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8万深圳的弃儿  

2011-04-21 12:0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一边唱着高亢而血淋淋的穷人革命的红歌颂扬自己获得政权的合法性,一边动用专政工具驱赶冠以“高危人群”的穷人到其他地方“危害”政府,这一毫无逻辑关联的两个政治怪胎都发生当下的中国,前者是共产党统治的重庆,后者同样是共产党统治的深圳。这是否告知天下的穷人,别到资本主义的深圳吧!我们齐聚到穷人的天堂重庆去吧!那里有我们穷人的梦想,我们穷人的希望,实在不行就在那个唱红司令的带领下直接打到深圳,也将那里的资本家、富人连同保护他们的统治阶级一起灭了,然后将那里变成红歌的海洋、穷人的天堂,改变那里的资本主义颜色成为社会主义颜色。

如果哪位要说我的建议是痴人说梦,那咱就来辩论辩论。这个深圳市对自己创造的一个无聊名词“高危人群”是指:有刑事犯罪前科、长期滞留且无正当职业及合法经济来源;无正当职业、生活规律异常、经济来源可疑;涉嫌吸毒贩毒或销赃;长期靠操纵儿童乞讨、扒窃等非法收入维持生计;有报复社会的极端言行、可能产生极端行为;危及他人安全的精神病人;使用假身份证件在旅业或出租屋居住。

权且不说这个邪味浓厚的玩意儿,就像文革时代创造的地富反坏右的名词一样整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就说这所谓的8类“高危人群”,稍有常识的人就能判断它,这不就是统治阶级与富人一道专无产阶级的穷人之政的翻版么:

你说他们是一群可能违法犯罪的群体,你不是在作有罪推定吗?而且是最恶意的主观有罪推定,什么有犯罪前科,什么生活来源可疑,什么有报复社会的言论,哪一样不是预设了他们的违法犯罪。既然如此,那就要问了,现在那些腰缠万贯的大富之人赖昌星、周正毅之流还少吗,那些手握权柄的大贵之人许宗衡、之流还少吗,隐藏在这个人群里准备犯罪、正在犯罪的坏人还少吗,是否可以将整个的富人、官人,以有罪推定统统打入“高危人群”的死牢;

你说他们是违法人员或者犯罪嫌疑人,国家的宪法、刑法、各类诉讼法、治安管理条例一应俱全,你们不会是文盲白痴吧,更不可能已经神经错乱吧,完全可以依照违法、犯罪的轻重,一个一个捉拿归案,训诫的训诫。劳教的劳教,判刑的判刑,为何非要将他们一概界定为什么“高危人群”,一律驱赶出你那个风水宝地了事。这是不是你在故意放纵犯罪分子呀,这就是你的保境安民?原来你们明明知道谁在干坏事,却不自己捉拿,驱赶到其他地方。你是不是怂恿他们到其他地方“危害”那里的政府,以彰显你那儿的太平盛世呀。你也太歹毒了吧!惟恐天下不乱,一便乱中上位;

你说深圳有8万“高危人群”,这个比例多大呀:2010年5月的统计数据是,深圳有常住人口240万,因此30个常住人口中就有1个“高危人士”在威胁着社会的生命、财产安全;流动人口有1200万,是150个流动人员中就有一个“高危人士”。如此之高的“高危人群”是如何产生的,你没想想吗?是你们养虎遗患或者放任自流?还是他们逼良为娼或者痛恨社会?你那个深圳可以奖励已经身价300的资本家3000元的住房补贴,也可以将上千万农民工的工资压榨在1500元的水平,更可以栽培出贪腐几十个亿的官场大盗,你能说这所谓的“高危人群”不是你的制度残酷剥削与吃人的结果吗?

想想吧!你的政府叫人民政府,这人民二字没有包含这8万的“高危人群”?你的政府叫人民政府,难道你不知道那可是曾经的穷人替你打下的?你的政府叫人民政府,你是否忘了那些替你打出江山的穷人就是你今天驱赶的“高危人群”?

100天之内,8万人将毫不留情地被赶走,动用的专政机器,驱赶的是“尚未犯罪”的“高危人群”。好像深圳也是共产党统治的地方,好像深圳是靠移民建立的城市,不知何故顷刻间8万人被打入了另册,驱赶出这座现代化的城市。记得,少年时曾有一个在中国特别流行的印度电影,其中一首控诉富人同情流浪儿的歌就叫《流浪者之歌》,电影和歌曲不仅将穷人们如何穷了到处偷摸揭露的淋漓尽致,更将他们贫穷的根源直指富人与统治者,进而成为了人们痛恨这个吃人的制度的悲愤写照,它宣告的是不铲除这个成批制造流浪儿的非人制度,大批的流浪儿将永远存在、凄惨、乞讨、反抗,直至管他怎样死去。

当然,“高危人群”的驱赶也有另一种轰轰烈烈的结果,今天深圳驱赶,明天东莞驱赶,后天佛山驱赶,这一数量庞大的“高危人群”一无所有,到处流浪,最后没有了安身之所、藏身之地、果腹之食,聚集起来,那就官逼民反了,那时他们一定唱着共产党谱曲的红歌。

  评论这张
 
阅读(14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