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政治转轨的逻辑  

2011-05-31 14:5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政随笔》

       今天的中国,以“危机四伏”界定它的政治生态应该没人不投赞成票,灾害连连,毒食泛滥,强拆自焚,滥抓乱打,物价猛涨,贪腐加剧,权斗残酷,人人自危。正是看到坐在了火山口上,那个执政当局在发明了一个劳什子“和谐社会”之后,发现不管用了又来一个“社会管理”的词儿过家家呀!好像这时代尽在它如来佛的掌控之中,想怎样玩就怎样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许是强权惯了,也放肆惯了,就是不知道黄天变了。

当然,现在的问题不是你能控制国家到何年何月——尽管你给天下昭示的是千秋万代直到共产主义,而是管你当局使出什么招数早已不重要了,人们无一例外忧心的那可是这危机持续下去的命运如何?会将这个么个泱泱大国冲他个千疮百孔?再不就将这个巨无霸政权冲击的轰然倒塌?而这个越来越大的问号已然地模糊了百姓最基本的判断力,一旦这危机直接引爆整个社会天下大luan了如何是好?似乎这样一个颠扑不破的“逻辑”成了整个中华民族无法逃过的又一个劫难,万劫不复的劫难:危机不断恶化,直到政权垮台,整个社会大luan,四处杀人越货,国家一片恐怖。果真如此么?

早前,没见过“世面”的鄙人也是这样的逻辑,整天在这么个逻辑的控制之下忧心如焚、忧国忧民,万分地忧虑我苦难的华夏民族呀!出路在哪里?难道这劫难是必然的吗?避免不了吗?慢慢,想多了,看多了,也就心里逐步也踏实了。

先说想。其实,这都是一个政治发展的逻辑过程,恰恰这个过程不是什么传统社会危机来了之后政治崩溃的那个结局,那是一个改朝换代的政治改变,我们面对的今日个的政治基于危机的变局,早已不是什么专制替换专制的变局,而是民主替换专制的变局。因此,这危机导致的政治出口不是什么政治动乱或者新的强权出山,只能是民主代替专制的政治转型,这可以称为政治转轨的逻辑,或者叫做政治发展的逻辑,既是真理又是规律,谁也主阻挡不了了。至于这逻辑的理由在于,这是一个市场经济替换传统经济——在中国具体一点就是替换计划经济与小农经济的经济发展与演变过程,而市场经济能够支撑的政治除了民主,不可能是任何的专制,管你这专制是军人独裁、个人独裁还是一党du裁,或者种族主义什么乱七八糟的专制。

再说看。获得了上述原理之后,再以之为理论武器观之世界潮流,那个经验提供的材料丰富的呀,要说目不暇接一点不过,有些案例甚至叫你那理论灰暗失色,而且干脆绝望地得出结论,咱们的民族就是例外,既是市场经济来到了人间也玩不了民主,人种就是那专制的基因。不信,你看:有的民主了又崩溃,而且是反复崩溃,似乎宣告了民主不适合西方以外的国家,战后没有崩溃勉强够得上民主的国家仅仅印度,但它可是大英帝国殖民了300年换来的;有的专制一直统治着国家,那里的人民民不聊生,永远在绝对的赤贫中看不到希望地挣扎着;有的则是专制、动乱、再专制不断登场,就是没有民主的份,使那些一代又一代献身民主的志士们前赴后继地就义于专制架设的绞刑架下,留下没有尽头的人间悲壮;有的则是专制强权牢牢地控制着国柄,带来了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国民可以从中慢慢走出贫穷了,可这专制推动经济发展携带的不幸数不甚数,腐败一如窃国大盗比比皆是(印尼),“盛世”枭雄消灭异己就像割韭菜一样不露声色地给灭了(阿根廷),腰缠万贯者的周围聚集着一堆乞丐成了国家一道亮丽的风景(巴西),种族隔离带来的族群对立的仇恨除了你死我活没有选择(南非)。而且,这些罄竹难书的不幸几乎是所有以专制推动经济现代化的国家共同的特色——仅仅有可以数出来的极个别专制政治体较少受到这漫漫不幸的煎熬与折磨,台湾地区、新加坡勉强还有一个韩国好像没那么残酷——但它们无一例外都携带着一个洗刷不掉的专制耻辱,任意打压政治反对派,或抓,或剐,那可是毫不手软。

可是,是哪些国家最后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走向了民主,彻底埋葬了专制呢?经验提供的材料无一例外的直指那些专制推动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国家——这些国家无论经济现代化的道路上有什么可悲的不幸,什么贫富差距巨大,什么腐败普遍盛行,什么人权侵犯严重,当它的经济水平达到一定临界,专制就要让位于民主,而且这时的民主着陆平稳,民主之后再也没有专制复辟,即使民主偶尔有些摇晃,但没有崩溃陷于天下大乱或者专制重夺江山。并且,恰恰是专制之下经济发展了,你的腐败、贫富差距、人权侵犯、环境污染成了民主力量整合的外在因素,更成为民主代替你专制的道德依据——你再不让位,难道还要将天下的财富贪腐的一点不剩,将天下的人民整成没有一丝尊严的猪狗,将贫富差距形成的仇恨扩大到赤贫者揭竿而起杀尽所有富人的程度,再不就将仅有的一点蓝天治理的没有丝毫光明,最后所有人与你专制统治者一道同归于尽?

不,好像都不是这样的命运。看看那些专制时代,经济一面发展,危机一面严重的国家吧!他们的经济水平能够足以支撑民主稳定着陆之后,社会的危机迅速下降了,社会的问题也开始逐步治理,尽管昔日专制制造的不幸尚需民主的时日才能一个一个逐步予以疗治,但国家没有崩塌,社会没有动荡,人权逐步张扬。与此相反,那些经济没有发展起来的专制国家,不是民主着陆难以平稳,就是着陆了所有社会问题一个也没解决,富人依然醉生梦死,穷人依然裸死街头,腐败依旧疯狂肆虐,污染依旧毒害大地。

以上述所想的一个原理,市场经济必然选择民主政治;以上述所有现代化的后发型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专制加经济发展加危机不断增多,等于经济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民主平稳着陆,不是已经孕育了一个现代政治转轨的必然逻辑吗?看,多么一样呀!现在的中国,不正是依托专制的强大力量,一面推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各种问题层出不穷,而且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各种问题转化成危机的势头越猛吗?无孔不入的腐败渗透到了国家的每一个机体之中,强征百姓的土地、房屋后他们只有以死对抗,人民的愤怒被警察与网管们压倒了心灵的深处,富豪们可以花费上亿资金购买飞机豪宅,穷人的孩子大学里靠咸菜加馒头度过四年时光,哪一样不是对经济现代化的无情鞭笞,哪一件不是对政治专制者的血泪控诉。但是,随着经济技水平的不断增高,承受民主平稳着陆的条件不断坚实,那日益加速的危机又何尝不是民主最后灭了专制的全部稻草呢?

       以上,就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政治转轨的逻辑,中国政治今后发展的必然逻辑。认识了这逻辑,什么专制也好,什么危机也罢,都是民主到来前的匆匆过客,尽管这个暂时的过客是那么疯狂,那么不可一世,又是那么毫无人性地欺压国人看不到希望,但它们都不会永久,更不会永远,他们都将随着经济达到一定水平时确保民主稳定着陆后逐步烟消云散,就像今日那些已经民主了国家一样,民主之前没人活得快乐,没有活得自由。民主了,人们自由有了,平等有了,尊严有了,腐败在下降,贫富差距在缩小,环境在变好。这应该就是我国民主后的人民生活,而市场经济强大到足以支持民主到来的那一天不仅必然到来,而且为期不远,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对中国的未来乐观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