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新塘怒吼的政治解读  

2011-07-31 14:3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问题》

       这是广东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怒吼,这怒吼声主要是那做牛做马、毫无尊严、毫无人权的农民工发出的,主体是四川籍。这次事件是城管打伤孕妇小贩引起,最高时聚集1000多人参与发泄不满,多达数万人参与示威与围观,持续3天,警车、小车被砸被烧几十辆,当局至少动用近万警力才予平息。但是,没有看到关于这事件最具民主意义的解读,这里试图以中国未来民主运动的爆发为视角予以分析。

一、基本过程——来自非官方报道的整理

6月10日21时许,四川开江籍20岁孕妇王联梅,在新塘镇大敦村农家福超市门口占道经营摆摊卖牛仔裤,村治保会人员见状后要收费,男摊主就让他们晚点过来收,治安队员当时就和男摊主争吵起来。女摊主在一旁劝阻,这时治安队人员当场就打该女摊主,他们就一脚下去,女摊主就被踢倒在地,连续踹了她好几脚,女摊主当场晕倒在地,男摊主也被打得满头是血。

另一说为,6月10日21时过,怀孕八个月的四川籍孕妇王联梅在大墩村隆家福商场外摆地摊卖衣服,治安队来收保护费,孕妇交不起,治安队要没收其货物。双方僵持不下,治安队动手殴打孕妇,用脚猛踹孕妇的腹部,她当场晕倒。治安队还向孕妇大喊:“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打死你们也不偿命!”有人当时认为,该孕妇当场被治安队人员爆踢腹部,小孩可能当时就流产了(大出血),孕妇的丈夫去拿刀要和治安队人员拚命,被一群治安队人员打倒在地上。当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也被打倒在地,后来120急救车开过来,医生当时就说:“这个人没有救了(指男孩已死)。”

 旁边路人马上围了起来,治安队员看见围观农民工人多了,就打电话把治安队全体人员叫过来,旁边路人也报案。治安队主任来到现场,发话:“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一个50万!”四川人听后怒火点燃了。随后,四川民众越集越多,当局称上100人,他们人投掷矿泉水瓶、砖块,并从超市门口逐步向大敦派出所聚集,且开始砸车辆,导致多辆警车和私家车辆被损坏。公安和防暴人员感觉快控制不住局面了,就发射了催泪弹、烟雾弹等,还抓走了25人,人群慢慢散去。人群后退,发现躺在地上的人及孕妇全部被抢走了。

11日晨3点钟左右,有消息称,孕妇的丈夫死了,后来孕妇也死了。愤怒的四川籍民众再次聚集,人数多达1000人,他们提出要惩办打人凶手,交出怀疑被治安队打死的人,释放被抓的20多人。得不到结果后,他们就冲击派出所、治安队、村委会和新塘镇政府,掀翻多辆警车,砸毁大墩派出所和治安大队。但是,四川人发现也有人乘机砸车,他们还以这些人是想把事态搞大,以此嫁祸他们四川人,然后实施镇压。

11日11时30分左右至当晚,事件持续升级,堵107国道的人被驱散后,又回到大墩,事情已经越闹越大,人群越来越多。大墩派出所被大批群众包围要求交出凶手,治安队、村委会被放火焚烧。他们以四川农民工为主,以石块、水樽等为武器,攻击公安武警,砸毁多辆公安车和公家车。据说在广东各地打工的四川人陆续赶来增援,包括东莞、潮州、惠州和汕头赶来的,

有现场目击者称,11日晚上大约有近千人在这里共烧毁了十多辆警车,火光冲天。对于是否打死人,该目击者表示,“他们只针对车,不针对人。”该目击者还表示,“绝大多数应该是外地人,很多面孔我都没有见过,应该不是经常在这附近的人。”但他同时表示,“也有很多本地人参与,多半是宣泄情绪,想浑水摸鱼的人也不少。”

12日,上万四川人源源不断涌向当地声援示威,当局调集2千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和特警到场,目前已传出5人丧生,逾百人受伤,数百人被捕。晚8点后,示威者持续聚集,他们破坏路障和公共设施,放火焚烧大墩村委会、治安队、交警队办公室。有参与者估计,当晚人数最多达五、六万人。还有“一两千人堵塞了107国道,见车就砸。还烧了十多辆车。”示威者被驱散后,又回到大墩,大墩派出所被大批群众包围要求交出凶手。

 有目击者称:“他说人越来越多 根本挡不住, 当警察他也怕死, 谁敢冲上去? 车烧了就烧了呗, 烧了也就是国家的, 谁管? 你看那么多人, 人围上来就是石头、 棍子、 砸都把你砸的稀巴烂, 谁敢挡?”当局派遣大批武警和特警到大墩村增援,多辆印有“广州特警”字样的装甲车到达事发地点,警方使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人群。该目击者称:”五十多辆警车掀翻, 点火烧掉了(记者插话: 警察不管吗?一样烧吗?) 怎么能管的了那么多人? 汽油一着火,谁管啊?(记者插话: 警察动多少人啊)警察啊, 五六千人肯定有的, 整个分局全部得出来 搞了两个通宵,没休息,没撤过.. 所以后来调了武警,那些军人,估计也有几十辆大卡车, 但是那些人他也不敢动, 只能站成一排守着, 守着银行、 守着县政府 不让他们冲進去,其他的地方他们管不了。”

12号晚上,在新塘的亚太新城附近,从大润发商场通往汇美邮局的路上,有十几个人(穿着跟老百姓一样的衣服)手持铁棍、砖头对路边停放的汽车先砸后烧,一路走过来,而且对外地牌汽车一律不砸不烧,只砸只烧粤A牌子的汽车。有目击者说,这条路上全是警察,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阻止、抓他们。而且,当这群砸车者一旦接近要烧的汽车时,这些军警好像事先接到命令一样,远离被烧车辆,就看不见他们了。烧完车后,军警就又走回来了。后面有上百号人一路跟着砸车的人群走、看,始终是这十几个人一路在砸在烧,汽车被他们一点火就燃烧起来,非常专业。

13日凌晨,据信广州军区一个师派出约二千七百人开入新塘,超过三十车辆运送,多辆武警装甲车随后。有现场人员收到警方亲友通报,叫他赶快离开,当局在凌晨将强行清场,拒绝者将格杀勿论。现场警方高音喇叭不停呼吁示威者离去,有人听到现场响起多声疑似信号枪的枪声。大批防暴警察、武警列队奉命进村,他们手持盾牌和警棍制止闹事者,多人受伤。民众掷石、汽油瓶对抗,有人更用铁棍袭击警员,多名警员受伤,警方随后发射多枚催泪弹驱散。入夜,各处聚集人群被武警强力驱散,然后实施宵禁。网传13日凌晨军警拘捕逾千人,当地警方消息指拘捕了150人,20多辆车被烧。

13日,网上有人号召四川民工到增城声援,采取行动,甚至制造爆炸袭击。入夜后,陆续传出增城各处有人群聚集,很快被武警强力驱散。近万军警严密布防,白天逾千全副武装的武警上街步操示警,晚上继续宵禁。

13日晚,107国道上还是有一群人鼓动民众拦截过往汽车,鼓动民众去砸去烧,部分民众看他们又砸又烧没事也跟着冲上去砸汽车,马上后面一群便衣特警冲出来对去砸车的群众,把手、脚、胳膊、腿当场打断,打的非常狠,然后扔上警车拉走,故伎重演。据说,仅107国道上久裕牌坊附近路段就至少有10或者20多四川人被用这种伎俩加害。19日晚,新塘镇再次发生抗议示威,数百人在街头与警方对峙,直至深夜才恢复平静。

二、官方报道

6月10日21时许,四川籍孕妇王联梅(女,20岁,四川省开江县人)在增城市新塘镇大敦村农家福超市门口经营摆摊档,阻塞通道。该村治保会工作人员见状后,要求其不要再在此处乱摆乱卖,双方因此发生争执。新塘镇领导和救护车到场后,立即对王联梅及其丈夫唐学才(男,28岁,四川省开江县人)进行劝说。经劝导,事主同意政府调解,同意将王联梅送医院检查,当王联梅将被送上救护车时,现场无关人员坚决阻挠孕妇上车,至22时35分许,现场逐渐聚集上百人起哄,部分不法分子向在现场做工作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及警车和处警人员投掷矿泉水瓶及砖块,并从超市门口逐步向大敦派出所聚集,且投掷石块,导致多台警车和私家车损坏。经有关部门及时处置,11日凌晨1时许,事件初步得到平息,公安部门对现场进行勘查。凌晨3时许,又有部分不法分子向清理现场的民警投掷石块、砖块、玻璃瓶等硬物,妨碍民警执行公务。随后,公安部门依法将妨碍执行公务的不法分子带离现场审查。

11日11时30分许至当日晚,现场又有上百名人员再次聚集在大敦派出所周边,围观群众一度达到1000多人。部分不法分子损坏车辆、银行柜员机,袭击公安民警。经增城市有关部门及时处置,事态得到有效控制。昨午警方对新塘镇政府等主要政府机构进行封锁,防范冲击,但示威者入夜后却走向107国道,攻击路过军车,因夜黑示威者众,防暴警察多不敢贸然冲前拉人。有示威者还要点烧油罐车。

11日11时30分许至当日晚,现场又有上百名人员再次聚集在大敦派出所周边,围观群众一度达到1000多人。部分不法分子损坏车辆、银行柜员机,袭击公安民警。经增城市有关部门及时处置,事态得到有效控制。此后经过未见具体报道。

12日上午9时30分,增城市长叶牛平称,“经医院检查,母亲和胎儿均未受伤,事件中无人员伤亡。”该孕妇的丈夫现身发布会现场,拿着纸条念“请大家放心,我们都很好,我老婆和腹中的胎儿都没事,母女平安,谢谢大家!”然而,12日晚上在新塘镇太阳城加油站附近,又出现大规模烧毁车辆,打砸公路护栏现象。但具体过程未见报道。

15日,广州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一名陈姓人士因散布“孕妇老公被活活打死“谣言已于14日被抓获,据称陈某对在网上发布虚假谣言的事实供认不讳。6月15日,增城新tang事件中19人被捕。19日,增城日报刊登公告,敦促违法犯罪者尽快投案自首,并以奖金(2000元)、户口鼓励举报犯事者。

广州市长称此次事件中,目前(就是以后是否没有交代)没有人死亡,有人受伤。然后,刘某新塘镇党委书记、麦某新塘镇镇长被免,大敦村党支部书记吴某、村民委员会主任卢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现场与王联梅夫妇拉扯争执的治安联防队员卢某予以治安拘留10天的处罚并开除公职,负有管理责任的治保会常务副主任卢某开除公职。

7月14日,增城法院对“6·11”大敦村聚众滋事事件中的5起刑事案件的6名被告人公审后当庭宣判,寻衅滋事案件4件5人,妨害公务案件1件1人,李忠煌、冉清华、杨发均、欧林、康川5名被告人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到九个月不等,被告人赵玖付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三、政治解读

新塘是隶属于增城的一个镇,该市靠近广州,人口800000,新塘是中国“牛仔之乡”, 据说国际市场的90%与国内市场的60%以上的牛仔服装出自新塘镇,据悉新塘镇至少有10多万四川打工者(也有说整个有近70多万打工者,50%以上为四川籍打工者)。作为一个案件,新tang事件有哪些值得探讨的政治学秘密呢?

1、这次冲突人数至少在万人以上持续3天之久,其中所内含的官民矛盾、贫富矛盾、族群矛盾相互交织,促成了这次最开放的广东地区大规模群众性抗议示威的大爆发,主体是农民工。这预示着中国未来民主运动的主要阵地在东南沿海,特别是广东,主要力量是农民工,因为这次事件蕴含了所有农民工的共同利益诉求,其动员能力最强;

2、新塘公职人员打人是人权侵犯,打孕妇是恶劣的人权侵犯,这个党国专制不知每天上演多少人权侵犯,这次人权侵犯酿成了这么大的事件,不可否认以后还会出现人权侵犯引发的更大的政治事件,特别是来自农民工这个最广大的弱势群体的人权侵犯引发的事件;

2、这次事件没有引发所有农民工的连锁反应与响应,不在于当局的武力平息,也不在于农民工的非组织化,而在于没有推动所有农民工一起走上街头的共同危机。这个危机只能经济危机能提供,包括大规模物价飞涨的通货膨胀与工厂停产的工人失业。一旦那天到来,他们将会在任何一个因素的诱导下,一起上街,那时任何力量都平息不下去了;

4、这次事件中,官民都表现了极大的克制,没有示威者广泛打砸抢的骚乱,它说明未来的民主运动会酿成严重的无政府骚乱是官方的威胁与污蔑;没有当局开枪杀人的行为发生(据传这方面有死命令),说明当局十分明白一旦如此将激化矛盾后果难以预料。既如此,当将来大规模和平示威爆发后,一个政治上的巨大挑战就会到来,不开枪示威平息不下去,开枪激会起更大示威——这其中的政治崩盘是否发生实难预料。这崩盘就是开枪会激起更大的愤怒而平息不了,而面对广泛爆发的强大民潮强力部门会拒绝执行开枪命令而倒戈,最后示威大蔓延到全国平息不去导致强权政府垮台;

5、在未来的民主博弈中,人们一定会利用官方一直掩盖事实真相的思维定式以夸张(也许是无意的)的信息风传某一突发事件,进而激发起尽可能多的利益相关者的义愤、勇气与行动,从而强化示威的规模与力量;官方也有可能会以抹黑的手法打压民众示威以求道义支持,进而达成平息抗议怒潮的目的。此二者都涉及斗争的技巧与艺术,这是未来民主运动的领导者与组织者所要理性应对的;

6、中国的政治生态决定了中国的反对派、民主型政党只能在民主运动爆发后在难以平息的过程中迅速组建,而不可能先存在再领导民主运动。同时,鉴于未来民主运动的爆发首先源于集中度最高的沿海农民工,而失业与通胀就诱发点,罢工是主要手段,各工厂工人纷纷响应是主要表现,那么在这个群体中时势造就出来的工人领袖、工人政党的反对派将首先形成。

  评论这张
 
阅读(174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