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已经敞开了民主大道  

2011-03-16 12:5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热热闹闹的那个橡皮图章大会(至于所谓的政协连橡皮图章的作用也没有)结束了,相比于去年雷人的语录少多了,雷人的事件也没听说,也许是领教了网络的厉害,都学乖了,闷声开会吧!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错,一心一意表忠心,多好。

这还不算,据说这个会议呀,是在中东什么“革命”的背景下登场的,非常害怕那个家伙传染过来,来他个国家的天翻地覆。为了万无一失,那个控制呀!不知动用了多少警力,也不知花了多少银子,更不知禁锢了多少“份子”。于是,这会议“圆满”结束了,最后的大餐——总理一场记者招待会将所有的政治信息聚焦在了人民大会堂,一切如常,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出现,什么也没变化。果真如此么?

去世不久的世界级政治学家亨廷顿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格言,发生民主革命的国家不是那些没有现代化的国家,恰恰是那些正在现代化的国家——这个现代化就是市场经济的发展。这一来自经验的总结道出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而且截至目前100多个民主国家,无论你是西方的还是非西方的,也无论你是第一批的还是第二、三批的,更不论你是欧美的还是亚非的,无一例外最后都实现了民主;更为令人称奇的是,民主之前的经济现代化过程,无论是君主专制或是军人政权推动的,无论是一党专权还是个人独裁主导的,无一例外最后代替你的都是民主;当然,更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共同规律就是,无论你的政权是贪腐还是清廉,不管你的统治时期是贫富差距巨大还是很小,而且也不怕你的强权治国是人权纪录糟糕还是良好,民主大道都是最后唯一的选项。这也许就是所谓“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人类福音。

当然,需要十分清醒的是,就绝大多数已经迈向民主的国家而言,其现代化的过程总是充满苦痛的,这其中除了美国等个别国家(也许还有一个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外,包括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尼日利亚、南非(列出的都是大国,中小国家亦是如此)等几乎所有民主化了的国家,都充满着血腥、肮脏、恐怖甚至有些经历了大规模的内乱。至于那个贫富差距、政治腐败、人权侵犯更是家常便饭了,没有几个国家能够幸免——本人孤陋寡闻,查遍世界现代化过程中非民主统治下人权纪录、政治腐败、贫富差距令人欣慰的国家与地区实在不多,也许亚洲的台湾地区算一个(马来西亚勉强算一个),非洲的博茨瓦纳算一个,美洲的哥斯达黎加算一个,其它统统令人令人愤怒、作呕,不是腐败丛生(巴基斯坦),就是贫富差距巨大(哥伦比亚),再不就是人权侵犯令人发指(乌干达),要不就是三者通吃(所有共产国家)。兴许,这就是一个国家通过市场经济的现代化最终达成民主化所支付的代价,而所幸这代价很小的国家很可能得到了上帝的格外眷顾,而那些代价较大或者很大的国家说不定就是上帝给了特别的考验。但是,代价大也好,代价小也罢,他们一律民主了,最后都得到了上帝的恩惠,这就行了。至于你恰恰是身居那个代价较大的国度通过经济现代化的痛苦折磨迎来民主阳光的,也不要抱怨了,毕竟那个磨人的过程过去了,要怨就怨你的祖上使你降落在了这样的国度。

不过,还是那个亨廷顿不仅就经济现代化与政治民主化的内在关联进行了经验化的总结做出了定性分析,还对这一双重现代化的逻辑关系进行了定量的总结并给出了指标,以人均GDP为参数经济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第一批民主化的国家为300-600美元,第二批为500-1000美元,第三批为1000-3000美元。现在,离亨廷顿1990年的上述数量总结已经过去20年了,期间又有不少国家通过现代化实现了民主化,而且以20101215日突尼斯一个大学生的意外死亡为标志,在中东地区爆发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民主化浪潮。这是否第四批民主化的到来不得而知,但已经实实在在发生了,并且是亨廷顿顽固且怀有西方傲慢与偏见地人为那个伊斯兰是很难与民主接轨的地区爆发的民主化运动,它再次说明只要经济现代化达到一定水平,即使如伊斯兰也要接纳民主的,不过所需要的经济水平更高些,也许是3000-5000美元吧!可能是这些国家障碍民主化的非经济因素的力量更为强大些,需要的经济水平更为高些才能形成更大的能量消解那些因素的干扰。

问题是,任何国家要达到这样的经济水平本身是个艰难的过程,或者伴随着可怕的人权侵犯如智利,或者伴随着惊人的政治腐败如菲律宾,或者伴随着社会难以承受的贫富差如埃塞俄比亚,而没有上述的经济水平民主又难以着陆,着陆了也会因基础不牢而被摧毁(那些民主与专制反复折腾的国家就是如此,最典型的就是阿根廷)。因此,管你什么体制,管你什么人当政,你能将经济现代化推到那样的水平,你的历史使命就完结了,民主非来要你的命不可,这与你是否强大没关系,与你是否强权没关系,与你是否带领人民富裕了没关系,这就是你的命数,市场经济的水平达到一定临界点民主就要光临的。而在此之前,那就难说了,有些经济现代化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一个政权不论基于什么原因崩溃了的,那个美妙的民主依然没有来临,而是或者陷于内乱如科特迪瓦,或者更加专权如伊朗,要么就是不停地军事政变如泰国。

也许你会问,有了上面的经济水平作支撑,那个民主化的时点又在哪里,有没有共同性可循呢?有,而且非常好找,好像例外的很少,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发展达到一定水平,也就是经济现代化达到能够接纳民主程度时,一旦出现一个什么危机,或者经济危机,或者政治危机,或者自然危机,所有经济现代化过程中的矛盾一下子被激发出来,民主的主体工人、市民、学生不可遏制地走上街头,当局无法平息街头革命了,巨大的民主运动迫使当局分裂,强力部门倒戈(军队、警察),传统政治体制崩溃,各派政治力量就民主架构与运作达成方案,民主和平着陆了。其中,经济危机引发的政治破局具有普遍性,因为经济发展是存在周期的,有高涨也有低落——这是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律使然,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一直处于持续发展的状态不下降。目前,一个经济体经济持续发展的最高纪录可以提供的案例是40年以上,这就是新加坡,此外其他国家都没有达到这样长久的持续性,因此统统在经济低潮时破局了,专制统治没了,政治民主了。至于经济的低潮到了什么程度才能破局也是大量的国家提供了案例的,第三波民主化的40多个国家几乎都是在经济低潮的时机转型的,其低潮的程度虽各不相同,但通常是经济发展处于停滞(趋于0增长)或者负数,通货膨胀连续半年以上达20%以上,失业率达20%以上,引发了工人大批失业,学生不能就业,市民不堪忍受物价飞涨,推动他们一起发力,走,到上街去。于是,一股因经济现代化汇集的巨大洪流必然冲破即使你是铜墙铁壁构筑的统治体系,然后寄托民主出山拯救国家,拯救受够了专制之苦的人民。

定性的说了,定量的也说了,该说说咱们了。我们的国家,是个人多、国大的国家,古代文明曾经长期世界第一,但那都是小农经济创造的,至于市场经济咱们的古老文明没有内生出来,只好学人家的。经过近140年的内忧外患,好不容易摸到了市场经济的人间正道上,于是经济现代化被中共发动起来了,而且至今30年高速发展,回不去了,只有持续发展,而且一定有达到民主着陆的经济水平所要达到的那个临界点的时候——也许特殊的中国那个临界点的经济水平要高些,4000美元,5000美元,或者6000美元,但绝对不会无限上升的。更要命的是,咱们的经济现代化高速发展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根据经济发展的周期性规律,你也不可能继续30年、35年、40年、45年这样没有尽头地发展下去吧!那就好了,经济现代化到了那个水平,一旦碰上经济下滑的那个时刻,工厂停产大量裁员,通货膨胀不断攀升,加上几十年累积起来的政治腐败、贫富差距、人权侵犯形成的不满,工人上街,市民上街,学生上街,知识分子上街,全出动了,巨大的民主运动的能量谁也挡不住了,政局被民主大潮的冲击破了,统治集团分裂了,强力部门倒戈了,来自官方的民间的民主性政治力量就国家的未来建构方案了,民主“自然而然”就着陆了。

现在,如下条件都具备了,你还用担心民主不来吗?人均GDP4000美元过了,越发展这个水平越高,为民主转轨奠定的经济基础越牢,民主着陆越平稳;现在,咱们的政治腐败、贫富差距、人权侵犯可是了得,人民的不满与怨恨几乎激荡在每个国民心中,只要经济危机哪天爆发,他们的愤怒就会转化为街头革命的行动,民主的能量就等那天到来了,而那天是一定要来的(共产党不是最信奉规律的么!);更令人愉快的是,现如今统治当局的改革派实实在在出现了——曾经,统治集团内部的改革派在那场不幸的事件中被彻底清除了,20年过去了,这一力量又在党内成长起来,虽还弱小但正处于快速成长阶段,并且有人举出了旗子,正处于力量聚合、壮大的过程中。一旦某天,经济危机爆发了,民主运动出山了,党内改革派就会接招,共同与人民一道逼迫保守派让出权力,与民间民主派共论天下。

今天,两会结束了,虽然一切归于平静,一切都是演戏,一切都是无聊,但提供的信息真不少,其中最值得传播与肯定的信息就是那个委员长与总理的对决,一个要“五不”,一个要政改,各自都向人民振振有辞,各自都向天下公开昭示,政治价值观的分殊泾渭分明,这不是统治集团内部的保守派与改革派已经形成的标志又是什么?请不要小看改革派的势单力薄,更不要哀叹保守派的人强马壮,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社会矛盾的不断激化,阻挡不了改革派力量的不断做大。

    好了,不用悲观了,似乎条件正在逐步成熟,专等那个谁也挡不住的经济危机的来临了,那就是民主大道敞开的时刻。而在此前,只要经济在发展,工人在上班,学生在就业,市民在买菜,任你腐败严重,贫富差距巨大,人权侵犯恶化,民主运动是爆发不起来地。因此,整天在那忧国忧民的民主斗士们多积累些政治智慧吧!等时机来了再献身,那时你的精忠报国有一展身手的舞台。
  评论这张
 
阅读(1471)|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