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东莞工人占领工厂“软禁”中层求解雇  

2013-08-12 13: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问题》

       来自《南方网》的文章,2013年8月12日转播到腾讯微博,最奇异的工人罢工。
东莞工人占领工厂“软禁”中层求解雇

平谦电子厂的车间门口被贴上封条。南都记者 徐章龙 摄

8月9日下午,长安霄边平谦电子厂,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一手提着菜刀,一手握着水果刀,试图冲出大门,但最终被工人们组成 的“ 人墙 ”拦住……

他是工厂人力资源部的邹部长,人墙是留守工厂的100多工人。今年3月底,工厂管理层集体 撤 出 ,遣 散 了1000多名员工,留下他们这批工作时间较久的老员工,他们每天打卡不用上班,在这间“僵尸工厂”里聊天打牌、无所事事,只能领到基本工资。僵持了4个月后,厂方突然张贴停工放假通知。

他们担心,邹一旦离开,他们的补偿金将泡汤,因此将邹困在厂里,要求被解雇。

突然停工

“工厂关门不赔钱!员工生活没保障!”“僵尸工厂!”“我要工作!我要生活!”……长安霄边平谦电子厂的铁栅门上,近日被员工们贴上各种抗议的标语。

这些员工们已经4个月没工作了,车间的机器已被封存,他们每天闲呆在厂里,聊天、打牌,无所事事。虽然厂方如数给他们发放基本工资和和各种补贴,但对于这些习惯于拿加班工资的劳动者来说,他们“腻透了”。

今年2月28日,平谦电子厂向全体职工发布首份停产公告。公告称,由于大客户与厂方的合同到2013年3月底到期,届时厂方的生产工作将停止,此后将进行后续的整理工作。

这份公告称,生产工作停止后,将在4月初为第一批解除劳动合同职工(约1100人左右)依法办理离职手续并及时依服务年限结清补偿金以及全部工资报酬。依厂方工作需要存续劳动合同关系的职工(约200人左右)将于4月份起进行后续整理工作,约需一至六个月左右时间,届时也依法办理离职手续并及时依服务年限结清补偿金以及全部工资报酬。

公告还援引《劳动合同法》给出了年资补偿金计算方法:按职工在工厂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职工支付补偿金(补偿月份数无上限)。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职工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

员工们接受了厂方的这种处理方式。据留守的多名工人回忆,厂方于4月份顺利地遣散了1100多名员工,那些员工们拿到补偿金并无异议。“不过那些人的工作年限没多久,所以补偿金也不高。”留守工人说,剩下的他们这100多名工人,绝大部分都是资历较深的老员工,他们的工作年限从3年到16年不等,他们以前的月工资也在4000到7000元不等。

不愿“被放假”

从4月1日到8月6日,留守的百余名工人们,度过了他们史上“最轻松也最无聊”的4个多月。“我们每天都要打卡,但不用上班,最开始天天呆在车间里闲聊,后来车间被贴上封条,我们就在一个办公室里闲聊。”多名工人回忆说,他们有时候实在无聊,就偷偷打打牌,反正管理层绝大部分都撤走了,也没什么人管。

据员工们介绍,最开始饭堂仍保留着,但没过多久就关停,厂方开始给每个人每月补贴400元伙食饭。“但是还要像以前那样每月扣除110元,相当于只补贴了290元。”工人们说。

员工们回忆,厂方还曾停止供应自来水,他们情急之下去往长安镇政府上访,停水问题得以解决。但上访者都付出了代价,“厂方以不正当上访为由,予以每个人600元的处罚”。

工人们留守的这4个月内,厂方仍保持如数发放除了加班费以外的其他工资和奖金。在平谦电子厂工作了16年的老吴介绍,他以前每个月的总工资都是6500多元,最高可达7000多元,但自今年4月份起,他因为没有加班工资,每个月仅能拿到5000元左右。记者又采访其他多名留守工人,均反映停工后每月薪水锐减1500元以上。

大部分员工对这种留守状态乐于接受,但也有少数人表示焦心。“没有加班费,工资少了很多,我不能这样耗下去。”工人老胡称,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很想再去找个好厂上班,但厂方一直耗着不辞退我们,如果没有解除劳动关系,别的厂肯定不会招收我们。如果我主动辞职,就白白浪费了一笔补偿金。”

8月6日,厂方发布的一份新通告,彻底让所有留守员工们坐不住了。该公告称,目前工厂生产经营出现严重的困难,难以承担后续的巨大劳动成本支出,依《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有关规定,自8月7日至9月6日止,工厂仍然对正常上班的全体员工发放正常工资,9月6日后,工厂将会对于不需要安排工作的员工停工放假,放假期间,按照东莞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80%支付生活费用,直至工厂复工、复产或者解除劳动关系。“放假后厂方每月就只发1200元的工资,还让我们耗着不能另谋他职。”留守工人们表示拒绝“被放假”。

“软禁”管理者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待在平谦电子厂园区里的,除了百余名留守工人和几名保安,还有该厂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

8月9日下午,厂方在6日的放假通告基础上,重新发布一份通告,内容几乎不变。当天傍晚,该厂人力资源部部长邹先生准备离开厂区,不料被工人们拦住去路。据员工们当晚拍摄的手机视频显示,这位邹先生被限制在厂区后变得激动起来,他一手提着菜刀,一手握着水果刀,试图冲出大门,但最终被“人墙”拦住。

南都记者日前在平谦电子厂内见到这名邹先生,他表示自己很无辜。“老板怎么决定我完全不清楚,我跟老板没有任何关系,工人找我有什么用?他们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邹先生称,他已经就此事报警,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有民警介入协调处理。

留守员工们则认为,厂方目前仍未将劳动合同发放给他们,而邹部长是目前能联系上的唯一厂方管理人员,邹一旦离开,他们的补偿金就会“泡汤”。截至昨晚发稿时,有留守员工仍称“邹部长还在厂里,老板不出来处理这件事,我们不会放他走。”

[账本]

如遣散百余名员工,或需四五百万补偿金

平谦电子厂的员工们指称该厂沦为“僵尸工厂”,即已经停工但又不肯宣布倒闭,在员工们不用上班的情况下仍保持发放基本工资,借此“逼走”员工从而规避巨额补偿金。

“说句俗话,我们很多人刚来厂里的时候,毛都还没长齐,现在都变成小老头了!”平谦电子厂留守员工们介绍,他们不少人的工龄在10年以上,其中有多位长达16年。如果按此计算,平均每个人能拿到近10个月的工资补偿,而他们每个人的平均月工资都高达四五千元以上,“我们自己统计了一下,厂方如果要遣散我们,必须要支付四五百万元的补偿金。厂方可能想着给我们发基本工资,让我们耗了几个月就耗不住主动离职,那么厂方就能节省不少补偿金”。

[劳动部门]

企业未正面回应员工诉求

南都记者了解到,平谦电子厂于1993年3月26日成立于东莞长安镇,属来料加工企业。该厂主要生产磁石、磁铁芯等磁性产品及其它电子产品,产品全部外销出口,其产品均以日本TD K商标在市场销售。该厂的订单几乎全部来自日本TD K公司,此次日方合同的终止,意味着平谦电子厂再无任何订单。

该厂8月6日发布的通告中提到,放假期间厂方会积极寻找客户,争取早日复工复产。不过其留守员工们对此并不抱希望,长安镇人力资源分局表示“不清楚该厂今后会不会复工”。

据长安镇人力资源分局介绍,该分局于6月20日向平谦厂发出《关于企业工人集体上访事件的处理意见》,向企业明确有关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并要求企业以“通告”的形式,向全体留厂员工明确有关解除劳动关系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月工资标准,以平息工人持续集体上访事件。但企业一直未作妥善处理,未正面回应员工诉求,未明确“后续的整理工作”的时限及经济补偿金的标准。长安人力资源分局表示,接下来将联同镇综治、信访、公安、社区等有关单位与部门,依法组织企业与工人进行协商,力争使事件得以妥善处置。线索提供:佚名100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3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