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工的悲:子女教育  

2011-09-25 22:5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问题》

       维克多·雨果说:“多建一所学校,就少建一座监狱。”马克·吐温说:“你每关闭一所学校,你就必须开设一座监狱。”

中国社科院王春光教授前往法国做课题时,发现法国正发动全国力量寻找偷渡过来没有入学的儿童去学校上学,不解中当地政府一位官员告诉他,这是为了法国的将来,因为这些孩子没有受到教育在法国长大将是社会的最大隐患。

先说几句

农民工本身就是一个贬义的称谓,农民就是农民,工人就是工人。但是,这称谓就宣告了一个事实,他们是一群名不正言不顺的人,农村离开了,城里进不去,除了以最残酷的生存方式出卖劳力,不知自己是这个社会的哪类人,而且这身份自1949年中共tong治后给你定了,永远不得改变,这叫职业世袭,比血统世袭更无耻,今日个进城了依然是农民。这也罢了,他们的孩子也有了一个称谓叫做农民工子女,未来将接班的农民工。作为农民工,一辈子已经无望,那就指望下一代吧!如何指望,除了教育没有它法,农民工没有权力、金钱、身份传承给子女。可是,这教育对于农民工而言能够指望吗?这时代,中共tong治的好,每年GDP以9%以上的高速增长,惠及到农民工这儿,如果这子女只希望混个肚皮饱那也算了,搁在哪都是喂,有父母吃,孩子就不会饿,农民工遭到政治、经济的双重盘剥之后所剩无几的口粮,是可以保证一家活命的。

 不过,这基础教育嘛!也不用操心,当局已经想到了,中共早在25年前就庄严宣告了9年义务教育,就是中国的每个公民,不管乞丐还流浪汉有权不交一分钱地将自己适龄孩儿送到学校读书,直到初中毕业。只是,这支票真正兑现是在22年后的2008年,这一年不要学杂费了,也不要书本费了,义务教育才名副其实了。这是多大的恩惠呀!恰好今日农民工的子女已经成为共和国实行义务教育时代的儿童,享受国家的义务教育本是他们应有的权利,农民工的孩子们有救了。然而,不幸就在于即使在中共tong治的首都,这个儿童群体至今依然无法获得或者很难获得这一权利,其最后的结果是中共政府提供给农民工子女享受义务教育的资助最少,享有的权利最低,更要为接受“义务”教育另外付费——他们的父母沦为城市劣等公民时,他们也成为了城市的劣等儿童。原来这批从农村来到城里的农民工们以辛勤汗水换来的是两代人的剥夺,父母打工受到超强的剥夺,孩子不能接收义务教育被再次盘剥:原来农民工与其他公民不一样,进而决定了农民工的孩子与其他公民的孩子也是不一样的,农民工的孩子不是什么祖国的花朵,而是政府的弃儿。

一、基本状况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提供的数据,中国大陆总人口为1339724852人,城镇人口为66557万人,占总人口的49.68%,乡村口为67415万人,占50.32%,流动人口为26139万人。16-60岁的劳动力为92148万人,农业劳动力约2.95亿人,今后5年下降到2.5亿左右,有4500万农业劳动力将转入非农产业和城镇就业,每年平均900万以上。到2020年,农业劳动力约为2.25亿人,2025年约在2亿人,2030年约为1.78亿人。目前,我国的城镇化率超过47%,今后5年城镇化水平约提高5个百分点,达到超过53%,2020年达到58%。中国的农民工就是那批庞大的离开土地的劳动力群体,他们的子女也成了农民工子女一族。

1、农民工人数。现在,全国各地打工的农民工2.5亿左右,其中跨省打工的超过1.5亿人,30岁以下的超过1.5亿人,今后5年农民工将达到3亿左右。其中,近80%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转移到非农产业,30岁以下占52.6%,30-40岁间占29.5%,40岁以上占17.9%。全国容纳农民工人数最多的是发达地区的省市,广东省3000多万,浙江省约2000万,江苏省约1500万,北京约600万,上海约700万。

2、农民工子女人数。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段成荣根据资料,估计当前全国约8000万农民工子女,2000万农民工子女随父母一起进入城市,留在乡下的有6000万。另外,每年有60、70万流动高中生面临高考难题,880万左右学龄前儿童随父母进入城市。据来自《工人日报》(2009年12月3日)的数据,全国农民工子女达7000多万,跟随父母的随迁子女1400多万,5800多万留守儿童, 4000多万在14周岁以下,14周岁以下流动儿童规模已达1834万。几个发达地区农民工子女的数据是:2009年,外来人员进城务工的子女,广东达到279万人,浙江114万,江苏100万,上海市47万,北京市43万。

3、教育情况。根据来自各方面的数据显示,入城的农民工子女数量占当地义务阶段学生的比例已达20%以上,全国平均约70-80%的农民工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但在不同地区农民工子女在国家公立学校就读的比例并不相同,约在50%-90%之间。其中,天津达到95%左右,上海达到90%左右,北京85%左右,浙江75%左右,广东不到50%,中西部省市的不到50%。

另外,2007年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中国儿童中心共同立项、财政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了目前全国范围内针对流动儿童生活状况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调查,历时1年,在北京、深圳、武汉、成都等9个大城市访问了12000多名流动儿童的监护人和7800多名儿童。调查发现,3到6周岁流动儿童入托比例为60.7%(远低于城市户籍儿童入托率),6周岁儿童中46.9%没有接受入学教育,近20%9周岁的孩子只上小学一、二年级,13周岁和14周岁还在小学就读的占相应年龄流动少年的31%和10%,12到14周岁的失学流动儿童中60%已经开始工作。另外的数据是,农民工子女15.4%辍学离开学校,总人数高达300万。

二、农民工子女教育中的悲

中国的农民工,一个为中国的制造业创造出供给全世界廉价产品的巨大人群,一个在最脏、最乱、最热、最高、最毒的环境中为城市美好化妆的巨大人群,不该结婚,也不该生育孩子,有了孩子不该奢望什么教育。一旦有了,农民工子女的教育就成了一个自找的挥之不去的悲——这个群体整体就是一个现代中国义务教育的弃儿。

1、流动中的教育。这群少儿是在流动中求学的一代,他们从农村随父母流入城市,又随父母从甲地流到乙地,他们不知道明天在那个地方求学,在哪个学校上课。有调差显示,农民工子女转学率高达90%以上,有些孩子是多次反复转学。最后,初中毕业了,那些极少数能够考上高中的,还要回到农村自己的家乡接受非义务阶段的高中教育,才能参加高考。而在这来来往往的折腾中,他们几人能够进到大学的殿堂?哪怕是最差的那个大学?目前,尚缺乏农民工的那些子女有多少考上大学的确切数据,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整个农村孩子上大学的比例是远远低于城里孩子上大学比例的,至于农民工中那些流动的孩子上大学的比例一定更低,因为他们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失学率都是最高的一个群体。

2、被歧视的教育。父母的身份给农民工子女的身份早已定位了,他们是城市里的外来孩子,他们又是离开农村的孩子,身份没有认同,成为被歧视的特定对象。在公立学校,同学、教师歧视他们,坐最差的位置,受公开的侮辱,遭天天的白眼;在私立学校,他们成了被盘剥的对象,学校简陋,设施不全,师资薄弱,教学质量差,安全隐患多。这些学校,老板先欺负教师,再欺负学生;教师先欺负学生,再欺负家长。于是,农民工的子女,在被歧视中成长,成为一群最早辍学的少年,成为一群未来报复社会的青年。广东相关部门的一项调查数据是,该省未成年犯中51.8%为外省的未成年人,更有深圳为了世界大运会的安全公然驱赶8万所谓高危人群离开深圳,他们中多少是农民工子女中已经失学的青少年?

有研究者的调查数据是有说服力的:农民工子女,72%的学生害怕歧视,性格上更拘谨小心的占28.77%,更敏感的占28.77%、更忧郁的占21.23%、更捉摸不透的占21.23%,开朗热情的仅占11.23%,能与同学融洽交往的只有50%。

3、没希望的教育。没有家长的关爱,没有正常的教育环境,农民工子女的教育整体质量低于其他群体的孩子。公立学校,他们是被忽略的教育对象,差班、差校、差教师成为他们主要的去处;私立农民工子弟学校,大量最基本的教学资源都不具备,学生接受的不过是识字与扫盲教育,绝大多数难以通过这类教育进入高中实现大学梦想。有调查数据显示,以100分计,北京公立学校小学能达90-100分,农民工家乡镇中心学校小学教学可达70-80分,北京农民工子弟学校仅50分;广州市某区有些农民工子弟学校课堂教学不合格率竟达75%;更有农民工子弟学生小升初平均仅15分。

这里,没有全国的统计数据,但2009年12月27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武汉大学一个调查队的调查显示,72%的农民工子弟初中毕业后选择读职高或是技校,还有部分直接打工去了,选择继续上高中的只有18%。可城市学生中初中升学率一般为70%以上,高中升学率则在40%左右。

三、农民工子女教育教育的不幸:谁之过?

中国的农民工问题是以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农民群体为基础,基于市场经济的巨大力量推动而成的,自1978年以来中国城市化的发展速度是同期世界城市化平均速度的2倍左右,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真正的动力所在,也是农民工问题日益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社会问题根源所在。中国的现实告诉人们:体制限制是第一原因,普遍贫穷是第二原因,人数庞大是第三原因。

1、体制:罪魁祸首。1958年以后,中共实行了中国历史上最严厉的户籍制度,然后将农民这个他们自称是代表他们的群体永远地固着在农村,成为了中华民族中最为劣等的公民,而且永远不得改变身份。改革开放了,大量的私有工厂出来了,他们被一个叫做市场经济的强大力量诱导出来进入了城市的工厂、餐饮、环卫,从事最下等、最少工资、毫无福利的伙计,他们的孩子也成了他们农民身份的体现。于是,一切以农民户籍为依托的制度性利益供给全部没有,他们的孩子教育难进公立学校,进了公立学校难以得到公平的教育,有了公平的教育还得回到农村参加高考。

现在,即使农民工的子女可以大规模进入公立学校就读,但为了验明正身,那些歧视性的证照要一应俱全,什么暂住证、务工证明、居住证、流出地无人监护证明、户口簿(简称“五证”)一样不少,然后还要到家乡的到街道或乡镇办理“借读证”,一样少了不予接受,他们为此只有哭泣。那些公立学校接纳不了的孩子就进入私立中小学就读吧!不行,那些学校因盘剥、校舍、师资、安全、质量毫无保障,或者非法存在,或者政府取缔,逼得他们成了整个义务教育的弃儿。最后,除了辍学没有选择:一个数量巨大的童工群体形成了,一个到处流浪乞讨、偷摸抢劫的反社会群体也行成了。

2、贫穷:难以承受的教育之重。现在,农民工子女异地求学主要是农民外地打工,但他们子女的培养、教育却面临无法解决的难题:放在农村,缺乏家庭环境,监护难以到位,孩子的成长难以正常、健康;随着父母,成本奇高,难以正常接收城市教育,各类歧视如影随形笼罩着孩子,过早承受人间冷暖。更为难堪的是,农民工的收入奇低,他们难以承受城市教育的费用支出,高达58%的家庭投入在孩子教育身上。2010年,农民工月均收入达1690元,农村居民全年人均纯收入5919元。这样的收入来源,农民工根本承受不起公立学校的赞助费、借读费,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托管费、早餐费、培训费。江西教育厅的一个调查是:南昌各学校攻劫难农民工子弟36688名,完全和部分支付借读费的各占一半,也就是没人不交借读费读书的,还有3173名没钱读不了书。

那就选择私立学校吧!可是,这些私立学校,完全依靠收取农民工子女学费办校,已经不是任何意义的义务教育了。同时,这类学校主要以盈利为目的,对象就是学生。于是,学生、教师成了办学者的剥削对象,学生又成了教师的剥削对象。学校为了节约资源,总是千方百计克扣教学投入,教室、运动场、教学设配极其简单,连基本的活动都难以展开,有研究者调查提供数据是:北京市的私立学校没有多媒体的占53.2%,没有显微镜的26.5%,28.8%不开实验课;24人1个教师(国家规定12人1个教师),仅54%有教师资格证,经过专门训练的只有25 %左右。最发达的广东省,调查数据是95%的教师没配电脑,70%的学校没实验室,73%的学校音乐器材满足率不到40%,6四%的学校体育器材满足率不到40%,28%的学校没有图书室,52%的教师学历是高中或以下。

教师工资多在700-1500元之间,连几码的糊口都难以维持,老师也就以应付教学、经常流动、盘剥学生转嫁怨气与不平。至于私立学校的全风险都是办学者个人承担,学校食品、卫生、环境、交通、斗殴都是安全的诱因,一旦发生了这个学校就只好关门了,学生转不了学就进入失学大军吧!。

3、量大:难以承受的学童。数据显示,现在农民工与农民的人数比已经达到了1:1左右,而且绝大多数农民工都是青壮年,他们的后面形成了高达8000万的读书孩子,有2000万要跟随父母入城就学,这样一个群体是在不到30年的时间形成的,也就成了农村学校吃不饱、城市学校难容纳的现实难题,中国的城市化速度过快增长是农民工子女陷于悲惨的又一个基本原因。从世界角度看,世界一些国家的城市化率从20%到40%,英国花了120年,德国花了80年,美国花了40年,日本花了30年,中国花了22年,这个城市化的过程就是中国数量庞大的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的过程。

同时,我国基础教育投入都在县乡镇两级地方财政,农民工打工的地方接收一个农民工子女到公立学校就读就要自己的财政支出,而这下孩子们的户籍根本不在当地,什么教育考核都可以将他们排除在外,这就直接导致任何一个地方政府都没有积极性兴办公立学校接纳农民工子女就读,要进去就得农民工花钱买教育资源读书。尽管这些年,一些地方耗费财力解决了部分农民工子女就读公立学校的问题,但成效不大,即使农民工子女进入公立学校就读也是要交名目繁多的种种费用,将他们挡在了门外。

然而,难道这高速发展的城市化一定成为中国农民工子女教育不幸的原因吗?是的,数量巨大,加上户籍制度与农民工贫穷,一起构成了今日中国农民工子女12年基础教育的种种惨不忍睹:没书读了,他们去流浪,他们去打工,他们去抢偷,他们去吸毒,他们成了社会的渣滓与毒瘤。

所以,人类的最大公平是教育公平,人类的最大不公平是教育不公平,如果一个国家无力解决教育的公平就是在制造一个民族永久的不平等,这样的国家永远进入不了现代文明,这样的国家也不可能政权永固。

  评论这张
 
阅读(187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