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木生的博客

民主诉求

 
 
 

日志

 
 
关于我

梁木生,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大跃进的那一年,作者出生于江汉平原的腹地——湖北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然后,伴随“文革”成长,伴随“改革”成年,在历经了学生、农民、战士、工人、中学教师的多个角色转换后,于1994年走进了大学,在象牙塔里做起了清苦的学者。面对社会的剧烈变革,围绕产权民营化、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国家法治化的制度化发展逻辑进行研究,发表了150万字左右的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私有:剥削的根源,还是手段(《哈尔宾师范学报》1999年第2期)  

2013-09-29 09:3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文转载》

       内容提要:剥削的根源来自人性,但人性通过主观意识推动自己实施剥削行为离不开一定的手段,并且这种手段具有多样性。私有是剥削的一种手段,不是剥削的根源,改变私有并不能消灭剥削的根源,人们还会运用其他手段实施剥削。但由于具有将财富创造与财富剥削相结合的特点,私有因此成为社会中一种最基本、最普遍的剥削手段,并且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这一剥削手段呈不断进化的趋势。

关键词:私有;剥削;根源;手段  

 剥削是文明社会最重要、最普遍的现象之一。当生产力发展到以市场经济的生产方式创造财富实现人的经济利益时,这一现象的表现方式更复杂。因此,在我国以市场经济为发展目标的经济改革阶段,客观、科学、全面地认识剥削现象,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尤其对澄清一个时期以来人们形成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会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一、剥削的根源

从最宽泛的内涵上进行理解,剥削可以界定为社会中的一定成员无偿地占有、耗用其他社会成员有效的劳动资源。可是,人类社会为什么会存在这一现象?对这一现象进行简单分析就能发现,社会中存在可供占有的剩余资源,剥削行为才有发生的可能。但这是否意味着剩余产品是剥削产生的原因呢?显然这种理解不科学,因为剩余产品的存在,只能解释剥削行为能够出现,却无法解释人为什么要剥削剩余产品,并且人类社会的经验也普遍证明了,并不是一切具有剩余产品的地方和时候都一定存在剥削。所以,剩余产品只是剥削产生的条件,而不是原因。

同时,从本质上讲,剥削是对他人有效资源的一种强占和侵犯,因而一定会遭致他人的反抗。所以,要使剥削成为事实,除了存在剩余产品这一条件外,剥削者必须积极作为,并且这一积极作为能够强制被剥削者接受剥削。可是,要实施剥削的强制,剥削者的力量必须大于被剥削者的力量,以便在力量的较量中剥削者能够迫使被剥削者接受剥削,否则剥削将难以发生。在此,可以说剥削是在剩余产品已经存在的条件下,剥削者的力量与被剥削者的力量不平衡的基础上,剥削者以自己强大的力量迫使被剥削者让出剩余产品的结果。然而,我们同样不能据此就认为,强大的力量是剥削产生的原因,因为强大的力量能够解释剥削的发生,却同样无法解释剥削为什么发生,况且经验并没有证明:只要存在力量不平衡,就必然产生剥削。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弱者也会实现对强者的剥削。例如,父母在力量上远远大于未成年的儿女,父母却未剥削儿女,相反却主动帮助儿女剥削自己。那么,是否可以解释力量为剥削的根源呢?仍然不能,因为任何力量离开了人不能发挥任何作用,何以导致剥削?相反,是人在支配力量,并凭借力量在实施剥削行为。所以,剥削的根源只能在人的身上寻找,而不能归咎于任何外界物。

我们知道,任何剥削都是剥削者为了实现对他人劳动资源的无偿强占,并且这种强占是剥削者事先预设的,所以剥削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同时,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剥削者必须积极行为,否则便难以实现剥削的目的,所以剥削又是一种能动的行为。由此,我们可以说,剥削是人的一种能动的有目的的行为。然而,人是通过什么支配、控制和和指挥剥削的能动性与目的性的呢?这是通过人的主观意识实现的。人的意识通过主导自己的全部行为,以实现自己的各种目的。剥削作为人的一种行为,也要通人的意识主导而表现出来并实现其目的,离开了人的意识,谈不上剥削和剥削的目的。然而,人的意识又为什么追求剥削的目的和操作剥削的行为呢?经验通过每个人的实践验证告诉我们,任何人的行为都是围绕人的利益表现的,人们的意识在主导和操作自己的行为时,都以自己的利益为根据表现出来。不同的利益决定人会具有不同的意识,不同的意识会指导人进行不同的行为来实现个人不同的利益。剥削作为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当然地以人的利益为根源产生并通过这一行为表现出来。

分析到此,人们不禁会问,人的利益为什么会推动个人实施剥削行为呢?对利益的简单考查便能发现,人的任何利益都是以人的自然需要为基础,通过人的意识领悟、把握和运作表现的。所以,人的自然需要就成了人的存在并通过意识和行为外在化的先天基础。没有这一基础,人不可能具有相应的利益;这一基础的不同,其利益的内容不同。问题是能满足和实现人的自然需要的外在资源,绝大多数不仅有限而且不能直接获取。这就要人以自己的积极行为对外界物进行适合人的需要的加工与改造,而这种加工与改造就一般而言,会对人构成一种自己不愿接受的折磨。然而,没有这种折磨,人又不可能获得满足自身需要的有效资源,于是,这便迫使人们通过具有折磨的活动创造自身所需要的各种资源。但劳动中的折磨毕竟是个人不愿接受的,因此为了有效协调这一矛盾,通过经验的逐步累积,人们便在自己的全部活动中通过意识的能动作用,形成了一个强制而不可变通的指导原则:以尽可能少的投入和劳动折磨创造和实现尽可能多的有效资源。可悲的是,通过无偿强占他人的有效资源具有满足这一要求的功能,结果剥削也就必然地成了个人追求自己最小投入以实现最大利益的一个有效而重要的途径。所以,个人对自身利益的最大追求是剥削产生的直接根据。

但是,个人的自然需要又为什么一定要推动人们追求这种利益的最大化呢?我们知道,任何个人都是一个客观的自然的生命体,个人的生命要在自然和社会环境中正常地生存、发展,离不开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与情感的交流,并且因为生命的客观性与自然性,决定了这种交流对象与途径的客观性与确定性,与此同时这种交流都是以完全个体的方式进行的。所以,每个人都以独立的个体追求着以自己生命为基础的需要的满足,并且具有强制性与客观性。另一方面,每个人都以自己的主观体验和意识把握维护着自己生命的存在,而生命的存在和发展是一年持续的过程,个人的自主把握必定寻求充分的资源来维护个人生命的持续,这样生命对资源的追求不仅具有确定性而且是一个确定量。不可改变的是,这一确定量又要人们以加工和改造自然物为有用物来实现,而这一加工和改造过程又是对人的一种折磨。于是,人们追求减少这种折磨而能获得满足生命需要的确定量具有了必然性,这反映在人们以最少的投入和折磨获取最充分的物资资料,就成了一个被个人意识能动把握的强制原则,并通过意识的积极运作全面贯彻在自己的行为之中。在此,如果我们把个人以生命为存在方式对有效资源的一种客观性、确定性与确定量的追求,概括为一种人性要求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人性是个人追求最大利益的最终根据,而人性的这种主观意识和主观把握则是个人创造和实现最大利益的主体条件,剥削作为能够实现个人最大利益的一种途径,当然会在个人意识的支配中成为实现人性需要的一种行为。所以,在此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人性及其人性的主观把握是剥削的最终根源。

二  剥削的手段

剥削的根源回答的是人类社会为什么会产生剥削,剥削的手段回答的则是剥削为什么能够产生。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把剥削的根源归结为人性,但人们会说人性具有共同性,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实施了剥削行为。因此,需要把人性置于更复杂的社会关系中进行分析。

首先,每个人是在确定的社会和自然环境中表现、维护与张显自己的人性的,同时还要通过利益的实现体现出来。由于人性的复杂,客观地决定了每个人都需要借助他人和社会来维护和实现自己的各种利益需要,而且通过两个方面表现出来:通过自己行为帮助他人人性的实现来满足自己的人性要求;通过有效资源的据为已有并耗用来实现自己的人性满足。这种人性上的客观要求,反映在个人的行为上就会出现,既有利他行为又剥削行为,结果人性成了利他行为和剥削行为的共同根源。因此,以人性中的利他性否认人性中的剥削性,或以人性中的剥削性否认人性中的利他性,都是形而上学的片面的认识。

其次,人性的表现和维护需要确定的有效资源来满足人的各种需要,可在现有资源缺乏、个人又不能从他人那里剥削剩余资源的情况下,个人唯有以自己的劳动创造这种资源;或者虽然他人具有有效资源,但自己并不能通过剥削获得这种资源,或实行这种剥削行为会遭致更大的损失,或因各个人的实力相当而迫使和推动个人相互协作共同劳动共同获得有效资源,这些情况下剥削行为也难以发生。

再次,当个人意识到自己的人性维护和表现并不需要通过剥削实现时,或自己的意识已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时,剥削的行为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不会出现。

当然,上述复杂的状况并没消除个人为维护自己人性的充分表现而对各种有效资源的最大追求,因而无法否认人性作为剥削的根源的客观性与必须性,它只不过说明了复杂的人性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在推动个人行为时更为复杂,相应地使人的剥削行为与方式更加复杂。同时,它也说明了人性作为剥削的根源,要使剥削具有现实性是需要条件和手段的,纯粹的人性纵使具有剥削的动机与动力,也无法表现出剥削的行为。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这些条件和手段是剥削的根源,因为条件和手段决定不了也改变不了人性的客观性、确定性,相反这些条件和手段能否发挥作用,发挥作用的程度如何,怎样发挥作用都是以人性为最终根据的。所以,并不是这些条件和手段成了人实施剥削行为的原因,而是人性通过个人的主观意识赋予这些条件与手段以剥削的功能与作用。

然而,个人实施剥削行为又为什么离不开剥削的条件与手段呢?这里,剥削的条件可以理解为剩余资源的存在,手段则可以说是剥削行为得以实施的工具和依凭。剥削之所以需要剩余资源的存在,在于实施剥削行为是为了获取可供自己耗用的有用资源,既然他人不存在这种有用物,也就不可能无偿有占他人资源的行为发生,这样剥削就不存在了。剥削离不开一定的手段在于,任何资源都控制在个人手中,每个人通过剥削行为强占他们的资源,必然会遭致他人的反抗。对于这种反抗,剥削者要么实现不了强占,要么自己付出的代价大于剥削的获取,在此情况下,要使剥削有利于剥削者利益的最大实现,就要使自己的力量强大于被剥削者的反抗力量。可是,增加这种剥削力量的根据只能来自两方面:内在的主观能力和外在的物质工具。当剥削者的主观能力和物质工具在力量上大于被剥削者时,剥削者通过强大的力量剥削被剥削者就具有了可行性。与此同时,为了使剥削遭致的反抗更小,并能有效抑制反抗以最大限度地实现剥削的效益,剥削者在借用主观能力和客观工具等实行剥削时就会采取多样的具体手段,这些多样的手段通过剥削者主观意识的能动把握、积极运作而服务于剥削者的剥削需要。在此,能够成为剥削手段的主客观因素或手段很多,但主要的手段主观方面有:体力、智力、情感、经验、知识等;客观方面有:武器、生产工具、劳动对象、生活资料等。这些手段有时是单独发挥剥削的作用,有时是相互结合发挥作用。而在这些手段中,智力、知识、武器、生产工具又是最主要、最重要的剥削手段,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这几大手段在人对人实行的剥削中起着主导的作用。

通过对剥削的根源与手段的分析使我们明白,剥削的根源具有客观、唯一、自主把握的特点:客观说明了剥削根源的不能消灭;唯一说明了一切剥削都归结为最终的人性原因;自主把握说明了是否剥削、怎样剥削、剥削方式的选择,剥削者都具有能动的自主支配权。剥削的手段具有物质、力量、多样的特点:物质说明了剥削必须通过一定的媒体和工具实施;力量说明了剥削手段的物质能力能够支撑剥削者达到实行剥削行为的程度;多样说明剥削行为的手段不是单一的。由此可以说,剥削的根源与剥削的手段其区别是确定的,其作用是不同的,正确认识这种区别与不同,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和理性对待剥削这一社会现象。

三、私有:一种重要的剥削手段

然而,在剥削的问题上,却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认识,私有是剥削的根源,改变私有就消除了剥削的根源,也消灭了剥削本身。从前面的分析中可以发现,这种认识在理论上混淆了剥削的根源与手段的不同,在实践上难以解释各种非私有剥削形式的广泛存在。因此,有必要对这一认识进行客观深入地分析。

从学理上讲,私有既是法律概念又是经济概念。按通行的理解,私有是指有效资源的个人所有,包括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对象的个人所有。认为私有是剥削的根源的观点,主要指生产资料的私有。其实,在现实上私有只是标明了生产资料的一种存在状态,这种存在状态是人们在社会生活的自然交往中经过经验的累积约定俗成的,然后又在法律上给予了规定。可是,这种状态为什么会在社会中普遍存在呢?它主要体现了两个方面的意义:1)经济(或民事)意义,有利于个人充分有效地使用自己支配的生产资料服务于自己的利益需要。2)法律意义,有利于维护生产资料在经济活动中的确定性。但要体现这种意义,个人必须以自己的行为操作生产资料,否则生产资料私有的经济(或民事)与法律意义均不能体现。在实践上,个人操作生产资料的这些权利被概括为所有权,行使这一所有权的被称为所有者。

由于剥削表现为对他人资源的无偿占有,因此所有者要凭借自己的生产资料剥削他人,必须将生产资料交给他人使用,同时他人运用这一生产资料创造出物质资料。可是,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出现下列情况剥削仍然不会发生:1)所有者主动放弃对劳动成果的无偿占有。2)劳动者拒绝交付劳动成果(因其他原因无法实现的剥削不在此考虑之列)。从实践上看,私有条件下的这两种情况相比于剥削行为,虽然不占主导地位,但是这些现象用私有是剥削的根源却无法获得合乎逻辑的解释,而且会推动人们进一步考查,所有者通过私有的生产资料剥削他人或者放弃剥削他人,以及他人反对剥削的各自原因是什么,具不具有共同性?如果私有是剥削的根源,那么私有就会推动和强制所有者进行剥削,而不会出现所有者放弃剥削的情况,这时所有者则成了私有的工具,不具有任何能动性、自主性。可事实正好相反,在任何私有的剥削行为中,所有者是否剥削、怎样剥削、剥削多少完全由他自主判断(当然这种判断他要考虑各种限制因素),私有的生产资料在此仅为所有者实施剥削提供了一种依据,并且还需要所有者借用许多其他手段与之一道配合,才能发挥剥削的作用。更有当劳动者拒绝和反抗剥削时,并不是私有在推动所有者强制实施剥削,相反是所有者凭借和运用私有和其他各种手段与条件实现剥削,例如武力。这能否使我们认定私有是剥削的根源呢?如果如此,武力在实施剥削中发挥了与私有生产资料相同的作用,不也成了剥削的根源?显然不是,因为武力就象私有等因素一样,如果所有者凭借自己的生产资料难以实施剥削行为,所有者必须借用其它手段如武力与私有手段一起实现剥削;如果所有者并不追求剥削的结果,武力与其他手段一样,都不会发挥剥削的作用,更不会推动所有者实行剥削行为。

那么,是什么推动所有者凭借私有的生产资料和其他手段实施剥削行为呢?显然是所有者的利益需要。当所有者基于自己的利益需要追求更多的有效资源时,这一需要便推动所有者的主观意识主导自己积极能动作为,依靠和凭借各种手段实现这一最大追求。生产资料的私有就象武力等手段一样,因为可以实现对他人劳动成果的强占,就成了所有者借用的一种剥削手段与工具,并在自己利益需要的趋动下,发挥剥削的功能与作用。可是,任何所有者的利益需要都源自自己的人性,并且这一人性具有人的意识能动自主把握的特点,结果当它在推动所有者实施剥削行为时,会呈现复杂的状况。所以,私有只能是剥削的手段,而不是剥削的根源。

既然私有是剥削的手段,那么,剥削的根源也就不会因生产资料存在状态的改变而被消灭,剥削的根源还会推动个人借用其它手段实施剥削行为。当然,作为一种剥削手段,私有与其它手段一样在其运用过程中给人类造成了各种各样的不幸,有些甚至达到灭绝人性的程度,但它为什么与其它手段不同成为社会中唯一被普遍接受并普遍发挥作用的一种手段呢?通过比较不难发现,相比于任何其它手段,这一手段因其自身特有的优越性而为人们普遍使用并体现在生产资料的经济运行之中。

要施行任何剥削,首先要有剩余的物资资料,这是前提条件。可就绝大多数物质资料来说,必须通过劳动这个唯一方式对自然物进行加工与改造获得,要进行劳动最基本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使用生产工具即生产资料。这样,生产资料在财富创造过程中具有了举足轻重的意义,生产资料的私有并没改变它创造财富的功能与意义,只是改变了控制生产资料的方式。问题是创造财富的过程是一个总体上比较痛苦的过程,人们总希望以更少的投入和折磨实现最大的财富创造,同时在自己不能使用全部生产资料或不想自己创造财富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获得有效的劳动成果,生产资料的所有者便寻求将自己的生产资料交由他人使用来获取他人创造的物质财富。与此相对应,他人一当没有生产资料或生产资料不充分,便会因不具备健全的生产要素,希望通过借用别人的生产资料来进行财富创造并获取财富。可是,所有者因具有自己的利益追求,而使之借给他人使用自己的生产资料时,便会提出与劳动者分享其创造的劳动成果作为借用的条件。在此情况下,在力量上处于劣势的劳动者便会答应所有者的条件,促成借用的成功并实现财富的创造与分割。结果,生产资料的私有把财富创造与财富剥削统一起来,并且以生产资料的财富创造为基础,使财富创造与财富剥削成为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剥削者的利益和劳动者的利益都得到了体现。正是这一优越性,就使这一手段在社会实践中以经验的方式被人们普遍接受并在社会中普遍施行,从而成为一种既创造财富又剥削财富的主要手段。

当然,客观地分析这一手段本身,因人性的原因使之在人类社会中的运用表现出了巨大的压迫性与残酷性,并且在生产力水平非常低下,劳动折磨极其严厉,财富创造极端有限的历史情况下,所有者往往凭借私有对劳动者施以难以承受的剥削,而且出现把劳动者异化为纯粹的劳动工具的情况。但以私有为手段的剥削,一是会受到人性的限制而不能达到极限,二是会激起劳动者的不断反抗而使其剥削的程度受到抑制,三是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发展,使私有基础上的财富创造与剥削一同朝着更为文明的方向发展(人类在私有基础上不断文明的发展就是证明)。由此,可以说私有作为财富创造与财富剥削相对统一的手段,其合理性与缺陷都是十分明显的,我们不能只看到其合理性而掩盖和抹杀其缺陷,也不能以缺陷否认其合理性。并且,在劳动者劳动能力不断增强,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发挥财富创造作用的经济要素日益复杂,所有者的经济管理日渐重要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劳动者反抗剥削的力量日益增强,所有者管理经济的劳动成份日益提高,致使私有的剥削方式也不断变化,进而推动着整个人类文明程度不断提高。

不过,私有毕竟存在着剥削的缺陷,并因此给人类制造了不尽的灾难。但我们需要理性对待的是,改变私有并没有消除剥削,亦不能消灭社会的灾难,因为改变私有并没有消灭剥削的根源,人性中的弱点仍会借用其他手段实施与私有具有同等意义的剥削,甚至有些手段比私有更为残酷。那以,改变私有能否降低剥削的程度呢?这就看这一手段能否在现实上为每个劳动者完全同等程度地运用——它为每个人提供同样的力量抗拒他人的剥削,确保自己劳动自己所得。问题是在社会中各种主客观因素永远不能平等的条件下,没有一种手段能实现个人劳动力量的均等分配,加上经济生产日益复杂,更不可能使每个人在经济活动中以完全均等的力量创造和获取财富——一旦不均衡,人性的弱点就会凭借这种不均衡实施剥削行为。所以,不可能有什么手段能降低私有的缺陷。但是否存在一种手段优越于私有呢?这就需要将这一手段与私有手段在财富创造与财富剥削上进行综合对比作出判断。如果都存在剥削,就看哪一手段更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与财富的创造。

 

  评论这张
 
阅读(15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