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的母教  

2011-06-18 14: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感悟》

       我的儿时,是贫穷的,也是祥和的,这贫穷来自这个民族整体的落后,而这祥和来自母亲——母亲的劳作为儿女们最起码的衣食住行起早贪黑,母亲的慈爱给予孩子们最初的教慧,尽管母亲目不识丁。今天,当我感到善良、仁爱、正义是多么重要时,才惊人地发现,这一系列来自人性深处最为基本的价值观深入骨髓,源于儿时的母教。母教,于无声处,和风细雨,娓娓道来。那可是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也不知何人所为,但每每依偎在母亲的怀抱,睁着硕大的无知好奇的眼睛静静地倾听着:

说是一个孩子,一次蹬在茅厕解手,看见一个蚕豆掉在了地板上,毫不犹豫地拾起来擦擦吃了,长大后被推举做官了;

说是一个后母,总是欺辱前妻的儿子,动不动就克扣饮食,衣服总是破破烂烂,再不就是被着丈夫虐待、打骂这小孩。在白眼、压迫的环境慢慢长大。但儿子十分争气,书读得好,长大后考取功名,衣锦还乡,没有丝毫报复继母,依然敬若亲母,进校伺候;

说是一个小子,来到人间坏事做尽,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最后坐吃家空,家道全败,最后就到处抢劫偷盗,搅得乡亲邻里鸡犬不宁。终于惹怒了上天,捉拿了去,结果转世成了牛马,整天被人骑,被人打;

说是一个不孝之子,总是打骂母亲,后来母亲不堪忍受,自杀了。这时,儿子顿悟了,知罪了,但为时已晚。为了表达忏悔(这是我用的词,母亲可不会这文绉绉的词儿),儿子用稻草与木料专门做了个母亲的像,整天膜拜。一天,儿子照例将“母亲”搬到离家不远的田间小径上,手里那着一个长长的竹竿,照看田间作物以驱赶鸟儿偷食,同时在外面晒晒太阳。突然,一阵狂风恶雨袭来,就要将“母亲”刮走。顿时,在田里的儿子丢下手里的活儿,不顾一切地抱着“母亲”往家里狂奔,“母亲”没有被淋雨,也没有被卷走,但其他家什损失不少。原来,上天看到了这儿子的狼心狗肺,准备捉拿他到阴朝地府接受审判,最后念及孝道回归,就没有惩罚他,很快又和风日丽了。

还有好多好多,现在都已模糊了,母亲也没有给予儿子一点尽孝的机会就作古了,每每如此都撕心裂肺的难受而不能自己,但母亲的教育是成功的。就在这教育中,儿子知道了劳动的伟大,知道了勤劳的分量,知道了节俭,知道了善良,知道了正义,知道了济困扶危。等我更大一点的时候,勤劳、尽孝就成了我的自觉,总是一边上学,一边力所能及,家务事抢着做——有例为证,儿时到处拾野菜一筐一筐回家后,再一盆一盆切成喂猪的食料,可是将我的刀工训练的比大厨还要厉害,那个白萝卜、胡萝卜什么的在我手里可以切成细若游丝的菜肴,今天还是一绝活的,只是很少露“峥嵘”了,这水平除了老婆没人相信了。

一个更露骨铭心的事儿发生在1977年5月的一个晚上。因为病情不断加重,平时绝不吐露自己半点苦痛的母亲,突然不知到哪去了。忧心如焚的我、全家、亲戚,在全村上下四处寻找,找了2个多小时,也不见人影,最后汇集到家里,焦急,商量,等待,最为担心的是母亲害怕连累我们而放弃生命。正当我们近乎绝望时,母亲悄悄回来了。见到了母亲,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掉下了,而且是一番对母亲的安慰,没有丝毫责怪母亲的不辞而别。看到我的态度,我的母亲依然是平静的,只是说了声,还是我儿有孝心,顿时我是泪如雨下。但2个月后母亲还是走了,在今天看来完全可以看好的病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那天,在医院我跪在了医生面前,那天我立下了“宏远”——我的母亲的生命的意义,绝不应该仅仅是来到人间饱尝苦难之后再痛苦地告别世界。

当然,母亲的教育没有什么教导儿子“精忠报国”的内容,也许母亲胸无大志,也许母亲认为儿子就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子弟,勤劳、善良、尽孝、仁爱就够了,做一个合格的农民就是人生最大的理想。此一点,道是我长大后“自我培养”而成的,心系天下,忧国忧民,为天下的母亲不再受苦熬夜,不再受穷而累,去彰显生命。不过,母教的内容一定具有这样启迪的意义,全天下的母亲都是勤劳的,都是善良的,都是苦难的,她们将一切贡献给了儿女们,谁来使他们活出一个真正的人来,难道不应该有他们教育出的儿辈们回报吗!

至于我的母亲,全村的人没有人不说她是温和善良的,8岁时亲自保护自己刚出世的小妹免于已有5个女孩的父母的抛弃,当我们还是两间草房时接纳一家父亲被打成右派的母子三人居住,一个父亲家的远房孤寡老人一直住在家里没有嫌弃,直到我成年后才知道我的母亲是多么的伟大。也许,母亲没有培养出一个非凡杰出的孩子,但她确实尽力培养了一个合格的中国公民——她的儿子,今天在大学的三尺讲台上,说真话,做真事,当真人,应该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95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