后续研究?

苏苏小和: 香港花千树出版社出版了张先生的英文原著,以及相关的研究性文章,去香港,可以自己买一本。很漂亮的一本书。很好的资料。

周克成: 向 @苏苏小和提问: 张培刚老先生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在2、30年内都很难出经济学大师,您赞同他的判断吗?为什么?

苏苏小和: 同意。

孟德思旧: 向 @苏苏小和提问:最后一个问题回答我的,中国是不是缺少大家风范的专家,都是些没信仰的呢?

苏苏小和: 信仰和学问之间的因果链非常长,简单的追问,意义不大。

感恩与珍惜: 向 @苏苏小和提问:从治学之道来看,您认为张培刚老师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是什么?

苏苏小和: 我觉得张先生身上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是他的专业精神,以及几乎无人能及的年轻的天才。呵呵,但这些,都是无法学习的。

碧云飘鹤: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培刚先生的一生,你觉得如果要你来概括的话,你会怎么说?

苏苏小和: 他是一位天才,但价值观的缺陷导致人生选择的错误。由此他成为又一个悲剧性的读书人。

可爱小可怜: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培刚先生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如何?

苏苏小和: 早年有知名度,49年后,就不再重要了。

古惑夕阳红: 向 @苏苏小和提问:世界学术领域对张培刚有怎样的评价?

苏苏小和: 被毁灭的经济学天才

流星的痕迹: 向 @苏苏小和提问:听说张培刚先生在农业上也有相当程度的研究,您都知道哪些?这些对于我们日后的发展有什么作用吗?

苏苏小和: 非常有用啊,中国就是一个从农业向工业转型的国家,我一直认为,对中国经济发展最有建设性意义的经济学理论,包括了刘易斯,弗里德曼和张培刚。

青云系统: 向 @苏苏小和提问: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之后就沉默了?

苏苏小和: 张先生被边缘化了很多年,晚年才结婚。对于一个具体的人而言,生活的细节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也能理解先生晚年的沉默,理解一个人面对强权时的恐惧与回避。

國際鑮龕: 向 @苏苏小和提问:您会不会觉得是中国的环境让张培刚沉默了?至少,很多人出国之后才做出了很大的成就,取得了诺贝尔奖

苏苏小和: 你好,49年前后,有很多在国外的优秀华人学者回到中国,张先生是其中之一。可能是由于功利性的原因,钱学森的导弹技术,卫星技术迅速得到了重用,但张培刚先生纯粹理论意义的经济学,当然就被弃之不用了。事实上钱学森49年后也只是做了一个工程师的工作,而不是一名物理学家,一名科学家的工作。 

听雨阁主人: 向 @苏苏小和提问:在学校的时候,张培刚先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苏苏小和: 曾经有两位智利经济学家来华访问,下飞机就要见peigang-zhang,翻译一头雾水,听成了“背钢枪”,后来经北京大学严云庚教授提醒,才知道是武汉市华中工学院的张培刚。这个时候的培刚先生贫寒交加,一家人住在简陋的集体宿舍里,家徒四壁,没有一本经济学的藏书。领导上碍于面子,让先生临时住进招待所

三洞桥人: 向 @苏苏小和提问:大师级的人物,没有一位是新中国培养的。我们悲哀的不是大师的离世----这个谁也不能阻拦---而是在现存的制度下,我们不可能培养出哪怕一位大师级人物了!而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悲哀!它像梦魇一样伴随我们走向未来---是崛起还是衰落,那就看造化了!

苏苏小和: 至少经济学这一块,在可以预见的时间之内,中国国内的经济学教育,完全不可能培养出一流的经济学大师,完全不可能

dsbzli: 向 @苏苏小和提问:您认为张培刚教授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苏苏小和: 青年时代写出了《农业与工业化》这篇博士论文,80岁以后从事经济学教育,带出了几个不错的学生。

天与地人与我: 向 @苏苏小和提问:老年时期的张培刚还具有年轻时的学术热情吗?

苏苏小和: 经济学是他的童子功,在经济学世界里,先生就是一个充满无限知识渴求的孩子

小猪依人19822473: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培刚先生去世了,大师又少了一位,老先生一路走好

苏苏小和: 有时候我想,我们的时代能不能对着张先生说一声对不起,我们的国家能不能对张先生说一声对不起?我记得老年的培刚先生,言辞是谨慎的,好多话题他不敢展开,或者干脆以沉默相对。我记得从先生的房子出来,武汉已是夜色迷离,大街上人流如织,先生蜷缩在他的椅子上,仿佛这座城市里的一颗灰尘。

rapp: 向 @苏苏小和提问:董藩说“美国成就了张培刚的过去,中国毁掉了张培刚的未来”您怎么看待这句话?

苏苏小和: 同意。

征寒: 向 @苏苏小和提问:张培刚为什么后来就从我们视线内消失了?

苏苏小和: 49年后,张培刚做出了什么?可能到80岁这一段时间,什么也没有,在中国,在武汉,他的大半辈子陷在生活的困顿里,陷在意识形态和各种运动的冲击中。这是一个完全的书生,面对铺天盖地的运动,张培刚显然无力招架,他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幸亏性格孤僻,且软弱,得以保全性命。

破天圣魔: 向 @苏苏小和提问:你怎么理解张培刚那句看待事物的名言?

苏苏小和: 一种对人生的无奈的感叹

让我自私yi次: 向 @苏苏小和提问:你说“和他同时得到威尔逊奖金的年轻学者中,就有日后大名鼎鼎的经济学泰斗萨缪尔森。”但是,我认为,这不表示他也能一样成为泰斗,只是有这个可能?

苏苏小和: 他很聪明,制度具有确定性,需要的只是一个人不间断的努力。

恢复感: 向 @苏苏小和提问:您觉得如果张培刚不回国做研究,一直留在美国做研究。他会不会取得更高的荣誉和成果呢?

苏苏小和: 和他同时得到威尔逊奖金的年轻学者中,就有日后大名鼎鼎的经济学泰斗萨缪尔森。

12145456878: 向 @苏苏小和提问:您觉得算是中国经济学界的鼻祖学者么?

苏苏小和: 华人经济学家在全世界经济学界有两个半人载入史册,第一是张五常,第二是杨小凯,半个人,就是张培刚先生。这是我的观点。呵呵

drghh: 向 @苏苏小和提问:你能用一句话评价一下你心里的张培刚老师么?

苏苏小和: 一个聪明的,不幸的好人

苏苏小和: 多少年之后,谁还能记得起培刚先生漫卷的才华呢?经济学在上,书籍为证,书生张培刚千古,他的年轻的才华,肯定比那些所谓的时代,所谓的运动,活得更加长久。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4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