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放弃了共产主义,转归到民主主义:普列汉诺夫的政治变道  

2011-03-18 22:0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住他们》

      引 言

在民主的演进道路上,一直存在三大政治挑战,他们是传统的专制主义,顽固的宗教主义,幻想的共产主义,而将这些挑战结为一体的就是那个民族主义——有些国家以民族大旗掩盖专制的私利对抗民主,有些国家以民族大旗掩盖宗教的私利对抗民主,还有些国家则是以民族大旗掩盖共产的私利对抗民主,而且都有成功的案例。对此,以后会对那些以各自私利对抗民主的国家及其信奉者分别介绍,这里仅就一个具有世界意义的国家的人物予以颂扬,目的是清算共产主义来到人间后对抗民主的不幸及其最后的失败,因为这个人首先是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培养了一批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后,主动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的意思形态,而且不遗余力地苦劝国人别陷于那个马克思主义的专政泥潭。具有悲剧性意味的是,他的学生中成长出来一个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与本国无产阶级专政实践结合起来的“非凡”人物,一个乱世枭雄——列宁,而且这家伙竟然依靠外国资助的政变魔鬼般地在俄罗斯成功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专制的国家,硬是给那里的人民带来了远远超过73年的灾难,虽然最后共产极权顷刻覆亡后国家政治归回到了民主的正常轨道,但那个民主却依然携带着共产专制的病毒贻害着今日的俄罗斯人民,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无一例外执政后都流淌着共产专制的血液。问题是列宁的老师即使十分准确地预测了俄罗斯共产主义的未来又么样?他依然阻止不了共产主义的劫难来到人间,而且四处扩散,也就只好带着预言的苦痛告知世界,这个人类全新的专制怪兽肆虐自己的同胞他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只好以计算这个前所未有的专制的寿命来减轻自己曾经的作孽,毕竟他坚信邪恶是不能持久的。这个人就是俄罗斯的普列汉诺夫,一个与中国的陈独秀一样伟大的人物,从共产主义回归到民主主义的殉道者,也许他们晚年都较为凄惨。

一、作为民粹主义者的普列汉诺夫

普列汉诺夫,名为格奥尔基·瓦连廷诺维奇,1856年12月11日(俄历11月28日)生于俄国沃罗涅什省利佩茨克县古达洛夫卡村一个世袭贵族的家庭里,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选择的,父亲是一个世袭贵族、退职上尉(名叫瓦连廷·彼得罗维奇·普列汉诺夫),母亲(马丽亚·费多罗夫娜)是著名的文学批判大师别林斯基的侄孙女,在家乡度过了优裕的童年,并接受了父母严格的家教。1868年,刚满12岁的普列汉诺夫离开了家乡,直接进入沃罗涅什陆军中学二年级学习,十分向往军官生涯,甚至希望将来成为统帅,可见这是一个立大志的少年。5年的中学时代,天资聪慧的普列汉诺夫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兴趣广泛,酷爱文学,阅读了大量民主主义的作品,对其一生影响巨大。中学毕业后的1873年8月,普列汉诺夫于被送入首都彼得堡康斯坦丁诺夫炮兵学校深造,因受民主思想的强烈影响,同时对枯燥、严格、乏味的军校生活厌倦了,并且军官阶层中的种种特权不断刺激着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很快选择了离开,将军梦自我了断了。

1874年9月,18岁的普列汉诺夫考入彼得堡矿业学院。大学期间,普列汉诺夫除了攻读自然科学外,广泛地研读哲学、文学、经济、历史等方面的书籍,特别是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著作,受其革命民主主义的思想影响巨大,结识了革命家、经济学说史专家伊万·费多罗维奇·费先柯,此后逐渐变成了一个职业革命家。1875年,普列汉诺夫参加了民粹派的活动——俄国19世纪60年代末发展起来的一个影响很大的政治派别,主要成员是知识分子和大学生,早期代表小生产的利益和要求,坚决反抗沙皇的专制统治。但民粹派拒绝资本主义道路,认为俄国可以避免资本主义的发展而通过农村公社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相信农民是革命的主力,极力夸大个人的历史作用,视少数极少数英雄人物为社会历史的主宰。

参加民粹派之后,普列汉诺夫积极投身于革命活动。1876年初,作为民粹派的重要成员之一,普列汉诺夫经常深入工厂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同年12月参加并领导了彼得堡工人在喀上教堂广场举行的俄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政治示威,发表了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演说,高呼“土地和自由归农民和工人!” “土地和自由万岁!”得到了工人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支持。示威遭到沙皇军军警的残酷镇压,在工人群众的帮助下普列汉诺夫摆脱军警追捕,第一次逃亡国外。1877年夏,普列汉诺夫又秘密回到俄国,继续从事革命活动。1878年,普列汉诺夫担任了民粹派机关刊物《土地与自由》的编辑,并在这个杂志1879年的1、2月号上发表《社会经济发展规律和俄国社会主义的任务》一文,其主导思想虽是民粹派的,却提出了应重视工人阶级作用的观点,这也许是以后普列汉诺夫转为共产主义的思想根源。

1879年夏天,民粹派分裂,一派为“民意党”被恐怖主义者把持,一派为“土地平分社”主张继续在农民中进行革命活动,普列汉诺夫被推举为“土地平分社”领导人。这一时期的普列汉诺夫,已对民粹派的某些观点有所放弃,但仍是一个纯正的民粹主义者。1880年,“民意党”的个人恐怖活动提升了沙皇政府镇压的力度,即使如此那个废除农奴制的亚历山大二世仍在1881年3月被民粹派炸死在彼得堡,“土地平分社”也呆不下去了。为了躲避抓捕,普列汉诺夫及其“土地平分社”的其他领导人再次逃往国外,开始了长期流亡西欧的生活。

二、作为共产主义者的普列汉诺夫

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生活,受到当时西欧国际工人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的直接影响,普列汉诺夫的探索合乎逻辑地转轨到了共产主义革命的道路上,并为此进行着理论与实践并重的奋斗,包括成立革命政党,培养革命骨干,输入革命理论,与民主社会主义论战。这时的普列汉诺夫是一个标准的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者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者,时间从1883年到2003年。其主要工作包括:

1、翻译《共产党宣言》。1880年年底到巴黎,结识了盖得、考茨基、李卜克内西和伯恩施坦等一大批马克思主义的信徒。1881年底普列汉诺夫着手翻译《共产党宣言》,1882年收到马克思、恩格斯写的《1882年俄文版序言》以后,很快把《宣言》印了出来,进而坚定地转变为了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

2、创立“劳动解放社”。1883年秋,普列汉诺夫在日内瓦与阿克雪里罗得、捷依奇、查苏利奇等人创建了劳动解放社,其1844年、1888年纲领明确提出工人阶级的目标是以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先决条件是取得政权,这成为后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的基础,也是阶级专政的最早表达。该社把马克思、恩格斯的大量著作如《雇佣劳动与资本》、《哲学的贫困》、《费尔巴哈论》、《关于自由贸易的演变》、《恩格斯论俄国》等书译成俄文出版。

3、撰写马克思主义著作。为在俄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普列汉诺夫撰写了大量著作,这些著作传到国内培养了一大批社会民主党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列宁。这些著作主要有:《社会主义与政治斗争》(1883)、《我们的意见分歧》(1885)、《唯物主义史论丛》(1886年) 、《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1895)、《唯物主义史论从》(1893年)、《论唯物主义历史观》(1897年)、《阶级斗争学说的最初阶段》(1900年),这些著作主旨都是以阶级专制实现社会主义的,是一个标准的暴力革命的共产主义者。

4、参与创建第二国际。1889年,应拉法格邀请,普列汉诺夫作为俄国社会主义者的代表,出席了巴黎国际工人代表大会(即“第二国际”)的成立大会(1889年7月14-21日),并在大会上发言:“革命的俄国无论如何不应置身于欧洲社会主义运动之外,相反地,它今天同欧洲现代社会主义运动接近起来,必将给全世界无产阶级事业带来巨大的好处。”大会结束后,普列汉诺夫前往伦敦拜会恩格斯,得到恩格斯非常盛情地接待,1893年8月在第二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第二次见到恩格斯。1894年7月与查苏利奇秘密来到英国经常与恩格斯会面。恩格斯让普列汉诺夫利用自己的藏书,其中有他和马克思著作的珍本,恩格斯还与他常常谈起马克思,把马克思的手稿给他看。一次,普列汉诺夫来访,恩格斯不在家,他留了一个便笺,其中诚挚地说道:“我认为,我毕生的任务就是宣传您和马克思的思想。” 恩格斯曾对查苏利奇说过:“我认为只有两个人理解和掌握了马克思主义, 这两个人就是梅林和普列汉诺夫。”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艾威林等更是力劝普列汉诺夫留在英国以便能够与恩格斯经常会面,有利于讨教如何在俄罗斯实现社会主义。从1900年社会党国际局成立时起,普列汉诺夫长期担任国际局委员。

5、与民主社会主义论战。1896年后,伯恩施坦主张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开始支配第二国际,普列汉诺夫以无产阶级专政为指导思想予以反击,撰写了《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1898)、《伯恩施坦与唯物主义》(1898)、《唯物主义还是康德主义》(1899)、《再论唯物主义》(1899)、《我们为什么感谢他?(给卡尔·考茨基的公开信)》(1898年),《康拉德·施米特反对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1898年),集中批判了伯恩施坦、施米特等人的“修正”主义。普列汉诺夫曾给《新时代》主编考茨基写信,请其在杂志上留出位置回答伯恩施坦的挑战,说:“今天的问题就是谁埋葬谁的问题,是伯恩施坦埋葬社会民主党,还是社会民主党埋葬伯恩施坦?我个人是不怀疑而且从没有怀疑过这一争论的结局的。”普列汉诺夫还同俄国形形色色的民主社会主义派别,如经济主义、“合法马克思主义”、工团主义等进行不妥协地斗争,其主要著作有《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1894年)、《替经济唯物主义说几句话》(1896年)、《论“因素论”》(1897年)等。

6、推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建立。劳动解放社成立后即开始同国内的马克思主义小组建立联系,1890-1892年俄国出版发行《社会民主党人》杂志传播共产主义。1894年,列宁倡议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联合会,1895年5月到瑞士会晤普列汉诺夫,商定双方共同出版工人通俗读物《工作者文集》(1896-1899年共出版 6期)。1898年3月1-3日,来自彼得堡、莫斯科、基辅等地的“斗争协会”和俄国西部地区工人组织的九名代表在明斯克秘密举行大会宣告党的成立,发表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宣言》,指出俄国无产阶级将摆脱封建专制,不断同资产阶级作斗争,直到社会主义胜利。大会选出了中央委员会,批准《工人报》为党的机关报,普列汉诺夫与列宁均未参加大会。会后,中央委员会遭警察破获,《工人报》被迫停刊,但各地党组织仍秘密活动。1900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重建的代表大会上,普列汉诺夫被推选为主席团主席,并当选为党的总委员会主席。

7、与列宁合办革命杂志。1900年 1月,列宁离开西伯利亚流放地,着手办报。上半年,列宁到乌法、莫斯科、彼得堡、斯摩棱斯克等地会晤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同他们讨论办报事宜,7月来到瑞士会见了劳动解放社的主要成员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共同商定在国外出版《火星报》。编委会由列宁、普列汉诺夫、马尔托夫、阿克雪里罗得、查苏利奇、波特列索夫 6人组成(克鲁普斯卡娅曾担任《火星报》编辑部的秘书),创刊号于1900年12月问世,报头题词摘自俄国十二月革命党人致著名诗人普希金信中的诗句:“且看星星之火,燃成熊熊之焰!”这一年,为了回击“经济派”企图篡改《宣言》,普列汉诺夫翻译了《共产党宣言》的第三个俄译本,更在《火星报》、《曙光》上先后撰稿37篇,阐明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许多理论和政策问题,提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革命党纲。

《火星报》每期发行量约 8千份,有时还超过1万份。《火星报》代办员联络国内外革命组织,向国内散发报纸,著名代办员有斯大林、加里宁等10多人,后来大都成为布尔什维克的骨干,也就是列宁党的基本力量。根据列宁的建议,1902年 6月《火星报》编辑部公布了党纲草案,号召以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推翻沙皇专制统治,建立公有的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并在这一年年冬建立了组织委员会,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召开进行筹备工作。

三、作为民主主义者的普列汉诺夫

还在1895年时,普列汉诺夫与列宁第一次在瑞士见面就经常交流俄罗斯的社会主义道路。一次,他们在咖啡馆会见,拉法格、盖得和龙格在座,谈起法国的雅各宾垮台,普列汉诺夫开玩笑说到这个专政政府很快垮台是杀人太多了,但年轻气盛的列宁坚定地却反驳到雅各宾共和国垮台太快是杀人太少了,这也许已经预示着他们未来的必然分裂。果然,1903年后他们公开分裂了,一个走上了民主社会主义的和平道路,一个继续着科学社会主义的流血革命,再也没有走到一起,而且1917年列宁政变成功后,普列汉诺夫依然坚信这个专制的政权带给俄罗斯的将是更大的悲剧,而且预测了它寿命必然不长的死期——只是,他自己却在10月革命胜利后不到一年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政权已经恐怖地统治着俄罗斯的悲愤中死去。当然,更为不幸的是,普列汉诺夫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场革命会像病毒一样全球传染肆虐全世界大约一个世纪的岁月,以至于人类经历了巨大的共产磨难后才慢慢回归到了人间正道上,尽管他自己死前早已回到了民主主义的人间大道上。

  1、成为民主社会主义者。标志普列汉诺夫政治观点正式公开转变的是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1903年7月30日(俄历7月17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个陈旧仓库里开幕,秘密会议警察发觉只好转移到英国伦敦一个俱乐部里继续举行。大会于8月23日(俄历8月10日)结束。大会选出由普列汉诺夫、列宁和克拉西柯夫 3人组成主席团,主要主要任务成立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党。大会代表大会43名正式代表,拥有51票表决权,分别代表26个组织,火星派(拥护《火星报》的人)居多数,他们又分为坚定火星派(列宁火星派)与温和火星派(马尔托夫派),普列汉诺夫这是算是坚定火星派成员。这次大会主要在两大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一是党纲是否以阶级专政为手段达成社会主义,二是一个党员是否绝对服从组织。基于这样不可调和的严责分歧,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最后分裂为多数派(布尔什维克)与少数派(孟什维克),并在中央委员会和《火星报》的组织机构中,多数派支持列宁,少数派支持马尔托夫。普列汉诺夫被选为《火星报》编辑和党的总委员会主席,政治立场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但对孟什维克的立场已经表达了充分的认可,主要是碍于党的分裂一定程度采取了调和路线。1903年10月26日-31日,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国外联合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日内瓦召开,党内分歧并未弥合,普列汉诺夫希望二能够消除,未能成功。

2、1905年革命中的政治立场。1905年1月,俄国革命爆发(这次革命后,俄罗斯开始实施君主立宪制),普列汉诺夫写了《分开走,一起打》一文,主张采取阶级合作,以和平方式实现政治变革,民主社会主义思想成为自己完全的政治原则。同年,布尔什维克派在伦敦召开了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普列汉诺夫以“不合法”为由拒绝参加,并以党的总委员会名义通过决议不准其他代表出席,否则开除出党;不久,普列汉诺夫参加了孟什维克在日内瓦召开的党的工作人员第一次全俄代表会议,会上修改了党的“二大”决议。会后,普列汉诺夫了解了孟什维克决议内容,认为这些决议难以确保党的中央机构统一,因此于5月29日发表声明退出《火星报》和党总委员会。此时的普列汉诺夫,人在国外,采取超然的特殊立场,既不亲近列宁,也不靠拢马尔托夫,等于事实上逐步淡出了俄罗斯剧烈政治变革的实践,不参加布尔什维克的革命斗争,也不参加孟什维克的议会道路。

3、书斋中的书生“战斗”。一个党的领袖难以协调党内基于两种不同思想观点形成的政治派别,如果是政客那就成为一方的党魁带领党员继续奋斗,可惜普列汉诺夫主要是个书生,不是一个革命家,更不是一个野心家,也就只好放弃自己的政治实践,退回书斋从事研究也就成了合符逻辑的唯一选择。尽管如此,普列汉诺夫依然在一面著述的同时,一面尽全力挽救党的分裂——当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渐行渐远之后,这位俄罗斯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会儿站在孟什维克一边反对布尔什维克的暴力革命,一会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反对孟什维克的取消主义(取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12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召开,会上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公开分裂已经无可挽回,普列汉诺夫依然以护党派领袖的身份“不偏不倚地、公正地同分裂作斗争”。1914年7月16-18日,应普列汉诺夫的请求,统一会议社会党国际局在布鲁塞尔开会,对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派别的联合做最后努力结果是彻底失败,因为那个列宁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通过暴力革命推翻“反动的腐朽的专制的”沙皇政府的,普列汉诺夫亲手培养出来的这个学生已经对无产阶级专政嗜血如命了。 

4、永恒的政治遗嘱。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不久,国家已经成为共和制政府,3月31日在国外流亡达37年的普列汉诺夫回国。回国后,普列汉诺夫再次献身于政治实践,与临时政府合作,宣扬“阶级和平”和“阶级合作”,反对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当列宁利用国内的矛盾与德国的支持从临时政府手中接管权力后的第三天,普列汉诺夫就在《统一报》上发表了《致彼得格勒工人的公开信》,认为“十月革命”把俄国整个国家推上了“最大的历史灾难的道路。”

问题是,事实恰恰被普列汉诺夫全部言中。布尔什维克执政不到半年,查封的报刊比整个罗曼诺夫王朝时代还多,而这个王朝在1826-1905年80年间共处决政治犯894名,布尔什维克政权第1个月死于政治原因的就达数十万。这都是普列汉诺夫不能容忍的,他认为二月革命以来俄各族人民已拥有的民主权利和自由现在又全部被剥夺,结果普列汉诺夫主持的报纸被迫关门,住宅遭到搜查。即使如此,在十月革命胜利后最危难的时候,普列汉诺夫依然拒绝参加反对苏维埃政权的反对派阵营。

1918年3月初,身心俱疲的普列汉诺夫病情恶化,两个月后不断加重,回到祖国仅一年就永远就带着无限而又无法排解的遗憾离开了世界,时间是1918年5月30日,地点是芬兰。 值得庆幸的是,普列汉诺夫死得很早,如果10月革命后继续活下去,一定会死在列宁或者斯大林手里。

回到俄罗斯一年,这位俄罗斯的头脑一天也没有停止思考,《在祖国的一年》就是他最后的一部著作,也是最成熟的一部政治著作。该书对1917-1918年初俄国的许多重大问题发表了看法,尤其死前的《政治遗嘱》几乎对俄罗斯以后共产专制的残暴及其寿命进行了天才般的预测,以至于81年后被发现震惊了整个俄罗斯:

1917年10月列宁的政策是精神错乱的产物;

俄国还没有成熟到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地步,所以十月革命为时过早,十月革命是一个错误;

列宁号召与德国议和,为了推翻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并夺取权力,将是在俄国的土地上疯狂和播种无政府骚乱绝对危险的事;

十月革命是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它将引发内战,并将国家倒退到远远超 出1917年2月革命业已取得的成果;

我在一生中像每一个人一样犯过不少错误,但我主要的不可原谅的错误是犯在列宁身上。我对他的能力估计不足,没有看清他真实的目标和对目标的狂热追求,对他的最高纲领主义持宽容和嘲弄的态度。我把列宁带进了欧洲著名的、有影响的社会民主党人的圈子中,照顾他,全面帮助他,从而使他牢牢地站立了起来。不仅如此,1903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大会上,当列宁同马尔托夫争论时我支持了列宁,因此终于导致布尔什维克主义的产生。当时我以为,我能够逐渐軟化列宁的立场,在必要的方面影响马尔托夫,从而维护党的团结。但是我很快就明白了,团结是不可能的,因为一切与列宁意见不合的看法都无权存在。列宁主张团结.但要在他的领导下,服从他的目标,采用他的策略和口号。布尔什维主义一旦产生.开始迅速壮大,部分是由于它的策略和口号对于不甚成熟的俄国无产阶级有吸引力,部分是由于列宁异乎寻常地执着,有着惊人的工作能力。遗憾的是,已经无法纠正我的错误了。切尔诺夫先生因此才断言说,布尔什维克是我的孩子。维克多.阿德勒就我与列宁的“父子关系”开的玩笑不是沒有根据的。我的错误过去和未来都使俄国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个错误对我本人来说也是致命的。

附:转载一篇介绍发现《政治遗言》的文章

这个名字在今天我们这个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国家可能是几乎无人知晓了,可是如果翻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画卷,这个名字的重要意义不亚于老马和恩先生,甚至是列宁和斯大林等历史伟人。当然了今天要讲的这是个故事而不是政治教材,这个发人深思的故事发生在1999年的11月。 

1999年11月的一天一个消息震动整个俄罗斯,那就是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被从巴黎银行的保险箱中拿了出来。一封遗嘱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也许各位会觉得很奇怪,可是如果听我说完这份遗嘱的由来你就会明白这份遗嘱的意义何其重要。这份遗嘱写于1918年5月,也就是俄国革命胜利后不到半年的时间,而这份遗嘱的作者则是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之一,格奥尔基.瓦连廷诺维奇.普列汉诺夫。 

作为向列宁等人宣扬介绍过共产主义的革命导师,还和马还有恩一起作序出版过《共产党宣言》的太祖元老级人物,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中会写些什么呢?对俄国革命胜利的赞美?或者是未来的美好展望?可是让当时的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普列汉诺夫写完自己的遗嘱之后却把它放到了巴黎银行的保险箱之中禁止任何人看,并留下遗言:我的遗嘱在俄布(俄国布尔什维克)执政的时候不许发布,当俄布和俄布的国家不在了的时候才可以公布我的遗嘱。说完之后不久普列汉诺夫便与世长辞了,这份奇怪的遗嘱就安然的躺在巴黎银行的保险箱等待着人们的再次开启。 

 时间来到了1991年12月25日,当柏林墙轰然倒塌苏联烟消云散之时人们在惊讶之于竟然忘记了普列汉诺夫在1918年时留下的遗言。直至1999年巴黎银行在清理二战中遭纳粹洗劫的犹太人财产档案之时才意外的发现了普列汉诺夫的那份已经在保险箱中沉睡了81年的遗嘱。蜡封依旧,发黄的信封似乎在守候着一个伟人在81年前的约定和预言。 

巴黎银行方面按照信封上的约定把信原封不动的交给了俄罗斯方面,因为信上要求苏俄方面开启。当俄方有关人员打开了那发黄的信封取出了发黄的信纸看完普列汉诺夫的遗嘱之后,每一个在场的人脸色都白的吓人,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这份“恐怖”的遗嘱上所写的一切。于是俄方紧急动员了一切的可能手段验证这份遗嘱的真实性,他们化验了信纸和墨水,然后又用计算机扫描了档案中普列汉诺夫笔记中的字迹。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问题,这份遗嘱确实出在普列汉诺夫之手,而且书写日期确实是在1918年。

《政治遗嘱》是普列汉诺夫在1918年4月7-21日在病危中口授,由密友列·格·捷依奇笔录,又曲折而戏剧性地经过尼·尼热戈罗多夫的秘密收藏,终于在《遗嘱》所预言的苏联崩溃之后,于1999年11月30日俄国《独立报》发表面世。2000年第2期《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编译局出版)翻译出版了这篇《遗嘱》,同时翻译出版了收藏人尼·尼热戈罗多夫收藏《遗嘱》经过的文章、俄罗斯利佩茨克市普列汉诺夫博物馆馆长亚·别列然斯基对《遗嘱》作的鉴定、由普列汉诺夫的侄子谢·格·普列汉诺夫记录的列·格·捷依奇(普列汉诺夫的密友、俄国劳动解放社成员,后为孟什维克,十月革命后脱离政治活动,从事普列汉诺夫遗著出版等工作)关于普列汉诺夫口授《遗嘱》经过的回忆以及《独立报》主编维·特列季亚科夫为发表《遗嘱》写的按语。本文稿的所有注释已被删除,如要查核,可翻阅《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2000年第2期原稿》。 

那么普列汉诺夫的遗嘱上都写了些什么?为什么会用“可怕”这两个字去形容这份遗嘱?下面我就向大家转译一下这位老马的挚友,列宁的革命导师的遗嘱,一份发人深思的预言。

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知识分子的队伍比无产阶级增加得更快,在生产力中的作用跃居首位,在电气时代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将会过时。
       二、布尔什维克的无铲阶级专政将迅速演变成一党专政,再变为领袖专政。而建立在欺骗和暴力基础上的社会,本身就包含着自我毁灭的炸药,一旦真相大白,便会立刻土崩瓦解。

三、“布”党将依次遇到四大危机:饥荒危机、意识形态危机、社会经济危机和崩溃危机,最后政权土崩瓦解,这一过程可能持续数十年,但这个结局谁也无法改变。

四、国家的伟大并不在于它的领土甚至它的历史,而是民主传统和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没有民主,国家就难保不发生动荡,直至崩溃。

难以相信这是在81年前写下的东西,在革命风潮波澜壮阔的1918年普列汉诺夫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留下的话让今天的每一个俄国人都震惊不已。而尤其让人深思的是第四段,国家的伟大不在于其领土和历史,而是民主传统和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还是没有民主,就依然会动荡不安!

革命先辈的预言,只有历史才能去见证。

(说明,各位要看近30000字的遗嘱原文,可以在网上收到——目前国内有人说这是伪造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